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玄幻小说 > 这就是个奇迹 > 第二百四十七章 史诗传说(求月票)全文阅读

第二百四十七章 史诗传说(求月票)

“那个女人,哦,对了对了,原来是她啊,怪不得感觉这么熟悉。”

某处异度空间中,三位买卖人从阿瓦隆世界中回归,这里是他们无数岁月来休息的地方。

也是在此处,他们静静遥望着奇迹大地,既不牵扯,也不过多干涉。

“你说谁?”

“之前那个拿枪的。”

哭泣女与师姐交手了一次:“虽然样子变了,但那个感觉,不会错,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能认出来,一定是她。”

“你竟然有印象!噗哈哈!”

十分欢乐的笑脸男一如既往的神经质:“我认识吗,我认不认识,是我的熟人吗?”

“你跟她有什么关系,”愤怒鄙视道:“她纵横四方的时候,你还在给帝利安捏泥巴呢。”

“哈哈哈哈,泥巴,噗哈哈,笑死我了。”

完全无视了来自愤怒的不屑,笑脸男笑的很开心,丝毫没有半点芥蒂。

“以前厉害有什么用,”哭泣女:“还不是被人给遗忘了,现在都没人认识我了,呜呜呜,好可怜,好可怜呢。”

“你还没说那个女人是谁啊。”

愤怒不满笑脸男转移话题,哭泣女连忙说道:“就是那个啊,那个最喜欢撒谎的坏女人,那个超级大骗子。”

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愤怒立刻意识到了哭泣女口中所说的人是谁:“你不说,我还真没注意到,竟然是那样的大人物!”

“上面一个,下面一个,”愤怒略带惊讶的说道:“真是可怕啊,伟大之王,连那样的怪物都能收服。”

“收服!噗哈哈哈!”

笑脸男还是在笑,愤怒坐在一块漂浮的石头上,另一边,哭泣女闭上眼睛,开始睡觉。

这样无聊的日子,已经持续了三百万年。

三人不知道,他们还需要忍受多久的煎熬,但作为被诅咒的罪人,这或许就是报应吧。

“你怎么了,欧泊郎?”

此时,在阿瓦隆城堡内,数道身影正齐聚于一处,进行着对话。

他们感受到了,那种将万物凝固的诡异力量。

“喂,你至于嘛,你又不是没接触过那个层次的强者。”

血戾帝马格里斯看着瑟瑟发抖的欧泊郎,不禁笑话道:“怎么抖成这样,什么情况?!”

“不会错的,绝对不会错!”

仙王欧泊郎低下头,本不应该流汗的灵体,此时却是满头汗水:“那个气息,虽然转瞬即逝,可她刚刚一定在里面!”

欧泊郎永远都无法忘记,那个在埃勒伯根史诗中,面对四百多位强大英雄的讨伐,依旧高高在上,俯瞰一切的身影。

‘讨伐我?’

‘如果是余兴节目,我得称赞你们,做的不错。’

巨大的王座上,一个女子慵懒的坐在上面,她用手枕着脑袋,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到达她米面前的向着们。

“仅仅一瞬间,我的人生就迎来了终结。”

至今为止,欧泊郎都不记得她做了什么,只记得那份压倒性的强大,以及难以跨越的力量鸿沟。

“你开玩笑的吧?”

马格里斯震惊的看着漂浮在身边的欧泊郎,除此之外,还有大神灵龙王、阿撒冷,以及另外的七八个新来的寄宿在宝物中的英灵残魂。

www.mimiread.com

其中有几位,正是跟欧泊郎一个时代的人物。

“我也感受到了。”

满脸虬须,宛若矮人之王般的英灵说道:“没想到,她竟然还活着,当真不可思议。”

“你们说的是谁?”

