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历史小说 > 大宋最强太子爷 > 第488章 携美出宫全文阅读

第488章 携美出宫

听了保守派大臣的言论,李纲冷笑道:“西夏乃小人之邦,墙头草,见风就倒,既然不能为我大宋所利用,那就趁早舍弃,免的日后弑主。”

如今大宋已经改头换貌,不再像徽宗一朝时期那么软弱了。

因此李纲底气很足,也跟着赵桓学了三分痞性,谁不服就揍谁。

揍到你服为止!

“李大人所言极是,看圣上的意思,日后必不会留下这些蛮夷,早晚都会有开战的一天。”大臣们纷纷附和道。

主战派大臣都盼望着开战,灭了西夏和金国,那大宋就是第一强国了。

赵桓其实也有这个意思,只是一直没找到好时机罢了。

今日早朝下的比较早,需要处理的政事也不算太多。

自从当上皇帝,赵桓便没有一天是闲着的。

不如趁着今天无事好好的放松一下?这货如此想到。

“嗯!就这么办了!今天出宫去耍一耍。”

他先是命王全准备马车,自己则是回到后宫换了身便装,然后将九个媳妇给领了出来。

王全准备妥当,架着天子的豪华马车在宫门前候着。

带着媳妇上了马车,赵桓便命赶紧出宫。

否则被那些大臣发现,又该啰哩啰嗦了。

马车出发,后面还跟着十几个乔装打扮的禁军侍卫。

“圣上,咱们这是去哪啊?”

梁曼姝撅着小嘴有些不乐意,她刚刚还在睡懒觉,就被赵桓从被窝里给揪了起来。

“今日无事,便带你们出宫玩玩,毕竟你们整天在宫里也没啥意思。”

其实就是这货自己想出去玩,只是不好意思说罢了。

李师师一眼便看了出来,白了他一眼娇笑道:“圣上,您可别往我们姐妹身上赖,依臣妾看啊!就是您自己贪玩。”

被点破心思,赵桓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两声。

随即恶狠狠地扑向李师师:“好啊!竟敢笑话朕,看朕如何惩罚你!”

说着,大手便上下作乱了起来。

李师师被撩拨的情难自禁,忍不住**出声。

其余八女各个羞得面红耳赤,回过头去不看他俩。

“圣上,别……别闹了,臣妾知错了。”

李师师痛苦并快乐着,不住地求饶道。

“哼,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了?”

赵桓冷哼一声,抽出双手。

“不敢了,不敢了,臣妾再也不敢了。”

李师师无力瘫软在他怀中,小嘴微张,喘着粗气。

“好了,不闹了。”赵桓也收起了玩闹之心,抱着她静静地观看着车外的景致。

东京城乃是大宋最繁华的城池之一,此时的街道上,车水马龙,人山人海,络绎不绝。

赵桓治下律法严明,但有利于百姓的政策也有不少。

百姓们得利于好的政策,生活水平直线上升,因此才会出现这种繁华盛世的景象。

生活好了,百姓们的腰包也就鼓了,买东西消费也就自不必多说。

因此,赵桓一手创办的华夏商会便有了极大的发展空间,商会旗下的烧烤店,火锅店,等多种店铺已经开遍了全国。

神算子蒋敬作为赵桓的老心腹,现任户部尚书与华夏商会会长一职,替赵桓打理这庞大的产业。

每月的进账都是一笔巨款,商会主要注重餐饮,民生用品,各种生意都有所布局。

东京城内大大小小的各种店铺,有三分之一都是华夏商会旗下的。

“爱妃们,出门在外,为了不使人看出咱们的身份引起不必要的麻烦,需得换个称呼。”

赵桓斜靠在车壁上,大手轻抚李师师的柳腰。

“知道知道,我们叫你夫君,你唤我们为娘子。”

肖雪清随意的说道,眼神始终在瞄着车窗外的街道上。

接下来,赵桓带着媳妇准备接接地气。

先是来到了贩卖珠宝首饰的店铺,看中哪个,直接就买!

