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历史小说 > 我在明末有套房 > 第二九七章凡事都有意想不到的意外全文阅读

第二九七章凡事都有意想不到的意外

第二九七章凡事都有意想不到的意外

范文程站在遵化城的城楼上,他故作镇静的望着城外,其实内心里也非常踹踹不安。

昨天,他已经见到了全家军的战斗力,那犀利的火炮,悍不畏死的顽强作风,深深的震撼到了范文程。

他紧急之下,想到了驱使百姓守城,利用百姓当肉盾,这是一招狠棋,也是一招摆在敌人面前无解的阳谋。

不可否认,只需要全旭下令进攻,虽然会付出一定的伤亡,可是遵化城一定会被攻克,他们这些人都会死。

当然,全旭作为大明冉冉升起的将星,他的政治生命也结束了,大明的朝廷容再也容不下他,他一定会被弹劾成筛子。

此时,全家军一直沉默着。

全旭骑在马背上,冷眼观察着无人侦察机,侦察着遵化城。

遵化城是府城,始建于唐朝,为土城,城基厚三丈尺,高三丈六尺,城墙上有垛口一千三四十一个。东、西、南、北四面各有城门一座,城门外有护城河,河深两丈,宽三丈。

不过,此时的遵化城护城河起不到任何作用,因为河面早已冰封。

通过无人机传回的及时画面,全旭看到城中范文程集中了大量的军队,特别是各个城门的正街上,密密麻麻都是严阵以待的军队,足足有七八千人。

全旭摆摆手。

全干出现在全旭身后:“全爷,有何吩咐?”

全旭沉吟道:“鞑子在遵化附近总共有多少兵马?”

全干掏出一张纸,看了看道:“汉军五六千人,蒙古人有五六千人,鞑子只有八个牛录,加上战奴,充其量就一万两到一万三千人马左右!”

“在洪山口城,我攻城的时候,他们死了有差不多两千人!”

全旭笑道:“昨天他们以反攻洪山口城的时候,死伤也有四五千人,这么说,此时遵化城内,集结了皇太极几乎所有的兵马?”

“应该差不多!”

全旭摆摆手,拿起对讲机,调到专用频道:“三娘,三娘,收到请讲!”

不多时,对讲机里传来三娘的声音:“相公!”

“起飞你那里的四号无人机,侦察大安口!”

“好的!”

范文程以为全旭会撤退,或者直接进攻,然而有些事情,却不能用常理推测,此时的全家军既没有进攻,也没有撤退。

全家军对于范文程而言,是一支完全陌生的军队,不像其他明军将士,穿得如同叫花子一般,也不像其他明军将士满脸邋遢。

这支军队从上下到,衣服整整齐齐,队形同样也整整齐齐,无论从哪一个角度看,这些明军将士都排成一条直线。

更让范文程感觉非常妙的是,这支军队不像其他军队一样大呼小叫,东奔西走,他们列阵城下,仿佛就是一块坚冰。

越是平静,越是让范文程感觉到了压力。

范文程采取驱逐俘虏的办法守城,暂时明军并没有发动进攻,可是,遵化城的危机依旧没有解除。

廉洁可辱,爱民可烦,这两道计策说穿了就是利用君子可以欺之以方,如果对方是一个无赖,范文程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自从明军出现在城下,到现在已经将近一个时辰,明军丝毫没有发起进攻的样子,范文程终于松了口气。

俄尔岱有些唏嘘的望着范文程,双目中一丝鄙薄一闪而过。

作为正白旗人,英俄尔岱早在青年时期就升为牛录额真,如今他已经是三等参将,而且获免死一次的特权。名义上范文程是留守,其实军事主要掌握在英俄尔岱手中。

www.mimiread.com

作为平民出身的英俄尔岱,他是对后金可是忠心耿耿,然而,他实在想不通的是,范文程明明与他们女真是有血海深仇,为啥他却认贼作父,助纣为虐。像这次驱逐明国被俘虏的百姓充当肉盾守城的事情,只要还有一点人性,都不会选择这么做。

哪怕英俄尔岱与明国是敌对的两方,其实他宁愿与明军真刀真枪的厮杀,就算死了那也是技不如人,不会怨天尤人,可是,范文程此举,着实把英俄尔岱给恶心到了。

英俄尔岱有些厌恶地望着范文程道:“这是谁带的兵?军容如此严整?”

“据说是天雄军前锋参将全旭!”

“天雄军,全旭?”

“正是,这是由大名府青壮组成的新军!”

英俄尔岱像看着白痴一样看着范文程道:“范文程,你就欺负我不识字?我虽然不识字,但是眼睛没瞎,你告诉我,下面的是大名府民壮和卫所兵?”