阿撒冷的辈分比在场的三人小的多。

白胡子矮人是最初的矮人始祖‘卢恩·赛巴尔’,他的辈分很高,曾与自然王穆德拉德一起,被称作七英雄。

接下来是仙王欧泊郎,虽然年轻一些,但也跟赛巴尔一个时代。

他参与过讨伐之战,是‘永恒器皿’神话传说中的一员。

马格里斯年纪要小很多,欧泊郎成名的时期,他还只是自然王城里的一个学徒,不起眼的小角色。

至于阿撒冷,她是真的差太多了。

用句不好听的话说,那三个至少也是唐朝人,而阿撒冷是明朝人。

这差的早已不是一个辈份,而是不知多少代了。

“我也想知道,你们说的是谁。”

“这个声音!!”

众英灵连忙回首,只见一个新的身影出现在了他们中间,正是阿瓦隆女王伊瑟妃雅。

“女王陛下?”

“您来了!”

“第三阶段,您已经可以随意进入我们的意志空间了吗?”

“告诉我你们知道什么。”

师姐之前就想问了,但英灵残魂们因为第一次的战斗,一直都在沉睡。

现在不同了,师姐觉醒了奇迹的第三阶段,她可以主动进入这里,询问他们阿瓦隆世界的秘辛。

“很荣幸,您对我们的故事感兴趣,但我等的记忆并不完整,可能无法回答您所有问题,”欧泊郎说:“不过只要是我们知晓的,我们一定全无保留的告之您,伟大的女王陛下。”

“先告诉你们说的那个女人是谁吧。”

这个问题,师姐也很想知道,在第一次交锋时,她能明显察觉到对方的实力在自己之上。

但这不是最重要的,毕竟师姐现在远远没有到达顶峰,她还会继续进步。

然而真正让伊瑟妃雅感到好奇的,是她在哭泣女身上赶到了威胁。

她很强,非常强!

“我等一直都在交流,彼此共享残存的记忆碎片,”欧泊郎说:“如果我的感知没有出错,她,很可能是七冠首。”

“嗯?”

师姐不解,没听懂‘七冠首’的含义。

“那是来自格德蒙神话传说中的称呼,而我们,统一的称她为,”矮人始祖赛巴尔说:“最古之龙,忒赛贡!”

“忒赛贡。。。”

这不是师姐第一次听见这个名字了,她知道这个人,貌似曾大杀特杀、团灭、penta kill、势不可挡、主宰战场的大佬。

“不知您是否听说过这个世界曾经的名字。”

“亚顿?”

“亚,亚根,雅根,您的亚顿,是口语发音的问题吗?”

“好吧,就当是叫亚顿吧。”

矮人始祖念了几句,发现没毛病,于是继续说道:“距今三百万年前,在一片名为埃勒伯根的土地上,曾爆发过一场难以想象的战争。”

“忒赛贡这个名字,即便是在这场战争之中也是最响亮,且最为人恐惧的那个。”

“她曾经杀死过无数的英雄豪杰,而向其挑战的人之中,只有一个人成功击退过她。”

“英雄王,格林奥德。”

“这一段,我觉得让他来讲述应该会更好一些。”

矮人始祖推荐了一位十分不起眼的小家伙,哦,不是小家伙,人家只是长得矮,又比较瘦。

“大家好,我是奥伯克里格,是一位微不足道的半身人的说。”

半身人,俗称侏儒、霍比特人,而伯克正是无数侏儒的起源之一,说是半身人始祖也不为过。

接下来,奥伯克用侏儒特有的口才,如同吟唱史诗般向师姐讲述了一段虽然支离破碎,却依旧波澜壮阔的古老神话。

《七英雄与三大入侵之战》

《邪恶的帝利安与伟大的英雄王格林奥德的故事》

《四百英豪讨伐忒赛贡》

《漫长的埃勒伯根内斗史与破碎纪元》

“在这之后,帝国南下,拉开了埃勒伯根之战的序幕,”奥伯克:“而我也死在了那个时期,所以对接下来发生了什么,我就不太清楚了。”

不得不说,伯克的故事相当引人入胜,连师姐这样性子淡然的人都听的津津有味。

“不过我觉得,那边那两位应该知道一些帝国的事。”

顺着伯克的指示,师姐看到了两个英灵残魂,他们一胖一兽。

胖的是一只黑白相间的兽人,而另一人是个女性,她头戴斗笠,身披袈裟,手中则握着一根金属锡杖,像个僧侣,可背后却有一对纯白色的翅膀,颇为怪异。

“终于轮到我们了吗,还以为小矮子要一直说下去呢。”

女子打趣的说道,不过并无恶意,只是开个玩笑。

“小矮子是在叫我吗?”

