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我的投资时代 > 561、壳(求月票)全文阅读

561、壳(求月票)

“夏总,我看你也是真心诚意想投资我们苏泊尔,我老苏也不去搞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了。”

说到这,苏曾福停了一下,暼了一眼儿子,对后者说道:“显哲,把咱们做出来的方案,拿给夏总过目一下。”

苏显哲点点头,拿过桌上的文件,起身,微微弓腰,双手递向坐在对面的夏景行。

夏景行轻笑,这老头说话一套一套的,大帽子一下子就盖上来了。

说实话,他不是特别喜欢和传统企业家、老派人物打交道,因为实在是……心眼儿太多,说个话也总爱打打禅机,特装逼。

他还是更喜欢搞互联网的愣头青,主要嘛……好骗。

黎颖起身接过文件,轻轻摆到了夏景行面前。

后者低头看了一眼,非常简单粗暴,一个表格里填满了数据,把投资方案介绍得明明白白。

第一步:苏泊尔前三大股东苏泊尔集团、苏曾福、苏显哲向战略投资者协议转让2532万股,占总股本比例14.84%;

第二步:向“战投方”定向增发4000万普通股,总股本扩大至2.1602亿股,战投方持股增至30.24%,成为单一最大股东,从而触发A股要约收购;

第三步:要约收购不低于48605459股、不高于66452084股,战投方持股扩大至52.74%-61%,彻底完成控股。

黎颖也暼了一眼,待看清楚文件上的方案后,她抬起头,刚好与夏景行那玩味的眼神对上,脸蛋不由一红。

因为夏景行在车上与她谈话的时候,就预估了苏氏父子的方案,与现在拿出来的方案几乎没有太大出入。

而她预估的与之相比,出入可就大了。

这使得她不禁为夏景行的“神机妙算”感到发自内心的的钦佩,同时也为自己的“学艺不精”感到阵阵害臊。

要知道夏景行可没参与苏泊尔的初步尽调,而她却参加了,甚至还跟苏氏父子聊过好一阵。

老板仅凭掌握的资料以及片面的信息,就能推测出苏氏父子的真实想法,这种投资判断能力,实在是太可怕了。

夏景行只是隐约记得前世赛博集团并购苏泊尔的方案,不是特别清晰。

现在看到苏氏父子出示的方案后,他几乎确定了,这对父子算盘打得是真好。

相比一次性转让所持全部股权,这种“协议转让+定向增发+要约”的战略投资方式,无疑对这对父子更有利,更能把手上的股票卖个好价钱。

特别是定向增发,4000万股,折合就是几个亿资金,这么多钱投入苏泊尔,接下来的发展与扩张,不就有子弹了吗?

苏氏父子加上苏泊尔集团,持有上市公司苏泊尔股份60%左右股份。

苏泊尔集团是上市公司苏泊尔股份控股股东,是两家公司,前者是苏氏父子全资控股的私人企业。

经过这一通操作,苏氏父子虽然退居第二大股东,但手里仍将持有百分之三十多的上市公司股份。

如果后续操作得当的话,苏泊尔股价可就不止眼下这个价了,可以慢慢套现,隔一阵子就套现一笔,最大化程度享受引进战略投资者带来的企业发展红利。

夏景行记得,前世赛博集团收购苏泊尔一案,就推进得很慢,导致收购成本翻了几倍,没少花冤枉钱。

所以对于卖掉企业,大苏总也是颇为沾沾自喜的给媒体说“我很会算的”,显然是极为满意套现价格。

夏景行觉得倒不是这对父子有多高明,很多东西都是碰巧。

因为并购宣布后,格兰仕、双喜、顺发等中国炊具同行惧怕“赛博集团+苏泊尔”这对组合的威力,纷纷给有关部门上书,希望有关部门阻止这项“危及炊具行业企业生存”的垄断式并购。

舆论反对声太大,为了并购案能顺利通过,苏氏父子还通过中间人律师给衙门的公人塞了“银子”。

最终并购案通过审核,小苏总抛出的“一口锅不涉及国家安全”的著名论调,也来自这位公人之口。

www.mimiread.com

后来该公人卷进黄老板的事情,翻车后把苏泊尔这点破事给抖了出来,小苏同学还差点给送进去。

被打入天牢的公人,还曾嫌弃小苏不懂事,送少了,才递了10万元,后来追加了20万才令那名公人满意。

因为牵扯到这么多复杂的事情,所以导致法国赛博集团收购推进很艰难,又加之赶上了牛市,最终才使得苏泊尔卖得不那么冤。

换个收购方,比如自己,收购再加快那么一丢丢,夏景行觉得能避开很多坑。

苏曾福笑呵呵看着夏景行,他不清楚这位年轻的商业大亨究竟看重了他们苏泊尔哪一点。

不过,任何投资行为总归逃不过一个“利”字。

兴许对方是看到了什么可以产生利益的空间,而自己没看到罢了。

他只看到了这一行越来越不好做,还是及早上岸,投资其他产业为好。

夏景行与苏曾福对视着,两人皆笑眯眯的,各有各的想法。

“苏总,你有没有好奇过远景资本投资苏泊尔的出发点?”

苏曾福还真的挺好奇的,微笑道:“愿闻其详!”

“我们需要一家上市公司!”

夏景行脸不红,心不跳的看着苏老头,开始吐露“心声”,“远景资本去年投资了几十家企业,其中有初创的互联网企业,网站刚刚上线;

也有拥有发展成熟的实业,员工数千人,营收数亿元。

很多业内同行都因我投资实业而笑话我,但那是他们看不懂我的布局。”

苏曾福礼貌点头,他有所耳闻,去年远景资本在国内狂撒了几十个亿,东一榔头,西一锤子,看得路人那叫一个眼花缭乱。

也正因为此,夏景行在粤、苏、浙等省的实业圈打响了不小的名声,号称“实业圈及时雨”、“投资圈呼保义”。

就跟兄弟们走投无路了,都会去梁山找宋江一样。

国内实业老板遇到资金问题了,现在都会试着联系一下远景资本。

不像别的风投资本趾高气昂,看不起实业、传统企业,远景资本从不戴有色眼镜看人,上到最尖端的新能源汽车,下到手机代工厂、模具厂,全都一视同仁。

也正因为此,苏曾福起初听王昌荣传话说远景资本对他们苏泊尔有兴趣后,才没当作一句玩笑话,非常隆重的接待了前来考察的黎颖一行尽调团队。

他判断,夏景行应该是一位有“实业情结”的金融投资家,不喜欢玩轻资产运营,更喜欢挽起裤腿,自己下田干苦活累活。

作为一名老派企业家,苏曾福从供销员到农机厂厂长,再到自己创办苏泊尔,成为上市公司董事长,一步一个脚印,踏踏实实做实业,才有的今天。

夏景行对实业的情有独钟,颇为苏曾福所欣赏,因为在他看来,这才是真正的企业家,不投机倒把,为国家、为地方做出了贡献。

正当苏曾福在心中不停给夏景行打call点赞的时候。

夏景行叹了口气,“但是吧,投资战线实在是拉的太长了。

我们投的那批互联网初创企业,三五年内根本不用去想盈利的事情,更别提上市了,那更遥远。

投资的十几家实业倒是盈利了,但很多盘子又小了点,而且国内上市流程太麻烦了,我们想回笼一部分资金都没办法。

苏总,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吧?”

苏曾福愕然,这个弯拐得他猝不及防。

“夏总……你们是看重了苏泊尔的……壳?”

看着一脸惊讶的老头,夏景行重重点头,“不错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