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仙侠小说 >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> 第一百三十六章 人皇亲准许,无妄初闭关全文阅读

第一百三十六章 人皇亲准许,无妄初闭关

灭宗,新修好的宗主大殿前。

张暮山与杨无敌架了堆火,暖了两壶美酒、烤熟两只灵兔,让香气飘向四面八方,大快朵颐。

杨无敌感慨道:“宗主不在家……真好啊。”

“是啊,宗主在的时候,总忒挂着点什么,修行也不安稳,每天都要对先祖上供,希望供奉没事。”

杨无敌骂道:“你也没被扣过啊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!”

张暮山开怀大笑:“这不是看你被扣,我也有些心惊胆战嘛。你说宗主为何偏偏就针对你啊无敌?”

“唉……”

杨无敌幽幽一叹:“也就是那年我没绷住,在宗主面前显摆了下祖传的各类法器,被宗主惦记上了,还做出了违背祖宗的决定,把那些好东西都给了宗主一份。

宗主从那开始,就觉得我不是个正经魔修。

这怎么就不正经了?

我这明明是一颗赤胆伴忠心,满头光亮照明月。”

张暮山道:“宗主敲打你,也是为你好嘛。”

“那是敲打吗?直接打不行吗?能不扣灵石吗?

这要是攒不够灵石,以后遇到了心仪的道友,我还有胆子向前跟人问候吗?”

杨无敌端起酒壶‘吨吨吨’了一阵,叹道:

“宗主不在家,总算能安心了啊。”

“是吗?”

一缕慵懒的嗓音钻入两人耳中,杨无敌和张暮山齐齐哆嗦了下,立刻从火堆旁跳了起来。

些许粉色烟雾飘过,妙长老自烟雾之中缓步而出,一袭红衣明艳动人,却让这两个壮汉不敢直视。

“大长老有命,你二人立刻北上去仁皇阁报到,宗主身边缺了可使唤的人。”

杨无敌的脸,顿时垮了下来。

张暮山忍着笑,高声喊道:“属下领命!”

妙长老淡然道:“你二人机灵一点,仁皇阁可不比宗门,万事守规矩、不可给咱们灭宗丢人,不然本长老自有惩处,懂吗?”

俩壮汉额头冷汗涔涔,齐声答应:“是,是!”

“去吧,莫让宗主等太久。”

妙长老随手甩来两只宝囊,身形向前几步,隐于那淡淡的烟雾。

杨无敌握紧宝囊,直起腰杆,长长地叹了口气。

“走了,”张暮山笑道,“仁皇阁总阁可不是谁都能去的,咱们跟着宗主他老人家混,又沾光了不是。”

“唉……”

杨无敌将宝囊塞入怀中,意犹未尽地咂咂嘴,“妙长老给的这些,也不够宗主扣两次啊。”

“赶紧上路了!”

“咋就上路了?这话真不吉利,说出发不行吗?”

“咱们能出啥事,走了走了。”

杨无敌拍了拍脑壳,嘀咕道:“那可不一定,还是小心点为上,咱们藏点修为伪装一下?”

“哼,多此一举!”

“来嘛暮山!”

“哎呀,你这!大男人撒娇不恶心吗!老子浑身鸡皮疙瘩!

行行行,伪装一下,伪装一下!啊呀,这一天天的!你这简直有辱壮汉二字!”

……

于是,半个月后。

“哈!”

“可以啊小子!”

仁皇阁,阁主住所地下的练功场,两道身影来回冲撞,一股股气劲迸发开来,让六面防护大阵不断闪烁光芒。

泠小岚静静漂浮在角落中,注视着吴妄的身影,目中流露出少许思索,纤手也在不断比划。

少顷,吴妄再次被刘百仞一巴掌拍在地上,在那哇哇吐了几口血,又立刻吞下了滋养的丹药。

泠仙子下意识向前飘出一段,见吴妄气色已恢复如常,这才没向前打扰。

刘百仞连忙收拳,尴尬一笑,纳闷道:“老夫今天怎么会下手重了点,还给打吐血了。”