奥伯克看向矮人始祖,后者露出了‘你这不是废话’的眼神。

“可我们不是一样高吗?”

“放屁!”

矮人始祖:“我明明比你高了一厘米!”

“女王陛下你好。”

另一边,毛绒绒的黑白兽人露出了憨厚的笑容:“我叫相无虚,另外我并不是兽人,而是一种叫做熊猫仙的山海族。”

“我身边这位叫九思,她是我最好的朋友,您可以叫她思思,”相无虚:“她是天狗一族,所以长了翅膀。”

“参见女王陛下,”九思笑着打招呼:“初次见面,截道者九思(相无虚),很高兴为您服务。”

“截道者。”

师姐:“就是干掉了马格里斯的那支特种部队吗?”

“啊这!”

马格里斯表示无故躺枪。

“对对,就是那个队伍。”

熊猫人和天狗姬有些不好意思:“我们其实也不算太优秀,只是运气好,一个不小心就被选上了。”

“是啊是啊,我儿子老羡慕了,可惜没见上最后一面。”

“噢,那我好像比你好啊,”熊猫人自豪的说道:“我把祖传的竹筒饭传给我儿子了。”

“纳尼?!”

天狗姬震惊的爆了家乡话:“你知道那次的任务九死一生?”

“不知道啊。”

熊猫人憨厚的挠了挠头:“我只是觉得,这次可能要完蛋了,所以,以防万一嘛。”

“羡慕啊!我家小一念超喜欢我的念珠的,早知道我就留给他了。”

天狗姬与熊猫人完全聊起来了,师姐眉头渐渐皱起。

“说起来也不知道大家怎么样了,应该没有都死掉吧。”

“颐大姐很强的。”

“祖大哥也很厉害。”

“还有乌沼王和腐浊王,那俩小子那么贼。。。”

不知为何,听着两人的闲聊,师姐隐隐听出了一股莫名的悲伤。

“我们的本体,已经死了吧?”

一句话,道出了在场每个残魂的心声。

“是啊,”相无虚:“我们,已经死了啊。”

他们早已死去,所谓残魂,不过是记忆、性格和影像的残留,他们既无法复活,也没有真正的生命,唯一能做的就是将自己的力量、知识传承给后辈。

然而,即便真的有复活的手段,他们会接受吗?

答案是否定的。

无论是马格里斯,欧泊郎,大神灵龙王,地幔王,自然之子,还是新来的矮人始祖赛巴尔、半身人先辈、相无族和天狗姬三思。

他们都度过了一段无悔的人生。

既不想要推翻,也不会去延续,因为他们都是真正的豪杰,被古老史诗传送的英雄们。

“关于那场大战,”相无虚和天狗姬对视一眼,说:“我们似乎被抹去了关于它的记忆,所以抱歉了,伟大的女王陛下,我们没法告诉你更多。”

“抹去了记忆?”

师姐:“人为的?”

“似乎是为了封锁什么不能为人知晓的秘密,”阿撒冷说:“以史诗为分界线,帝国南下之后具体发生了什么,这段记忆我也丢失了。”

阿撒冷似乎比熊猫人和天狗姬活的还有久,因为她活到了名为‘格德蒙东征之战’的战争。

“这些都是以前发生过的事情?”

师姐回来后,立刻向白洛专属了英灵残魂们传递的信息,白洛听完,颇为震惊:“三百万年前曾发生过这样的大战吗,它叫什么来着?”