九女还真就不缺这些玉器首饰,但女人么!就喜欢这些漂亮的物件。

九女不停地挑着,赵桓却成了苦力,从珠宝店铺出来,赵桓脖子上,手上,挂满了大包小包的首饰物件。

将这些东西放在马车上,他们又来到了东京城最好的成衣铺。

带着九个倾国倾城的老婆出门,回头率那是百分百。

百姓们哪里见到过如此绝色,纷纷驻足停下观看。

“老张,你再看,手中的刀就要切到手上了。”百姓出言提醒着流了一地口水的屠户老张。

老张擦了擦嘴角留下的口水自语道:“这也太漂亮了吧!要是我能娶到这样一个媳妇,少活十年我都乐意。”

“切,就你?也不撒泼尿照照自己啥模样。”

百姓们纷纷出言嘲笑道。

很快,这条街就引起了骚乱,许多才子身边的女伴不乐意了。

“公子,你不许看她们!”

“滚一边去,别耽误我看美女。”

佳人们很生气,撇下看美女的才子们,赌气一般扭头就走。

被人围观,赵桓也很无奈,让她们坐马车不坐,非要散步。

这下好了,引起了麻烦。

赵桓很是臭屁地自语道:“唉,都是红颜祸水啊!”

他走在九个媳妇中间,左边搂一个,右面抱一个,享尽齐人之福。

那些才子们均用愤怒,羡慕的眼神瞪着他,妈的凭啥这小子就有这么多绝色美人相伴?才子们心中很是不平衡。

他们看归看,可无一人敢上来搭讪九女。

原因无他,王全带着十几个环刀的侍卫在后面跟着呢!哪个不长眼的敢过来自讨没趣?

“夫君,他们怎么都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看着你呀?”慕云澜好奇的问道。

赵桓一甩长发欠揍道:“可能是你们的夫君长的太帅,他们嫉妒了。”

“切!”

九女听后,齐齐地翻了个白眼。

来到成衣铺,又是一番大扫荡。

平时,赵桓与他的媳妇们穿的龙袍,宫装都是用最上等的布料裁制而成。

但看见漂亮衣服,他那九个媳妇就走不动道。

颜色漂亮的,鲜艳的,统统买了。

又是两手空空进去,大包小包的出来。

中午时分,逛累了的几人便来到了樊楼。

一进入这座酒楼之中,所有食客的目光便全部汇集了过来。

小二手中倒酒的酒壶,已经倒满了酒杯,溢出来了不少。

可小二浑然不知,呆呆地看着九女。

食客手中的筷子,酒杯也掉落在地,但无一人察觉,全部被九女的盛世容貌给吸引了过去。

“咳咳!”

赵桓咳嗽了一声,忙喊过傻愣的小二,让他赶紧准备一间包房。

“看什么看?再看把你们眼珠子统统都给挖出来。”王全一甩拂尘,恶狠狠地说道。

禁军侍卫也抬起手中的长刀,警示众人不要乱看。

看见他们这副凶煞模样,食客们害怕了,不敢再看,回过神来继续喝酒吃菜。

赵桓白了王全一眼,认为他有些太过了。

为了不再引起骚乱,他急忙带着媳妇上了二楼包间。

小二频频上菜,期间他低着头,不敢再去看赵桓几人。

很快,桌子上便摆满了各种菜肴,天上飞的,地下跑的,应有尽有。

赵桓看的暗暗咂舌,心道这樊楼不愧是天下第一酒楼啊!

他伸动筷子,夹了一块鱼肉送入嘴中。

鱼肉入嘴即化,鲜意充斥着味蕾,回味不绝!

“嗯!这道鱼做的不错,你们快尝尝。”

众女摇摇头,为了保住苗条的身形,她们可不吃这些大鱼大肉,只是挑一些素菜在小口小口吃着。

赵桓也不管那多,先吃了再说,胖不胖的跟朕有啥关系。

随即,他狼吞虎咽了起来,风卷残云一般,桌上的菜肴便消灭了一小半。

“嗝~”

打了饱嗝,赵桓满意的拍了拍肚子,一脸的满足。

“吃饱了的感觉就是好!”

