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科幻小说 > 诸天最强猎魔人 > 244、历史性大事件·黄金港屠夫(六)全文阅读

244、历史性大事件·黄金港屠夫(六)

没有任何多余的废话。

极近的距离下。

柯尔拔出长刀,瞬息之间抵达佩塔尔面前。

血焰咆哮。

凶狠无比的砍在恶灵外衣上。

原本一脸镇定自若,试图以碾压之姿态,强行杀死柯尔的巫师,在听到恶灵痛苦的哀嚎后,面色大变!

却已经来不及做出应对。

刀刃破开外衣。

不可阻止的巨大力量突入前胸。

肌肉与骨骼被切开,刺穿肺叶与心脏,鲜血喷溅!

其他邪教徒见到这种状况,一时间面色大变!

端着枪,却完全找不到机会扣下扳机。

“佩塔尔大人!”

“超越者尊上!”

柯尔一脚踹开巫师的尸体,拔出正义审判,准备在头部、心脏、颈椎三个部位用子弹补刀的时候。

本应该死透的超越者佩塔尔,已经断开的身体,突然粘合在一起。

他伸出右手。

恐怖的吸扯力量,化作无形钩锁,在一声声痛苦哀嚎中,抓住数以百计邪教徒的灵魂,狠狠的拽出他们的身体。

吞咽。

咀嚼。

重叠,交杂在一起的哭喊与尖叫,顷刻间,把维多利亚大道拽入人间炼狱!

插一句,【 \咪\咪\阅读\app \www.mimiread.com\ 】真心不错,值得装个,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!

侥幸逃过一劫的邪教徒们,见到一个又一个在痛苦中死去的同僚,不仅没有心生畏惧,反而在微微愣神后,被邪恶力量侵扰灵魂与意识,发出狂热的欢呼与大笑。

更有甚者直接跪在地上,举起双手,高呼佩塔尔之名,甘愿献出灵魂。

“赞美超越者的无上伟力!”

“献出我身,燃我之血!不朽与我们同在!”

“死亡是神的恩典,死亡是永恒的开端,死亡是一切复生与不朽的起始,兄弟姐妹,我们的灵魂与超越者同在!”

其后。

佩塔尔身上的所有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。

原本伪善亲和的面容不在。

如同被踩到尾巴,认为尊严遭受道践踏的野狗,面目可憎,气急败坏。

“柯尔·沃克!该死的贱畜凡人...我要你死!!”

不等他有精力构建咒语。

两颗飞出枪膛的银弹,无比凶狠的打入他的额头与脸颊。

缺少恶灵外衣的庇护。

佩塔尔的身体向后倒飞出去,那张无能狂怒的脸,也如同被踩烂的西瓜,脑浆与鲜血泼洒一地。

然而。

这种程度,却依然无法彻底杀死他。

迅速吸取数十人的灵魂,大口吞咽,构建咒语。

倒飞出去的身体尚未落地。

一道模糊不清的鬼影,蓦地向柯尔扑去。

佩塔尔面容狰狞的死死盯住那个让他恨入骨髓,让他在这么多信众面前丢脸的男人。

给我死!

索命恶咒。

他最擅长,也是压箱底的最强底牌。

面对恶咒,人类的灵魂就像一张纸一样,薄弱可笑。

就算对象是柯尔·沃克,那位被地狱的大魔鬼所忌惮的猎魔人也一样!

砰。

身体重重的摔在地上。

一脚踹开赶过来试图搀扶他的教徒,超越者尊上的权威与强大,被挫败的耻辱,让他破口大骂,“滚开!你们这些低贱的蠢货!”

同时。

盯住柯尔,目眦欲裂!

无比期待那个狂妄猎魔人死亡前的痛苦哀嚎与求饶。

如果目光可以杀人,此时的柯尔,至少已经死过十万次。

可惜。

在他不可置信,甚至惊骇欲绝的注视下。

被索命恶咒正面命中的柯尔,身体只是微微停顿一下,浑身浴血,面容凶恶无比,如同真正的索命死神。

拿着长刀,飞速向他奔去。

“不...这不可能!这不可能!!”

直接动用底牌,试图以雷霆手段杀死柯尔,却突然发现,从未有存活先例的索命恶咒,竟然在对付那个男人的时候,毫无作用!

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...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!

佩塔尔躺在鲜血与浑浊污水遍布的地上,完全顾不上什么超越者尊上的威严与脸面,就像一个突然得到超凡力量的可悲恶棍。

抬起绘制有邪恶咒文的右手,疯狂向柯尔投掷索命恶咒。

甚至。

过度透支灵魂,让他面无人色,身体战栗不止。

然而,每一次索命恶咒,砸到柯尔身上后,都如同可笑的戏法,无法损伤他丝毫。

或许,这是特质·蔑视死亡的不屈意志的强大特殊效果。

或许,这本就是属于柯尔的不屈灵魂与钢铁意志!

即死的邪恶巫术与诅咒,和元素法术在本质上截然不同。

亦如女巫对凡人灵魂的支配。

邪教徒贪婪残暴的本性,又怎么可能在精神力量的碰撞中,击败那位,魔鬼与天使都无法使之屈服的男人的意志与灵魂。

下一刻。

佩塔尔被柯尔捏住脖子举在身前。

如同最滑稽可笑的人间悲剧。

这种时刻,已经被邪恶力量完全支配精神与灵魂的邪教徒们,仍然狂热的跪在地上,祈求这位超越者尊上,吸走他们的灵魂,达成另外一种形式的永生与不朽。

“放...放开我!你这低贱的肉畜!我是超越者佩塔尔!你的主人和...啊——”

被抓在空中的巫师。

徒劳的挣扎。

咒语无效,就用他孱弱的拳头,打在柯尔脸上。

后果却是被凶狠无比的怼到路边的灯柱上!

“超越者?主人?哪个主人,我见过吗?!”

面对柯尔暴力威胁,佩塔尔终于不再保持他人上人的威严,上演川剧变脸,以弱者和受害者的姿态,疯狂求饶道,“不!我...我还有一整箱子的黄金!只要你放过我!女人、财富、权力,随便你挑!

柯尔,我只是冈多维奇的下属,我也是被他欺骗进入诺德教团,我真不是...

啊——

奥——

别打了...啊——”

回答他的只有柯尔的铁拳与膝盖。

打断他的牙齿。

踢弯他的鼻梁。

甚至,过于暴力的勾拳,把他的左眼,直接打的飞出眼眶。

这位把人命当成儿戏,作为力量的来源随意杀戮的邪教徒,此时就像一个可怜的倒霉蛋,摔倒在满地的泥泞与血水中。

一边向远处挣扎爬过去。

一边有断断续续的声音向柯尔疯狂求饶。

“猎魔人...我真的不知道...真的...”

下一刻。

悼亡烛台虚影出现。

柯尔冷漠道,“这些话,留着下地狱再说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