“埃勒伯根之战,发生在一片名为埃勒伯根的土地上,但因为战争,它被炸成了碎片。”

“你觉得他们告诉我们的历史,可信度高吗?”

“有很明显的人为美化和修改过的痕迹。”

老叔就坐在一旁,他听完了师姐的专属,虽然不至于声情并茂,可师姐的口才了得,白洛和老叔听的很明白。

“在我看来,它的可信度最多四成,不能再多了。”

“不过真没想到,竟然还有熊猫人!”

白洛还没见过熊猫人,颇为好奇:“他口中的帝国,会不会就是我们传言的失落帝国?”

“可能性很大!”

老叔说完,老芦苇说:“还有那位天狗姬,她应该是老师说过的古代樱乡人。”

“忒赛贡。。。”

师姐念叨着这个名字,如果真的如同英灵们所说,三位买卖人中的哭泣女就是埃勒伯根史诗中的那个忒赛贡:“这家伙,恐怕不是现在的我们可以对付的强者啊。”

没办法,实在是史诗中对她的描述太过吓人,几乎到了挡者必死的战绩。

哪怕是传说中的英雄王格林奥德,也仅仅只是打伤了忒赛贡。

至于死亡。。。

是的,忒赛贡在传说中已经陨落了,但不是什么强者杀死的她,而是一种叫做‘洪流’的东西。

“这个洪流又是什么鬼?”

白洛发现奇迹世界里有太多他弄不明白的东西,而经过师姐的询问,英灵们也仅仅只是告诉他们:‘洪流是伟力的一种,但具体伟力是什么,他们并不清楚。’

“按照英灵所说,哪怕在埃勒伯根时代,了解洪流的人也是微乎其微。”

师姐:“只知道那是一种无法阻挡的力量,任何敢于同洪流为敌的,都如忒赛贡一般,陨落在了历史长河之中。”

“可她不是还活着吗?”

“欧泊郎的一面之词,”师姐摇头道:“还无法肯定就是她,也可能是子嗣什么的。”

“地幔王呢?忒赛贡不是地幔王的祖先吗,自家老祖宗都认不出来?”

“也不是什么亲代,”师姐说:“地幔王的祖父是忒赛贡之血所化,而她本人并无伴侣。”

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所以说穿了,地幔王这一家子,就是个副产物啊!

“关于洪流,有个叫列克星敦的女性英灵似乎有一些了解,”师姐:“她的种族叫做星舰战姬,来自电子边疆阵营的奇迹之子,而她的创造者,一个叫诺哈亚克的人对此有着很深的研究。”

“额。。。”

白洛诧异的问道:“妃雅,你的宝库里到底有多少人?”

“算上新来的,一共也就十来个。”

“好吧,那你继续关注,等以后人多了,我们或许能从这些碎片里,拼凑出真正的《埃勒伯根史诗》。”

对于师姐的宝库中的英灵,了解他们,白洛觉得就跟考古一样。

考古本身并没有什么实质价值,但它却可以带来很多物质外的享受和满足,同时也是一个民族、国家底蕴积累的象征。

当然,那已经是300万年以前的事情了,就算忒赛贡真的是哭泣女,那又能如何呢?

她与白洛绑定了君臣之契,白洛挂了,她也得完蛋。

最关键的是,白洛有神秘之龙,他能明显感受到,三位买卖人对其非常忌惮,甚至可以说有些敬畏。

“轰隆隆!!”

正在白洛思考着将考古工作放到一边的时候,一股澎湃的奇迹波动,从外界传来。

“这是!!”

白洛看向老芦苇,只见老人露出了微笑:“来了啊陛下,我家孩子们的奇迹绽放。”

“绽放了?!”

奇迹才是根本,这一点,英灵残魂也说的很清楚。

只要白洛能够完全开发出奇迹的力量,即便击败了忒赛贡的洪流降临,他也无需畏惧,正面上就是!

“走!”

白洛起身,带头走了出去,其他人立刻跟上:“去看看古纪奇谭的力量,究竟会给亚顿带来怎样的变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