“力劲……反震……”

吴妄立刻爬起来,原地盘坐,手臂左右画圆,带起一柔一刚两股气劲,又在身前抱元归一,让两股气劲自行相融。

刘百仞笑道:“你自己琢磨的这些招式,别说,还真有点意思。”

吴妄淡定一笑。

这可是蓝星公园大爷大妈的瑰宝,按‘接、化、发’核心理论指导,采纳蓝星道门阴阳理论,刚柔并济、阴阳转换,防守不露破绽、反击迅猛如火。

如果不是当年看的电视剧都忘了大半,现在说不定能开发出‘太极剑’、‘太极棍’、‘醉拳·猴子偷桃指定招式’,等等。

修行‘民科’,不外如是。

“不过,老夫总觉得,你这招式只是浮于表面。”

“哦?”吴妄笑道,“如何说?”

刘百仞盘坐在吴妄面前,两只大手摆了几个招式,模仿着吴妄刚才的动作。

“你似乎是在调运力道上下了功夫,将本座打过去的力道承接、转换,又将这般力道加持自身力道推了回来。

这才让本座下手时出现了误判,用了超过你能承受的力道,又打破了你自身的均衡,才打的你吐血。

但只是在自身力道、气劲上去保持平衡,并未触及道的层面。”

刘百仞轻吟几声,又道:

“这个思路是不错的,也十分玄妙,是人域如今五行术法、各类锻体之法,都未曾触及到的领域。

这叫什么?倒是值得钻研钻研。”

“这,让我想想。”

吴妄斟酌一二,本想高谈阔论一番,又怕刘百仞道境太高,自己几句话就导致刘百仞走火入魔,或是突然突破。

灭宗老宗主的遭遇,也算是前车之鉴。

吴妄道:“这是两仪道。”

“两仪?”

刘百仞眼前一亮,笑道:“这名字倒是不错,两仪拳法?可有什么感悟,本座帮你润一润。”

“感悟是有些的。”

吴妄斟酌着语句,将自己上辈子接触过的水火同济、阴阳之理解释了一遍,但他还没说完,刘百仞的表情就变得无比凝重。

刘百仞道:“无妄,这些都是你自己悟出来的?”

“听来的,”吴妄反问道,“可是有什么不对劲之处?”

“这是伏羲先皇推演过的阴阳大道,”刘百仞眉头紧皱,“你且等等,本座去藏经殿找些东西来给你看。”

言罢,刘百仞匆匆起身,将长袍摄来披在身上,身形再次‘唰’的一声消失不见。

吴妄略有些疑惑,不知刘百仞表情为何这般严肃。

泠小岚自侧旁飘来,在地上摆了一只蒲团,收拢裙边慢慢坐下,也是面露思索。

她道:“一个人若是同修两条相克的大道,如何能做到两道平衡?”

“保持均衡就是。”

“若将大部分心思都放在两条大道的均衡上,如何有精力去突破道境?”

泠小岚轻声道:

“师父说,修行修自我,但自我乃灵性、非道则,也必须以一条大道为主,执掌此道的过程便是突破超凡的过程。

若是走两道平衡,看似妙用无穷,实则早已被人域先辈证明不可行。”

吴妄仔细思索,又道:“或许只是无法推广,但对于个别修士而言,可能刚好合适。”

“嗯,”泠小岚笑道,“这也是说不准的。”

“咳,本座回来了!”

刘百仞的喊话飘来,身形已出现在了甬道入口,端着几面厚厚的石板跳到吴妄和泠小岚身旁,盘腿坐了下来。

人未至而声先到,这位阁主大人也是十分注意细节。

“给,伏羲先皇陛下的笔迹,这可是我们仁皇阁的无价宝。”

吴妄与泠小岚眼前一亮,将那几面石板小心翼翼地接过、铺开,却见其上是几张不同的八卦图,每一张都更为完善,最上方的卦象也不断变化,最终定型为‘乾坤定南北,坎离定东西’。

最后一张八卦图,中央赫然画着太极图,阴阳划分已十分清楚。

刘百仞缓声道:

“伏羲先皇推演出最后这张八卦图后,已是无力支撑、油尽灯枯,未能来得及对身旁人解释其理,就已崩陨。

后来我们自其中琢磨出了阴阳之理,开创了对敌用的几道大阵,也算是咱们人域如今的一点底牌。

可惜的是,伏羲先皇崩陨当日,天宫纠集百族高手攻破人域防线,开启了一段黑暗动荡的岁月,先皇所留的重要典籍、以及几位传人都在动乱中都没了踪影。

你看看,这些能不能给你启发?

