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都市小说 > 麻衣相师 > 第1912章 门内异人全文阅读

第1912章 门内异人

可我看不明白,它们比划的那个,到底是什么。

杜蘅芷却看出来了,皱起了眉头,拉过了我的手,在手心写了三个字:“大——莲花?”

杜蘅芷对灵物打交道打的多,比我有经验,这么艰涩的表达都能解读出来。

不愧是名门之后。

可这一瞬,我胳膊一沉,程狗一只手抓住了我,看意思要不是在水里,他就叫唤出来了。

这把我吓一跳,出啥事儿了跟个丧尸出笼似得?

闹半天白藿香不知道看什么呢,走神把个针给扎错地方了。

她连忙就把脸别过去了,拽回了程星河,凶狠的给他扎了几针,意思是男子汉大丈夫,这么点疼都忍不了?

程星河一脸无辜,眼神在说“我他娘到底做错了什么?”

活像《飞越疯人院》的男主角和护士长。

不过,白藿香素来下手有准,她第一次出现纰漏,刚才到底走什么神呢,但她一抬头也跟着瞪了我一眼。

杜蘅芷就把我拉回去了,指着那些小水生。

小水生们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齐刷刷的跪下去了,表情很焦急,杜蘅芷就帮我翻译,说这些小水生的意思,是请我赶紧离开,别为了里面的东西,枉送了性命,这地方不是人能来的,大莲花也不是人能打败的。

我跟它们点头道谢,我们也知道这地方暗藏杀机,可这地方,非来不可,那个什么大莲花,如果阻挡在琼星阁前面,也只好会一会了。

小水生们互相看了一眼,就好像眼睁睁的看着我们送死一样,急的快哭了。

越过那些小水生,我们就进到了甬路之中。

杜蘅芷往里仔细看了看,就跟我比划了起来,意思是说,这地方的灵物长的都这么怪,除了吃了大量人之外,是不是还有其他原因?

是啊,俗话说老魅成精,能积累成形的灵物,大多是日积月累,活的时间长,都见多识广极为狡猾。

可刚才接触到的那些怪物,虽然灵气很足,可没有跟灵气相匹配的心智,有点德不配位的感觉。

她跟我是想到了一处去了——如果不是吃了大量的人,那就一个可能,吃过有巨大灵气的人,甚至是——仙一级的,才能这么野蛮生长。

难道,有很厉害的级别,折在这里了?

一个,甚至是多个……

她跟小水生比划了起来,问这些残渣是从哪里来的?

小水生门也认定了杜蘅芷能明白它们的话,立刻跟杜蘅芷比划,看明白了之后,杜蘅芷也皱起了眉头,看向了我,在我手心里写道:“它们说,之前有来过的,全被所谓的大莲花给弄的粉身碎骨。”

什么大莲花这么牛逼?

杜蘅芷用手心写字告诉我,好像这个大莲花非人非妖,其利断金,而且,残忍凶暴。

白藿香在一边看着我和杜蘅芷手拉手说起了悄悄话,表情有点不自然,把脸转过了一边,有些无所适从似得,程星河刚扎完针,立马就撅着屁股找金沙,正撞到了她身上,她抬手一把针,程星河身体一旋,全部闪过,比划白藿香窝里横。

这句话似乎正戳到了白藿香的软肋,一把针又飞出去,倒是一些附近小水生无辜受难,吓的跟群鸟出林一样逃开。

我也跟那些小水生比划——这地方既然危险,你们也赶紧离开吧。

别让我们给连累了。

可小水生们你看我,我看你,倒是挺倔强的,一咬牙,也宁死不屈的跟进来了。

也是看在了麒麟玄武令的面子上,拿我当成主人了。

杜蘅芷就拉了我一下,意思是咱们在这个地方人生地不熟,能有向导就帮大忙了。

www.mimiread.com

也是——那遇上了什么“大莲花”,我得保护好了它们。

这个甬路细长细长的,虽然方砖整齐,雕花精致,却十分压抑,让我想起来了一个地方——墓道。

我有种感觉,这方砖后头,似乎隐藏着什么活物。

前面又是一道门,上头挂着两个巨大的门环,也是两个龙头衔着的造型——在水里泡了这么长时间,竟然也没长锈,不知道什么神奇金属。

我一只手搭在了那个龙口衔环上,刚要扣,忽然手底下一颤,就觉出来了、

里头有人!

果然,下一秒,那个门就打开了了一条缝,我刚想看清楚开门的是谁,门里猛然出现了一股子吸力,我们几个连人带水,全部被冲进去了。

一抬头,就发现我们到了一个很古怪的地方。

这地方极为宽阔,可给人一种感觉,像是个蚁穴一样,四下里,都是洞。

好几个身影正站在了我们面前,好奇的看着我们。

一抬头,我就愣住了一下。

面前的,是个模样非常阴柔漂亮的青年,甚至能跟哑巴兰相提并论,不过他的头上,长出了两个巨大的角,枝杈纵横的展开,跟精致颀长的身材极不匹配,倒是有些像是向日葵,头重脚轻。

青年旁边是个姑娘,上半身曼妙窈窕,大喇喇的展示着雪白肌肤,可下半身——赫然像是个蚯蚓,尾巴尖儿还不安分的打着卷,正往程星河鼻子口探呢:“死了没有?”

能清楚的说话——这地方,没水。

青年盯着我,傲然晃荡着自己的那对角:“你是谁介绍来的?”

越过这两个怪人,后面熙熙攘攘,竟然全是这种怪东西。

人不人,灵不灵,倒是有些像是上次大闹摆渡门的半毛子。

也怪了,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这不是琼星阁吗?怎么——感觉跟个灵物市场一样?

横不能,是我们又找错了?

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那个蚯蚓尾巴姑娘对着程星河露出了个很狰狞的表情:“这个东西,眼看活不了多长时间了——一会儿就不新鲜了,我先吃了吧?”

我又是一愣,什么叫活不了多长时间了?

下一瞬,那姑娘伏下身,对程星河就做出了一个类似接吻的动作——可针管一样的东西从嘴边探出来,赫然是对着程星河的鼻孔,跟之前那个大蜈蚣一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