赵桓靠在椅子上,舒舒服服的闭上了眼睛,听着九个媳妇在一旁小声的说着话。

“江南好,风景旧曾谙。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。能不忆江南?”

这时,从楼下传来一阵婉转的歌声。

众人好奇地凑到窗前向下望去,原来是一名歌妓在此卖艺唱曲。

赵桓只觉得这首曲子无比的熟悉,他望向了李师师,发现李师师也在笑眯眯地看着自己。

两人都听出来了,下面歌妓唱的这首小曲,正是两人第一次见面时,李师师为赵桓所唱过的。

那时,两人在樊楼第一次相遇……

思绪又飘回到初生之时,赵桓无限感慨。

那时的自己,还是一个没权没势的小太子。

但短短两年时间不到,就坐上了大宋的皇位,将大宋国力发展的蒸蒸日上。

这一世,也算是没白活。

听着歌妓的小曲,众人闭上眼睛沉侵在了其中。

梁曼姝却突然出声道:“我没记错的话,师师姐姐之前不就是经常在这樊楼里唱曲么!”

李师师闻言笑了笑:“是啊!在没遇到圣上之前,我每日都要来此献唱。但自从遇到了圣上,我便发誓,此生只为君相伴。”

说着,便温柔的看向赵桓。

赵桓也报以微笑,四目相对,尽显柔情。

难得今日能出来放松放松,赵桓自然不会把时间都浪费掉。

出了樊楼,马车一路驶出东京城,来到了西山庄子上。

庄上经过重新的建设,已经恢复了曾经的模样。

先前,金兀术一场大火将庄子烧的连渣都没剩。

赵桓登基后,又命人重新建了一座,平时没事的时候就来这散散心,住几日。

今天也不例外,他带着众女准备在这住上一夜。

马车刚驶到庄子大门外,赵桓就听见了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吵闹声。

他下来查看情况,就见一个年岁不大的华服青年再跟门口的守军叫嚣着。

“你们知道我表姐是谁吗?不让我进去,小心你们的脑袋不保。”

青年不断地口出狂言,守在庄子门口士兵却对他视而不见,但面上也露出了几分不耐。

仿佛这青年在嚣张下去,他们就会一刀劈了他。

“怎么回事?”赵桓走过来问道。

“圣……圣!”

士兵见到赵桓,忙想跪地行礼,却被赵桓摇摇头阻止了。

“圣……赵公子,这小子不知道是从哪冒出来,非要进去看看,兄弟们自然不能让,所以这兔崽子便没完没了,在这叫嚣。”

士兵越说越气,狠狠地瞪着那青年。

“怎么地?”

青年一脸的欠揍样,毫不客气地回瞪着。

赵桓就烦这样不尊重人的愣头青,他一巴掌就招呼了过去。

“啪!”的一声,扇中了青年的后脑勺。

“你敢打我?”青年捂着脑袋大吼道。

赵桓笑笑并没有没生气,只是觉得有趣,已经好久没有人敢这样跟自己说话了。

“小兔崽子,你特么谁啊?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?敢在这撒野!”赵桓也没惯着他,张口就骂。

www.mimiread.com

青年一脸不屑:“听好了,说出我名吓你一跳,我叫萧木研,当朝惠妃娘娘耶律余里衍是我表姐,大宋的皇帝陛下是我姐夫。”

赵桓一听乐了,原来是自己媳妇的远房亲戚。

不过看这小子这副欠揍样,赵桓真想打他一顿。

“怎么样?怕了吧!”

萧木研得意洋洋,仰着头轻瞟着赵桓。

“我怕你妹啊怕,你知道我是谁么?”

“我管你是谁!赶紧让我进去,否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萧木研依旧是不依不饶,挑衅着赵桓的底线。

就在他继续叫嚣的时候,从后面传来一道悦耳的女声。

“萧木研,不得无理,你可知站在你面前的是谁?”