你说的两仪之理,跟这个十分相像。”

吴妄面色凝重地点点头,凝视着面前这几面石板,似乎看到了一缕缕仙光在石板被划开的沟壑中不断游荡。

他突然问:

“伏羲先皇说的八卦,具体是什么?”

刘百仞眼一瞪,感情你连基础的都不懂!

泠小岚柔声道:“八卦乃先皇陛下对天地万物的描述,乾为天、坤为地、巽为风、艮为山、离为火、坎为水、震为雷、兑为泽。

八卦对应天地、风雷、水火、山泽。

除此之外,八卦还有数不清的解法,有说是男、女、少、壮、老,有说是星象变化,也有说是单纯卦象演变。”

刘百仞道:“万理互通嘛。”

吴妄缓缓点头,凝视着面前的石板,心底浮现出了此前读到的不少关于八卦的解释。

渐渐的,吴妄身周泛起了少许仙光,额头有星光闪烁,身周弥漫开少许道韵。

泠小岚与刘阁主对视一眼,各自都有些惊讶。

刘阁主传声赞叹:“这都能有所感悟?此子当真有些可怕。”

“他自是与众不同的,”泠小岚传声说着,一双杏眼颇为明亮,凝视着吴妄表情肃穆的面容。

如此过了半个时辰,吴妄睁开眼,眼底却满是迷茫。

有一瞬,他似是悟到了什么,握住了一条若隐若现的横线。

但仔细去抓,吴妄又仿佛什么都没悟到,只觉得自己所知太过浅薄。

他又问:“人域典籍我接触过的,大多以五行术法为主,那,何为四象?”

刘百仞道:“太阴、太阳、少阴、少阳。”

吴妄纳闷道:“不是朱雀、玄武、苍龙、白虎……吗?”

刘阁主纳闷道:“这不是四种异兽吗?”

“这?”

吴妄站起身来,瞪着刘阁主,又皱眉坐下,抬手揉着眉心,心底浮现出一片片有关星辰之道的功法、感悟。

星辰大道包罗万象,因主体大道被星神锁死,反而激发了人域修士向各个方向探索的决心。

到此时,吴妄突然发现。

人域的修仙法,与自己印象中,蓝星种花家流传的古老文化,有相似、有相近,又似乎有所缺憾。

燧人氏钻木取火,惹怒远古火神,最终将火神搏杀,让火之大道成为人域支柱。

伏羲氏推演八卦,借八卦演人域修仙万法,在火之大道的遮掩下,将火之大道反踩在脚下,让人域有了如今的繁荣。

神农陛下的建树没有在功法上,主要集中在炼丹、寻药,从另一个角度壮大了人域。

所以说,此时人域的修行功法,底子还是伏羲先皇以八卦推演的万法。

最精髓的大道,就在于伏羲先皇推演的功法?

人域修行法,又缺了什么?

吴妄道:“且不论阴阳与四象,八卦蕴含的并非只是天地、风雷、山泽、水火这般简单。”

刘百仞道:“对啊,八卦之中藏了阴阳五行,但陛下曾说,两者不必追求相同,八卦与五行各有偏重。

五行修内,八卦修阵,如今人域功法的主流便是这般。”

“前辈,”吴妄看着刘百仞,双目无比闪亮,“我想看伏羲先皇留下的所有手迹!”

