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仙侠小说 > 我家大师姐是个坑 > 第两百四十五章、希望一生逍遥自在全文阅读

第两百四十五章、希望一生逍遥自在

初见时那张明朗的笑容,依稀还在眼前。

当初那双满是侠骨柔肠的双眼,笑起来让人无比心动,让她确定眼前的这个人和其他的人类并不相同。

昏黄灯火如豆。

月上梢头。

她曾无数次对着那张脸庞发呆,打心眼儿觉得这张普普通通的脸各位的好看。

也曾无数次想过,妖和人相爱,究竟有没有一个结果……

万水螺。

掌控千川万水,呼而滔卷千里,吸可平息怒波,拥有比肩龙族的控水之力。

她是这世间最后一只万水螺。

生于无人知晓的野外,静静在波光潋滟的河底沉眠,五百年一梦,沧海桑田,再醒来时河水已经变成了满是淤泥的小池塘。

她用五百年做了一场梦。

再醒来时,还没等好好在这人间转上一圈,却在还没有完全复苏的时候被一个臭道士要抓走下酒,紧接着被阴差阳错的救下来后,荒唐的喜欢了一个活不到百年的人。

是的,喜欢。

她离开那片小池塘时却如何也想不到,千山万水,竟错看一眼便心动……

喜欢他拔刀时胸腔里有燃烧着的血。

喜欢他看向妖怪时也与看向人类无异的眼神。

喜欢他一边大口吃着自己做的饭菜,一边向自己扬眉吹嘘。

堂堂天妖,跟着一个闯荡四方的小捕快,到处管着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家长里短的故事中,两人两双碗筷,甚至连成亲时都没有摆上宴席,她却觉得说不出的快乐。

这就是爱情么?

爱情就是两个人在一起时候很快乐?

模模糊糊的,她也说不上来,她原本就是一只得过且过的小田螺……

但总觉得,能和他就这样约定过一辈子,哪怕只是做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这样的未来也很值得期待!

“约好了的!不是约好了的么!”

“你要带我去上元节看花灯,带我过以后的每一个节日!我们拜过堂的,勾过手指的!你答应过我的!”

罗十一娘那张俏丽的脸上满是泪水,粗布包着的发髻微微散乱,凝望着李希望那张瘦削的面庞。

李希望沉默了片刻,脸庞埋在散乱的长发中,枯槁的手指交叠在被子上,声音嘶哑的开口道:“那好,你就当我毁了这些约定,人寿不过百年,我即便现在不死,几十年之后也是黄土一培……之前是我的想法太天真,人和妖注定是走不到一起的。”

“现在,你就当李希望已经死了,忘了我吧。”

罗十一娘捂着嘴,用力的摇着头,美眸泪盈盈的望着李希望:“我不能……不能……”

李希望双眼无神的望着她,如同风烛残年一般,平静的开口道:“走吧,你不欠我什么了,我对于你来说不过是生命中的一位过客……”

说着李希望喉结轻轻滚动,乱发披散在脸颊两侧,紧接着声音嘶哑的问道:“况且,你分得清你对我的感情是出于感激,还是出于喜欢么?”

“你知道爱是什么吗?”

罗十一娘张了张嘴:“我……”

李希望摇了摇头,阖眸道:“你不知道。”

“你只是出于一名强大妖神对于蝼蚁的怜惜以及喜爱,你除了我便没见过多少真正优秀的人类,喜欢我也不过是你生出的错觉,强加给自己的一种使命感而已,对于你来说,我不过是你随手圈养的宠物……”

“轰!”

罗十一娘纤细的手掌落在桌子上,红着眼睛看向李希望,抹着眼泪叫道:“我不是!”

淡蓝色的妖气激荡,桌子轰然四分五裂开来,桌上盛着药的瓷碗随着桌子坍塌“当啷”一声碎裂成了满地的狼藉,尖锐的碎瓷片在阳光下闪着寒光,汤药洒了一地。

李希望却是平静的看着她,声音嘶哑的道:“回你的池塘里去吧。”

罗十一娘用力抿着嘴唇,满是泪光的眼神逐渐安静了下来,咬着贝齿哭道:“李希望!你混蛋!!”

说罢便化作了一道水光,被粗布荆钗绾起的发髻散落,长发飘飘扬起,转身便消失在了院子里。

只剩下一根被打磨得光滑的木钗和一块蓝布头跌落在地上,发出了一声轻响。

“南无阿弥陀佛……”

初一轻轻宣了一声佛号,走过去伸手捡起那根木钗,用布头包好递给了李希望:“李施主,贫僧原以为你和贫僧是同道中人,你让贫僧很失望。”

李希望接过那根木钗,缓缓闭起双眼来,靠坐在床榻上一言不发。

宁无猜望着他,开口道:“药医不死病,佛度有缘人,你还是不肯信我。”

他苦口婆心说了这么半天,然而李希望却连最基本的求生念头都没有,刚才说那么过分的话去刺痛罗十一娘,基本上就等同于在安排后世了。

“宁爷。”

李希望摇了摇头,轻轻咳了两声,突然笑道:“还记得在灞河县时,你一句话也没有说,但我却坚定无比的相信你,相信你就是那个可以替陆淅川伸冤之人,没什么别的缘由,就因为你一举一动都透着毫不掩饰的信心。”

“但现在不一样了。”

李希望转头看向宁无猜,苦笑道:“我知道自己的情况,如果宁爷能救我的话,就不会一直在重复了。所以说,与其给我一个虚无缥缈的念头,不如让我干脆利落写自己的结局。”

www.mimiread.com

“我不想她,像沈小叶一样,为了一个不知道能不能等来的人,误了终身……”

看着李希望那双无神的双眼,宁无猜咬了咬牙,突然感觉到了一种无力感。

李希望说的没错,对于李希望身上的毒他的确是一筹莫展,而李希望则看穿了这一点,所以自始至终,他都没有真正相信过自己可以活下来。

“我再想想办法,你给我点时间……”

宁无猜沉眉紧锁,然而还没等说完,便被李希望开口打断:“宁爷。”

面容枯槁,李希望眼睛却闪烁着微光,声音嘶哑的笑道:“我死后烧成灰,就不要带回灞河县,把骨灰洒在东海里吧,我希望我一生都可以逍遥自在,看遍每一个清晨,踏遍每一个黄昏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