范文程也是非常委屈,明军是什么样的尿性,他又不是不知道,如果当初辽东都司的军队有城下三分之一的成色,他也不会投降后金。

可旗号是真正的旗号,偏偏军队比一般将领的家丁兵还要精锐。

事实上,全家军就是全旭的家丁兵。

在等待的时间中,三娘利用在洪山口城的侦查无人机前往大安口侦察了大安口。她向全旭汇报道:“相公,我已经去看过大安口了,此时大安口,只有七八名军队,以及数千上万名被俘虏的百姓!”

“哈哈!”

全旭得意的笑了起来。

“原来如此!”

全旭冷冷的望着遵化城上的范文程笑道:“范文程,你猜皇太极回来如何对付你?”

全旭接着,拿着对讲机道:“三娘,从洪山口城,给我再调六个民壮镇过来!”

三娘并没有问,则是直接答应道:“好的!”

“刘全!”

“在!”

“把炮兵三个团,分别分散开来,东西南各布置一个炮团,炮口压低三寸,绕开城墙和城外,专门轰击城内!”

“马应虎!”

“在!”

“带着一团过去,率领一千民夫,沿遵化东门,一里开外,挖雪筑造一条冰墙,与洪山口城一样,冰封不需要太高,五尺既可,但是要厚,至少可以抵挡住后金骑兵的冲击!”

全旭下令戚元弼:“你带着骑兵团,沿着大安口、滦阳营、石门驿、罗文裕(既喜峰口)等十一座关城走一趟,让他们马上投降,谁若是不投降,你也不用跟他们废话,让人禀告我就行了,我来对付他们!”

“是!”

到了十九日晚上时分,从洪山口城的六千民夫抵达遵化城外,这些民夫稍做休息,就开始了紧张的工作。

他们分段筑造冰墙,由于积雪覆盖,筑造冰墙并不算复杂,拿着木壳子放地上一放,把积雪拍实,泼水冷冻既可。

“轰轰……”

全家军的炮兵开始向遵化城里开炮,范文程把全家军的火炮,还当成了明军的火炮,如果是明军的火炮,在城外对城内的威胁不大。

可惜,这种一零五野炮,相当三千斤重佛郎机大炮的威力。

一时间,遵化城内的后金军队被炸得人仰马翻,残伤惨重。

范文程试过反击,不过,在冰墙后的全家军火铳兵,让后金骑兵损失惨重,三次反击,屁用没有,反而损失一千余人,加上炮兵的轰炸,短短一夜之间,后金损失将近两千人马。

短短一夜之间,全旭在遵化城外筑了一条冰墙,至少两个月内,冰雪未融化之前,这条冰墙还是坚不可摧的。

临近天亮的时候,一名瘦骨嶙峋的明军士兵,打着白旗来到全旭阵前。

“全将军,俺们大安口守备杨万钧杨石大人让小的过来,跟全大人商量一下。”

全旭皱起眉头,有些莫名其妙,他就恶心的辫子,看着这名所谓的使者过来,全旭缓缓抽出破军刀。

那名使者吓得身子抖动起来,仿佛筛糠:“我们杨守备的意思,你们别打了大安口,他分你一大批银子。”

全旭呛啷一声拔出雁翎刀,斜指着那名使者:“给我银子,给多少?”

听到全旭开口,那名使者终于松了口气,只要开口就好办,此时大安口只有五百多名守军,而全旭则足足有一万五六千人,还有上百门大炮,只要炮声一响,大安口就完了。

“五千两!”

话音刚刚落,全旭一刀砍掉了那名使者的辫子,全旭故意砍在使者的头皮上,使者头皮鲜血淋漓,吓得他瘫痪在地上。

“你打发叫花子呢?”

全旭再次举起刀:“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!”

使者顿时吓得尿了:“两国交兵不斩来使!”

“屁的两国!”

全旭满脸不屑:“你属于哪门子国?”

使者脸色一呆:“我们是大金……”

不等使者说完,全旭道:“大金个屁!”

“将军饶命,我们守备大人愿意把关内的银子分成将军大人一半!”

使者急忙大叫:“将军大人,你不知道大安口关城内有多少银子,这些银子够你们花十辈子,你们吃这碗饭还不是为了钱吗?我们杨大人给你们钱……”

不等使者说完,沈良材一拳打过去。

使者满脸开花,昏死过去。

全旭望着周围全家军的将领笑道:“都听到了吧,大安口关城内的银子够咱们花十辈子!”

“哈哈……”

众全家军将士兴奋的大笑起来,他们眼中冒出像狼一样的绿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