刘百仞粗眉紧皱,言道:“此事怕是要奏请陛下。”

“那就劳烦前辈了,”吴妄道,“我这边不白看,若是有所感悟,自不会有半点藏私。”

刘百仞微微一笑,却是对此没放在心上。

这位阁主走去角落,双手捧着玉符、身体微微前躬,喊了几句陛下,将吴妄的要求尽数说了,又是一阵“是”、“是”、“好的”、“好的”。

当下,阁主大人转过身来,擦擦额头的热汗,对吴妄挑了挑眉。

“去吧,泠仙子也可同去,陛下说了,不只是伏羲先皇所留之物,便是燧人先皇所留下的那些龟壳,也可给你借阅。”

刘百仞又道:“只是借阅,可不能拿走。”

“多谢!”

吴妄拱手道谢,一旁泠小岚却是抿嘴轻吟,似是不想沾吴妄的光。

但吴妄说一句:“仙子,咱们这就去吧。”

泠小岚立刻颔首,言道:“我且去沐浴更衣,自不可失却了礼数。”

吴妄此刻却是有些急不可耐,跑到刘百仞身旁,握住了刘百仞那粗壮的胳膊,先行一步。

那种答案明明在嘴边,可就是说不出来的苦闷,着实难熬。

……

泠小岚先回了吴妄的住处,在房中沐浴一阵,又换了一身最为端庄的长裙,摘下朱钗发饰,只用一根木钗穿过了青丝,却又有另一番韵味。

她也不知吴妄会在藏经殿呆多久,这般机密之事也无法对林素轻和沐大仙透露,与她们打了个照面,就自行去了西南角落的藏经殿。

藏经殿周遭自有重兵把守,环绕此处有十数位超凡境高手的住所,各处都被大阵覆盖。

远看藏经殿,能见其壮观宏伟,上下总共分了六七层,底层最为宽敞,有一百零八根粗壮的柱子支撑,没有任何墙体,其内也能见不少仙人修行。

第二层也是‘开放式’构造,有七十二根柱子支撑,能见一排排书架整齐堆放,三三两两的仙人在其内走动,大多都是老者或是老妪。

但第三层向上,就被独立的阵法隔断,外人不可见其形貌。

仁皇阁的藏经殿,并没有收录当前人域所有功法;

收纳人域所有功法的所在,名为‘十方殿’,也在仁皇阁中,但把守并不如此地严密。

仁皇阁藏经殿中收录的功法,要么是顶级修行法,要么是超凡高手的修道感悟。

以及伏羲先皇时代保留至今的各类顶级法门,包括了灵修、锻体,丹、阵、器、宝、符、蛊、御、神,等等。

泠小岚行至藏经殿前,刘阁主已在那等候,免得她被守卫阻拦。

“阁主大人,”泠仙子轻声问,“他呢?”

“进去了,”刘阁主笑了笑,传声道,“这小子还真是大胆,一开口就要看先皇遗物,咱们陛下也是真的宠他,还真就让他自己随便去看。”

泠仙子含笑点头,言道:“我其实也不知进去能有什么所得。”

“陛下让你进去,自有陛下的考虑。”

刘阁主做了个请的手势,“走吧,我送你入内。”

“有劳阁主。”

刘百仞摆摆手,带着泠小岚化作一团流光,直接撞向了藏经殿最顶层,进入阵法之中。

此地布置了幻阵,入内之后就见不到那些墙体木窗,只是一片云海、一片星空,各处漂浮着一只只竹简、石板。

吴妄此刻就跪在一张画像前,像模像样地双手合十,不断低喃。

临近些,刘百仞就听他念着:

“伏羲大佬庇佑,让我能早点与女子牵手,伏羲大佬庇佑,让我能早点与女子牵手。”

刘百仞额头一黑。

泠小岚满是不解,低头看着自己戴着手套的双手,一时间有些出神。

“你们在这吧,要出来就直接走到边缘,方可自行出阵。”

刘百仞摆摆手,仰头一叹。

陛下啊,终究是高估了这小金龙。

与此同时,仁皇阁总阁大门前。

一道黑影自云上掉落,浑身满是血迹,立刻被一群仙兵团团围住。

“无妄子……我家……宗主……我是张、暮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