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仙侠小说 > 一剑朝天 > 第八百零五章 登门全文阅读

第八百零五章 登门

楚天阙有点想不明白吕安为什么这么自信?

他如此迅速的来这里沟通,就是为了可以分担吕安的压力。

如果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,那么作为副城主的楚天痕必然不会放任事情的发生下去。

如此一来,他们会面必然也就会加速结束了。

想来短时间肯定不会让吕安损失点什么?真正做到只是一个见面而已。

但是吕安现在如此自信,又让楚天阙有种热脸贴冷屁股的感觉,委实有点不怎么舒服!

“所以你确定了吗?真的不需要我们插手?”楚天阙还是问了一句。

吕安依然还是之前的说法,“你们想要插手,那是你们的事情,是否都可以,如果你们觉得有必要,那你们可以这么做,顺便还能做一下你们想做的事情,削弱一下他们的实力,例如在杀个谁!如果能找到机会去动一下赵日月那就更好了。”

楚天阙默默的点了点头,看得出吕安还是有自信的,只是他不知道这个自信从何而来?

既然已经言尽如此了!那么楚天阙也就没有继续纠缠下去了。

随即便是准备告辞,不过他也是明确告诉了吕安,明天他们会有行动,不管是否有帮助,他们会有行动。

吕安都已经说明了这个情况,那他自然不会拒绝这个事情,全当不知道这个事情。

等到楚天阙走后,苏沐很是不理解的看着吕安,问道:“为何不答应他们的帮助?”

www.huanyuanshenqi.com

“不是不答应,而是不能答应他们,在所有的一切都还没有定性的时候,我们先欠对方一个人情,那我们接下来做任何事情都要受制于他们了。”吕安也是有点担心的说道。

苏沐仍是不明白这其中的缘由。

吕安笑着说道:“你不理解很正常,你想想看,即便洛神当真这里厉害能牵制楚天痕,但是他们能牵制几次呢?我们和楚天痕见面你觉得会就见几次?这次见面就不见了吗?必然不会,所以第一次见面不需要弄得如此的大动干戈,除非楚天痕硬来,那么我们自然不需要与之客气,奋力一闹便是。”

苏沐听了感觉很有道理,默默的点了点头。

“你我牙月,外加洪燃,四人的实力在洛水好好闹腾一下,我觉得应该不是什么问题吧?我就不相信他们有这么多高手,能将我们一次性全部抹杀,如果是这样,那就当我没说!”吕安笑嘻嘻的说道。

苏沐也是笑了起来,“也是,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们的确是自投罗网,没有什么可以赢得可能,不过既然来都来了,那么自然不会认输。”

“就是,既然是这么想的,那么我们就该好好面对,我们想做的事情可是一个都还没做的,犯不着如此大动干戈,同时也要和洛神这些人暂时保持距离,他们想要的东西可是要比我们大的多,如果我们一直跟着他们的步子,到头来我们只会成为他们的刀。”吕安认真的评价道。

对于洛神的关系,吕安早就已经看透了。

虽然是合作,但是也不能陷的太深,因为对方和他的想法并不是一致的,这就是最大区别。

吕安想要的是借助对方,并不是成为对方突破楚家的尖刀。

所以吕安没有这么迫切的想和对方合作,他需要的是时间和机会,同样还要看看楚天痕的态度到底是什么?

至于后续能否进入祖坟,迁坟,改族谱的事情都是后话,一点都不着急!

苏沐很认真的点头,“嗯,那明天见到他,我们想要做的事情也要说出来吗?”

“那是自然,这是我们的诉求,怎么要说出来,我们有我们的诉求,他肯定也有他的想法,而且他的想法不早就已经告诉我们了吗?”吕安说着便是拍了拍面前的这几把剑。

苏沐笑着点了点头,“也是,既然如此,大家都说出来,看谁能满足谁?”

吕安哈哈一笑,“没错,明天之后才是好戏开始的时候!”

......

翌日。

整个洛水城好像都陷入了一个极为奇怪的氛围。

往日繁盛的大街此刻依然繁盛,来来往往的人众多,但是这些人的表情都是感觉有点奇怪,就好像他们一直都在等着什么发生一样,异常的诡异。

这种情况也是让洛水城整个城都陷入了人人自危的境地。

今天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街上的地摊一个都没有摆出来,就好像所有人都是说好了一样,这让洛水直接少了一道风景线。

