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科幻小说 > 改造美漫从信仰之跃开始 > 第二百二十章:两手都要抓全文阅读

第二百二十章:两手都要抓

“你就是大名鼎鼎的惩罚者吧!”

“我叫弗兰克卡斯特,行不更名,坐不改姓。”

“OK……无论如何,幸会,卡斯特先生,叫我米尔顿就好、”

因为大律所还没开张,约翰米尔依然在自己的小律所工作,在这间略显狭小的办公室里,他脸上洋溢着热情的微笑,站起来和惩罚者握手,感叹的说道:“要找您可真不容易。”

弗兰克:“找我做什么?”

两人各自落座。

“额,事情是这样的,我发现阿美利加的司法部门一直在通缉你,因为你名下的……”

约翰米尔拿起桌上的纸张扫了扫:

“126条人命。除此之外,还有致人伤残,非法持枪,抢劫和拒捕。你还侵害了民众的生命权,财产权以及住宅安宁权等多项重要人身权利,受害者数量超过1500人,严重威胁到公共安全……”

“说点我不知道的。”

约翰米尔将纸张放回桌面,语气轻松:“我粗略调查了几次……你的义行,警方的证据链都很不充足,就我分析,他们可能已经放弃将你送上法庭,只要碰到,当场击毙是最优先的选择。怎么样,是不是很惊喜?”

弗兰克皱眉。

“看你表情,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……”

约翰米尔微笑:“但也不算意外,不是么?”

“我来之前以为,你是想利用我的行事风格,除掉一些给你带来麻烦的罪犯……不用惊讶,很多人做过这样的事,我并不排斥这种利用。”

“嗯,听说过……You guilty,you died?”

被人称为惩罚者的弗兰克卡斯特,郑重点头:“你有罪,就得死。但我没想到的是,你想为我辩护。”

“的确如此。”

约翰米尔见人下菜碟,跟弗兰克有话直说:“我的律所过不久就会成立,需要一个足够劲爆的案件来打响名气,司法部门在追捕你的过程中,可给我留下不少弹药,只要你自首,我有八成的把握帮你脱罪,到时候……你干嘛?”

弗兰克站起身,把越说越兴奋的米尔顿吓了一跳,似乎以为自己把这个煞星惹恼了。

“我不评价你的想法,也不在乎能否脱罪,我只想告诉你:弗兰克卡斯特拒绝人任何人,任何形式的审判。”

说完之后,惩罚者利落转身。

约翰米尔没有出演挽留。

他又拿起档案好好看了看,啧啧有声的说道:“啧,你推荐这个人,真就一点负罪感都没有,由内而外的认为自己无罪!”

“哈,哈,哈。”

小丑慢悠悠走出来:“再合适不过了,不是么?”

“简直棒极了。”

伪装成人类的魔鬼感到非常满意。自觉没有枉费他的一番口舌。

苏格拿过弗兰克的个人资料,简单的翻阅起来。

这大概算是……两人结为“盟友”的第一次合作。

还算愉快。

距离雷神之锤落在新墨西哥州,托尼斯塔克从卡玛泰姬返回,已经过去了足足七天。

比较平淡的一周。

起码看起来是这样。

喵喵锤落地的第二天,先是被军方管制,又被尼克弗瑞上蹿下跳的抢过了处理权,现在那边负责的还是老熟人科尔森。

索尔在发现自己的武器之后,试图闯入管制区,结果双拳难敌四手,被特工当场擒获。声称自己是雷神的时候,还把秃头特工吓了一跳。

他可见过不少“神”了。

慎重起见,拿出战斗力读数一看……好家伙,只有20。

糊弄谁呢?