余里衍缓步而来,俏脸之上尽显不悦。

“表姐?”

萧木研见到余里衍,立刻便欣喜的跑了过来。

而余里衍却没搭理他,径直走到赵桓面前欠身一礼:“圣上,此人是臣妾的表弟,从小被宠坏了,今日冒犯圣上,还请圣上责罚。”

“表姐,你拜他干什么?”

萧木研显然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。

“跪下,我告诉你,站在你面前的是当今的大宋天子!”余里衍娇声呵斥道。

萧木研听后傻眼了,不可置信的说道:“什……什么?他……他是天子?”

“跪下!”余里衍又一次的娇喝道。

“噗通!”

萧木研吓得不轻,直接便是跪了下去。

“姐夫,不不不,圣……圣上,草民不知道您的身份,无意冒犯,还请圣上责罚。”

萧木研一改嚣张之态,跪在地上连连求饶着。

他可知道赵桓的威名,如今自己冒犯到了名义上的姐夫,萧木研慌的一批。

赵桓拉住余里衍的手有些不满道:“爱妃,这是哪里来的野小子,朕怎么没听说过你还有表弟?”

“殿下,臣妾……”

余里衍有些难以启齿,她叹了口气,有些恨铁不成钢地指着萧木研道:“圣上您不知道,自从您将我父皇安置在东京城内,以前那些投降金国的辽皇室贵族听说后,纷纷前来投奔他。都是些趋炎附势之徒,我父皇被他们吹捧的甚是高兴,所以就留下了他们。”

听他这么一说,赵桓就明白了,都是些墙头草。

看见天祚帝在大宋过得好了,便赶紧投奔而来,说是趋炎附势也不为过。

赵桓暗想着,回去后应该查处一下这些偷偷跑来大宋的旧辽国贵族。

“今日看在爱妃的份上,朕就饶了你的无礼之举,下次再犯,定斩不赦!”

赵桓说完便拉着余里衍的手进入了庄内,身后八女也齐齐的跟了进来。

萧木研瞪大眼睛,眼珠子都要掉在地上了。

他何时见过这么多绝色女子,这小子不怀好意地盯着众女的背影猛看。

“小伙子,好看吗?”王全凑到他身旁诡笑道。

萧木研下意识的点了点头:“好看,真好看,这要是我的女人该……你是谁?”

他猛地回头,被王全吓了一大跳。

“小伙子,咱家奉劝你一句,有的话能说,有的话不能说,管好自己的眼睛和嘴,要是不长记性,咱家就教教你何为规矩。滚!”

王全轻喝一声,便有禁军侍卫上前架住他,将萧木研丢了出去。

萧木研摔了个狗吃屎,他面色愤怒,双拳紧握,恨声道:“欺人太甚,你们都给我等着。”

他起身在庄子周围徘徊着,大摇大摆的就要进去。

守门的士兵忙拦住他,萧木研冷声道:“我表姐可是圣上的宠妃,你们还敢拦我?”

士兵一听,犹豫了起来,他们也知道这是惠妃娘娘的表弟,因此也就不敢再阻拦。

“哼,让开!”萧木研直接便是推开士兵闯了进去。

进来以后,他惊的呆了,这里也太大了吧!

萧木研边走边看,这里的许多物件都是他没见过的。

不知不觉,他来到了位于庄后的花园里,这是赵桓与他的媳妇居住的地方。

他趴在一处假山后,就见赵桓带着众女在湖边小亭中嬉戏着。

耶律余里衍有些疲乏,便独自一人坐在青石上看着湖面发呆。

萧木研蹑手蹑脚的溜了过去,小声喊道:“表姐!表姐!”

"嗯?”

余里衍闻声回头看去,就见萧木研鬼鬼祟祟的向自己比划着什么。

“表姐,过来,我有事和你说。”

余里衍本不愿意搭理他,但一想到这毕竟也是自己的皇亲,便起身走了过去。

“萧木研,找我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