如此奇怪的现象都在预示着今日可能要发生什么大事情了。

宗师级别的人自然知道这个大事情是什么。

他们也是都用一种极其好气的目光注视着某个地方。

别说近距离看了,连靠近都不太敢,因为楚天痕的名头他们可不敢忽视。

另外一个也是类似,他们对于吕安依然还停留在吕安大闹中州,以及斩杀九境宗师的时期,对于吕安的近况几乎都是不知晓。

这也是他们不敢靠近的原因之一,九境宗师这个字眼摆在那里就已经让所有人都敬畏了。

那么他们自然不敢如此无礼的凑近而看热闹,只敢远远的守在外面,探听着最有可能传来的消息。

楚天河早早的就已经来到了吕安这边,嘿嘿傻笑个不停。

吕安则是在一旁安心喝茶,并没有楚天河的意思。

苏沐则是不停的再用梳子梳头,双目无神的在那里发着呆。

至于那五柄剑吕安也是让它们回到了它们原本的地方,剑匣安静的摆放在了一旁。

楚天河不时的看一眼吕安的剑匣,不时的又看一眼吕安,最后又将目光放在了苏沐身上。

眼神不停的在三者之间来回转换,感觉他异常的紧张。

苏沐的眉头不时的抖动,看得出她的心情很复杂,至少现在是如此,一直都在用梳头的方式缓解自己复杂的心情。

而吕安则是一脸的平静,不停的喝茶倒茶,让人看不透其中的所以然。

楚小五端了一壶茶给吕安换了一壶,顺便也给楚天河倒了一杯。

楚天河很是忧愁的催促了一声,“都什么时候了!还给我倒茶?”

楚小五顿时就慌了一下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楚天河很是烦躁的让他出去,别在这里打扰他。

楚小五一走,楚天河便是嘿嘿傻笑了起来,“你看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出发?现在已经过了饭点了,放心!我已经说服我大哥了,跟你们吃饭这个念头已经取消了!”

苏沐眉头一紧,没有半点回应,吕安则是依然在那里喝茶,微微轻笑一下,看了一眼楚天河,随即便是反问道:“之后又被他收拾了?”

楚天河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胸口,然后便是笑着点了点头,“不算什么,大哥的气息太强,一不小心被震到了而已,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“都已经过去一晚上了,内伤都还没有消下去,你还帮他说话?我觉得你已经够可以了!”吕安夸了一句,说完便是起

身,同时将剑匣绑在了背上。

这个举动直接让楚天河兴奋了起来,也是跟着吕安站了起来,“准备走了吗?”

吕安没有回答,而是看向了一旁的苏沐,“准备的怎么样了?”

苏沐转头看向了吕安,眼神突然变得坚定了起来,默默的点头,“嗯!走吧!”

“准备出发吧。”吕安轻声说道。

楚天河立马将两人迎了出去,之后便是在前方引路。

河边小筑距离楚天痕的别院距离并没有太远,而且两者都是在洛水城的正中心,这个附近居住的几乎都是洛水城中的大人物。

从两人离开小筑的那一刻开始,这个消息便是被人关注了起来,几乎一瞬间便是传遍了整个洛水城。

说到底,这个消息也是楚天河自己传出去的,他往外传,那么外面的人自然也得传出去,这一来二去,中间自然会有很多的变故。

因为吕安并没有感受到附近有任何的窥视,说明这段路已经被清场了,足以体现对于两人的看重。

只不过具体是楚天河的看重还是楚天痕的看重,那就不得而知了。

站在天痕府的大门口,吕安和苏沐都停了下来。

漆黑而又厚重的大门让两人都是感到了一丝极其沉重的感觉。

楚天河连忙催促了一句,“怎么了?为什么不走了?有什么不对吗?”

“这里一直都是这么阴暗吗?”吕安随口问了一句。

苏沐摇了摇头,“不,这里曾经很明媚!”

楚天河也是连连点头,“没错,这个地方以前还是很好的,只不过后来发生某个事情之后,天痕府的人便是少了很多很多,这个府邸也就莫名其妙的变得阴暗了起来,可能就是因为人气不够旺盛的原因吧?”

吕安抬头看了一眼高空的云层,极其的厚重,明明另外一侧是阳光明媚的烈阳天。

如此鲜明的对比让吕安的眉头皱的异常严肃,这可不是一个好的现象。

与此同时吕安并没有感受到魔气的存在。

恰恰没有魔气的存在让吕安感到更加的惊愕!

什么东西能引起如此这般的异象?

就在这个时候,大门突然缓缓打开。

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走了出来,对着吕安苏沐躬身行礼。

“小姐,少爷,里面请,大人已经等你们很久了!”

对于这个老人,苏沐并没有半点印象,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个人一样。

与此同时,楚天河也是连忙催促了起来,“快走吧,等的已经够久了。”

吕安率先踏了上来。

苏沐也是跟着吕安一起走了上去,重新回到了阔别二十多年的地方。

曾经发生过的事情犹如画面一般不停的在她眼前一一闪过。

人,物,全都都在她的眼前掠过。

只不过某些事情已经太过久远了,脑海中只剩下了最后的那几幕。

本来那一日天色很明媚,之后便是突然阴沉了下来,那种突然降温的感觉让她记忆深刻。

而那时候还在努力学习练字的她,突然被她的老师强行抱起,在母亲的竭力催促下,她和她的老师便是离开了这个地方,身后发生的一切事情她都不敢去回忆。

母亲唯一给她留下的遗物便是这个梳子。

苏沐不由自主的紧握了手中的梳子,抬头的那一刻,她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