不过他们也没有将索尔扣押太久。

虽然户籍信息什么的完全空白,让这位自称雷神的健壮美男,有那么一丝丝可疑。

但神盾局实在是有点顾不过来了……

新墨西哥州的科尔森不光负责落锤事件,还是阿美利加西南部大区,对魔鬼策应小组的组长。

魔鬼的数量,在全球范围内迅速增多。

如果将其比作瘟疫,每一个原罪化身,都像是助推器和感染源,会让这个速度越来越快。

好在目前的数量还只是二,不知名的懒惰化身,以及张扬的贾斯丁汉默。

所以这事还捂得住,维持着表面的平静。

“但一个魔鬼和人混存的世界,会是地球一段时间里的现状……这点已经难以阻挡。”

这是苏格的判断。

约翰米尔表示很赞。

魔鬼第二次找上小丑,这次的态度比上回坦诚了许多。

这厮是来合作的。

两人隐秘的交流持续了很久,具体内容不得而知,但一场各怀鬼胎,各取所需的交易已经初步达成。

双方进行了第一次,尝试性的合作。

制造【暴怒】。

约翰米尔的选择丝毫不让人意外,是绿巨人浩克。

魔鬼评价他:“简直是怒火的代名词!”

但小丑有不同的观点……

就是刚刚出门的弗兰克卡斯特。

“把对公义的爱护,歪曲成为复仇和憎恨。”

换言之,【暴怒】最佳的人选,得是一个……特别特别正义的人,他憎恨所有恶人,并热衷于向他们复仇。

即使这种复仇被认为是非正义的,但【暴怒】本人,却从内而外认为自己是善良的。

说的不就是惩罚者吗?

前陆军上尉弗兰克卡斯特,精英战士,熟练掌握所有现代热武器和冷兵器,能够驾驶绝大多数交通工具,比最优秀的特工还特工。

作为超级英雄……或者说超级反英雄的标配,弗兰克的命运也很悲惨。

挚爱的妻儿死于黑社会活动。

这难以承受的背上点燃了弗兰克的怒火,他开始猎杀犯罪分子,给当时的纽约地下皇帝金并,造成了很多麻烦。

最后还是弗兰克,用狙击枪亲手杀了威尔逊菲斯克。

嗯,现在他也在祖安活动。

某种意义上来说。那里简直是弗兰克卡斯特的天堂。

作为另类的超级英雄,惩罚者没有小蜘蛛那样的信条,他压根不想给罪犯改过自新的机会,逮到一个杀一个。

这么长时间过去,他手上的人命是一般罪犯的好几倍。

刚才的“126宗谋杀”,不过是被立案调查的人数,真实数量大概只有弗兰克自己知道……

但最神奇的地方在于,即使杀了这么多人,惩罚者从来不觉得自己是罪犯。

他甚至认为自己是正义的使徒,制裁那些不会被法律制裁的犯人。

行走江湖的时候,也毫不避讳的使用真实姓名。

“我又没做错什么,为什么要藏头露尾的起外号戴面具?”

差不多就是这个观念。

感觉一句话骂了许多超级英雄……

弗兰克就是有这样的自我认同。

某个世界,惩罚者甚至直面过恶灵骑士的忏悔之眼,结果毫发无伤。

他是真的认为自己无罪。

约翰米尔:“哇,难以置信,这世上居然真有这样的人。”

“嗯?”

苏格表示疑问:“那你过去怎么培养【暴怒】?”

“大多数时候是用狂战士,一些类似浩克的人,说真的,弗兰克这样的人太难得了。”

插播一个app: 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--咪咪阅读 www.mimiread.com。

魔鬼的心思依然牵挂在惩罚者身上:

“这么周正的人选,堪称可遇不可求,对地狱来说,他是天才中的天才。”

小丑咧嘴,说的话却好像很厌烦:“康忙!我以前怎么没发现,你原来这么啰嗦?”

“呃……见猎心喜,理解一下。”

魔鬼急匆匆起身开门,说道:“我现在非常期待,弗兰克能给我带来什么惊喜。”

然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
不出意外,应该是去算计惩罚者了。

“嗯,我也挺期待的。”

苏格由衷的笑了。

其实魔鬼找上门求合作的时候,他多少猜到了对方的心态。

天堂势力入场,且已经勾结了地球上的势力,地狱一方就不能这么划水了,同样需要本土势力的帮助,加快事情的进程。

找上“小丑”并不奇怪。

苏格思考了一番,发现自己似乎没理由拒绝。

送上门的肉,为什么不吃?

他一直都有点担心,约翰米尔会给他的计划搞破坏……建立这样的盟友关系,也方便他知道对方的动向。

再说了,原罪化身总有一天会亮相,给这些人贴个廉价模板,到时候躺着收钱难道不香吗?

