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女生小说 >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宠 > 520.张家老太太全文阅读

520.张家老太太

停下车后,张磊挠了挠脑袋,回头看宁然。

“宁小姐,到了。”

他指了下几米外的房子,说:“那就是。”

宁然透过车窗看过去,发现张家的房子竟然还是水泥墙的,不比许家在向阳村的老家差多少。

但是……

宁然微微拧眉。

张家所有人当中,张翠芬不从娘家拿东西,那就算是好的了,张大国一直好吃懒做的,钱红也没什么正经的营生,除了家里的那几亩地,剩下的收入来源,应该就只有张大柱从前在县城做工的工资。

能在农村攒下这么一套好房子,可见张家没少从张大柱那里拿钱。

依宁清凤的脾气和聪明程度,不可能不知道张大柱给张家钱,却能忍下这么些年,可看张家老太太确实是很能拿捏宁清凤。

这个念头甫依闪过脑海,宁然的脸就黑了几分。

看来,她猜的十有八九就是对的了。

宁然推开车门下去。

张磊见状,连忙跟着下车。

他们出现在那些村民的视线里,又引起一阵哗然,纷纷瞠目结舌的看着宁然和张磊。

张磊是从张家村出去的,能一路混上县城警局总队长的位置,不管张磊是用什么样的方式混上去,都是张家村的骄傲,能拿出去跟别的村炫耀的资本,他们不可能不认识。

而宁然,他们中大多数人没见过。

但很快,就有常去宁水村走动的村民哑然道:“那……那……那不就是宁水村那个很有出息的宁然吗?!”

原本宁然在附近十里八乡就是很有名气的。

加上这几天,又传出来宁清凤跟别的男人勾搭的事情,不仅令宁清凤火了一把,名声大噪,也间接的令宁然的名头更响亮。

那话一出,其他人见宁然和张磊进了张家的家门,目光更是又惊又骇。

张磊到张家来,他们还勉强能理解。

那这宁然是怎么回事?

不是说宁然跟张家一向不对付的吗?

这边,张磊跟宁然进了张家家,小心翼翼的走在宁然身后,都不敢抬头,觉得自己堂堂一个大男人,被一个小姑娘呼来喝去的,十分没面子。

事实上,张大国和钱红从宁然家离开后,就去县医院了,还没有回来。

此刻,张家除了常年在家的张家老太太,还有一个出乎宁然意料的人——张翠芬。

她是被张家老太太叫来照顾老太太的,纵然不情愿,也不敢违抗自己的亲娘。

在张家三个后代心里,张家老太太有极高的威信。

宁然和张磊进去时,张翠芬正在院子里给养的家禽喂食,一边撒粮食,一边碎碎念,“吃吃吃,就知道吃,脏死了!”

张磊从宁然身后探出头来,见张翠芬背对着他们,并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到来,不由出声重重的干咳几声。

宁然顿住脚步。

冷不防听见声音,张翠芬被吓了一跳,猛的转身“谁?!”

没成想,抬头就看见了宁然。

张翠芬迟钝了几秒,眼睛立即瞪大,伸手死死的指着宁然,“你……你怎么来了?好啊,你个贱蹄子竟然还敢上我家来?!”

以往在宁然手上吃过那么大的亏,差点把自己儿子给赔上去,张翠芬可是恨死了宁然!

张磊听得心里突突直跳,吓得连忙站出来,喝道:“给我闭嘴!乱说什么呢!”

张翠芬又是被吓了一跳。

张磊她认识啊!之前她们家就是求着张磊办事来着。

张翠芬脸上的扭曲恨意硬生生转了个弯,变成了讨好谄媚,“不是不是,张队长,我不是说您啊。”

张磊板着脸道:“你就是说谁,也不能那么说。还有没有点素质了?”

张翠芬顿时很难以置信的看着张磊。

什么情况?

现在张磊是在替宁然那个坏东西说话吗?

张磊本人却是紧张极了。

妈啊,这种情况,他要是没有护好这祖宗,回去刘局不得扒了他的皮?!

张磊不断祈祷,希望张翠芬能有点脑子,别再乱说什么叫他难做了。

宁然没在意,只是看了眼正中央的堂屋,问:“你娘是在正屋吗?我要见她。”

这话令张磊和张翠芬同时一愣,万万没想到宁然来张家竟然是找张家老太太。

张翠芬回过神,立即上前,不客气的说:“关你什么事?”

随即又狐疑的看着宁然问:“我兄弟呢?他跟我嫂子不是去找你了吗?为什么你来了,他们没回来?还有……你怎么跟张队长一起?”

其实最后一个问题,才是张翠芬最关心的。

张磊心里一个咯噔。

坏了,张大国和钱红还去找过宁然?难道这祖宗就是因此才来找张家麻烦?

www.huanyuanshenqi.com

宁然淡淡的看着张翠芬,轻描淡写道:“他们被我揍了一顿。现在,估计在医院。”

张磊:“……??”

张翠芬:“……!!!”

张翠芬反应过来就尖叫一声:“你打了我兄弟?宁然,你找死是不是?你怎么敢打我兄弟!”

张磊听得太阳穴突突直跳,连忙喝道:“说了给我闭嘴!”

他在宁然面前,连老子的自称都不敢用。

张翠芬难以理解的看着张磊,“张队,这明显是她……”

话未落,堂屋里突然传来一道尖细的声音。

“翠芬,别说了。”

三人听见声音,齐齐看了过去。

就见堂屋高高的门槛那儿,门边站着个精瘦的老太太。

她半边身子掩在阴影里。

但宁然依然能很清楚的看见张家老太太黢黑干巴巴的面庞,颧骨隆起很高,凸起的很突兀,两片薄薄的嘴唇被牙齿撑起来,高高的翘着,以至总是能露着森森的白牙。

连那一双浑浊的眼珠子,瞧着似乎也精明的很。

被张家老太太盯着时,总有种正被老太太算计着的感觉,令人背后发凉。

张翠芬从心里畏惧老太太,见她出来了,缩了缩脖子就跑过去,不满的说道:“娘,您是不知道宁然有多嚣张,她竟然敢打我哥和我嫂子呢!”

张家老太太没看张翠芬,那双眼珠子依然望着宁然。

哪怕是张磊,总觉得张家老太太的目光有点渗人。

他以手掩面干咳几声,道:“话也不能那样说,想必宁小姐也是事出有因,不是故意的。”

“饿就是故意的。”

话音刚落,宁然就拆了张磊的太,面无表情道:“纯属看他们欠揍。”

张磊:“???”

张家老太太的目光阴冷了些。

突然冷笑一声:“有事说是吧?那就进来说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