嗯,虽然约翰米尔对他有所图谋,且一定不是什么好事,这种合作有点与虎谋皮的意思。

是个相当危险的游戏。

“但苏某人就喜欢玩这种游戏,而且总是能赢。”

他也没有太多逗留,打开窗户跳了下去,离开了这间办公室。

……

正所谓两手都要抓,两手都要硬,一方和神盾局合作,一边和魔鬼合作,有益于他更从容的掌握局势。

那边刚和反派制造了【暴怒】,这边也得给正派势力加个仓。

苏格选择了一个既定的目标。

John Wick,约翰威克,如今“颐养天年”的退役杀手……虽然看起来也就40岁。

老早就决定了,但事情太多,就一直耽误到了现在

“如果老婆没死的话,他简直就是人生赢家啊!”

和他在一起的,是许久未见的小跟班阿卡丽。

大概是被威克勾起了过去当杀手的回忆,她似乎还颇为羡慕。

苏格放下望远镜,虚眼看向自己最信任的部下,

他现在的外形是但丁,这眼神让他看起来欠揍的不行。

“哼……我说的不对吗?”

因为一身忍者装扮,苏格看不清阿卡丽的表情,但从她的语气中透露出丝丝不满。

“即使满身鲜血,也能遇到深爱他的妻子,金盆洗手之后远离杀戮,挣的钱足够他在纽约买一栋大房子,然后和亲人幸福快乐的生活……简直是杀手行业的模范人生。”

苏格重新拿起望远镜,没好气的说道:“那你跟他缓缓?”

“咳……那倒不用,现在这样的生活也不错。”

“嘁。”

在他这个幕后黑手的一堆员工里,阿卡丽算是最幸福的那个了。

不会被他催着撵着冲业绩,反而过着类似退休的生活,就偶尔出场陪她唱个戏……

就这,居然还不满足?

“不行,我得给她找点事做。”

苏格悄咪咪的下定决心。

望远镜里的约翰威克,正面无表情的坐在自家后院,看样子是在思考人生。

一条狗和他不叫不跑,和他安静的坐在一起。

画面非常想和,很难想象,这个男人是个杀人如麻的凶手。

他老婆死了有一阵子了,可威克依然没有完全走出来,过去的经历也不是那么容易摆脱的。

但今天,威克坐在这里思考人生的原因,还有一些不同。

几个小时前,他刚刚破了杀戒。

但对象不是人,而是魔鬼。

不得不说,专业杀手确实有点本事,随身没有带武器,但能够屠戮几十人的魔鬼,在威克手下也没能活过10秒。

但他望远镜顺来的战斗力指示器,读数却只有3。

连常人状态的斯塔克都不如……

主观能动****,经验,战斗意志,必胜的决心……虽然没法拉开质量差距的战斗力,但这些东西,都不是简单的能量读数能够传达的。

托尼这发明依然有待优化。

叮铃铃,手机铃声响起。

苏格拿出来一看,智能手机屏幕上弹出一个笑脸。

是娜塔莎的头像。

嗯,手机也是顺的。

送托尼回纽约的时候,对方塞过来的小礼物。

虽然对于古一,双方有些分歧,但面对魔鬼的时候,他们依然是朋友。

电话接通:“喂,这么急,是想我了?”

“只让我联系你是为了聊骚吗?”

“啧,火气怎么这么大?”

“……”

娜塔莎那边沉默了一会儿:“抱歉,最近纽约的魔鬼袭击事件又多又密集,官方词令越来越难糊弄人……所以我确实有些烦躁。”

“嗯嗯,理解理解。”

上一个借口,好像是群体癔症,再之前还有多人性心理问题什么的。

逐渐有点乱组词的意思了。

把两个压根不相干的词汇连在一起,在新闻发布会上堂而皇之的说出来……

也就发言人脸皮够厚。

但群众虽然蠢蠢的,却也不是蠢的无可救药……

坊间传闻已经越来越离谱。

“所以啊,这不是来给你送温暖了,阿卡丽最近发现一个人,应该受到过奇物的影响,我过来一看,好家伙,是个同行!”

“什么……意思?”

“选择他的奇物,似乎有圣光一侧的力量,用比较好理解的话来说……他是个天然的狩魔猎人。”

娜塔莎:“在哪里?我现在就过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