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女生小说 > (网王)淡淡的味道 > 18、Chapter 18全文阅读

18、Chapter 18

【夏夏,怎么受伤了也不告诉外公?如果不是小珞打电话给我,你是想瞒住外公一辈子吗?】德川一明严厉地说道。

把电话拿离自己的耳朵远一点,以免耳朵失聪,珂夏笑道:“外公,我没事,只是皮外伤而已。”

【还说没事!小珞说你进医院了!】

“是珞珞夸张了,以防万一才去医院检查一下,几天就好了。”瞥了一眼正襟危坐的璎珞一眼。

【不行!不能再把你留在神奈川,明天你就给我回来!只是离开外公两个星期就受了两次伤,外公不放心!】

“外公,我会回去的,但不是现在。”千草的事,她不能不管。

【怎么了,他们不能让你留下。】

“外公,我的家只有北海道那个家。”珂夏温柔地笑道。

【德川家的大门随时为夏夏敞开,欢迎你回来。】德川一明温柔地说道。绫子,失去这个女儿,你们会后悔的!而他很幸运,遇到了夏夏,成为夏夏心中重要的存在!

“外公,谢谢你。”谢谢你一直以来无私的包容,谢谢你给予她没法取代的温暖亲情,真的谢谢你!

【想做就去做,可是下次再次受伤,就算绑,外公也会把你绑回北海道的!我相信小葵他们也很乐意助外公一臂之力!】德川一明威胁道。

“外公舍得绑我吗?”

【不听话就算不舍得,也要绑回来!把你绑在身边,外公才少操点心!】德川一明用鼻子哼哼地说道。

“呵呵!夏夏会听话的了,外公早点睡吧,晚安!”

【晚安,好好休息!伤口不要湿水了,还有要忌口,酸辣的东西不要吃。头还痛的话,就要去看医生,不要自己忍着不说,还有……】

就这样珂夏只是笑着静静地听着电话那端,老人唠唠叨叨的叮嘱,听了半个小时,老人才依依不舍地挂断。女孩没有一丝不耐烦,心里充满了暖意。

呵!这是她的外公,最疼爱她的外公!

“夏夏,对不起,我只是担心你,才会告诉外公的。”当时因为夏夏这么晚还没有回来,自己打电话给她,她说在医院,他才会打电话给外公。因为这里除了自己就没有人关心夏夏,所以他才第一个想到外公。

璎珞怯怯地看着珂夏,心里害怕她因此讨厌自己。

珂夏含笑地把他拥进怀里,说道:“我没有怪珞珞,我知道你关心我,所以不用害怕。”

夏夏永远都很轻易地看穿自己的想法,所以他才会这么喜欢她,呆在她的身边吧!

“为什么夏夏会受伤?”

“这是美女救英雄的印记哦。”珂夏戏谑道。

“咦?夏夏为了救人才受伤的!?”

“珞珞真是聪明。”宠溺地揉了揉他的头发。

“又是这样。夏夏每次都是顾着别人,不理自己。”璎珞不满地瞪着她。每一次都是这样,只会顾着别人,枉顾自己,每次受伤的都是她。上次救了那个女生,这次又为了救人。为什么夏夏就不能多想想自己呢!?

“要你担心,对不起,珞珞。”珂夏歉意道。

璎珞人小鬼大地摸了摸她的头,老成道:“记住下次不要了。”

珂夏哭笑不得地看着他。

到底谁才是长辈呢?

‘叩!叩!’

听到敲门声,两人相视一眼,奇怪在这个家还有人会找她,难道是上原?最后由璎珞去开门,毕竟珂夏是伤员嘛。

当璎珞见到来人,紫眸惊讶地瞪大双眼,诧异地问道:“哥哥怎么来了?”平时除了他,可没有人会来找夏夏的啊!今天哥哥找夏夏,有什么事吗?不会是想……

想到这里,璎珞立刻露出戒备地神情。他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夏夏,就算是他一直尊敬的哥哥。

看见漂亮的男孩防备的样子,柳生苦笑了一下。只是见见自家的妹妹,却被自家的弟弟像防贼般戒备着,他这个哥哥真是失败!同时,他心里也感到一阵苦涩。

珂夏,在这个家受到了怎样的对待,他却只能看着吗,难道真的不能改变什么吗?

璎珞疑惑地盯着出神的柳生,一时苦笑,一时迷茫,一时苦涩,一时又像下定了决心似的。

哥哥,怎么了,不会是病了吧!?

不!他们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,这是不可磨灭的事实!有心不怕迟,他一定可以让珂夏对他们敞开心扉,绽放真心的笑容!

想通了,柳生满面坚定地露出自信的笑容,揉了揉璎珞的头顶,笑道:“珞珞,以后我会做一个好哥哥。”

“咦?”璎珞不明所以地看着他。

难道真的病了?还病得不轻!?( ⊙ o ⊙)啊!

看见璎珞站在门口良久,珂夏问道:“珞珞,是上原叔叔吗?有什么事?”怎么站在门口那么久,也不请人进来?

闻言,璎珞转头答道:“不是!是……”

还没有等璎珞回答,柳生推门而进,当看到少女头上那刺眼的白色绷带,瞳仁紧缩了一下,心脏揪紧,急切地问道:“夏夏,你怎么受伤了?严重吗?”怎么一天不见,她又受伤了?

夏夏?听到这个称呼,珂夏轻挑一下眉,淡漠地看着少年,那俊秀的脸上关切的神色,怔愕了一下,随即温和却疏离地说道:“只是一些轻伤,让兄长大人担心,抱歉。”

闻言,柳生挫败地苦笑一下,随即打起精神,温柔地笑了笑,“有去看医生吗?头部受伤了,可大可小,有没有脑震荡?有想吐的感觉,或哪里不舒服吗?”

“看过医生了,说没有脑震荡,没有想吐,也没有不舒服。谢谢兄长大人的关心。”珂夏从容不迫地一一回答他的问题。

柳生一时不知要说什么,感觉到女孩散发拒人千里的气息,他知道欲速则不达,十几年的隔膜,不是一两句简单的关心话语就可以消除的,慢慢来吧!

“那夏夏好好休息,明天需要我帮你请假吗?”柳生提议道,紫眸期待地看着她。

珂夏不为所动,轻轻地摇了摇头,淡淡地说道:“不用麻烦兄长大人了,如果有需要,我会自己处理的。”

接二连三地被拒,肩一垮,柳生苦涩一笑,说道:“那我不打扰你了,夏夏好好休息吧。”说完就走出房间,看着紧闭的房门,心里堵得慌,也感到一阵无力。

突然,房内传出声音,他好奇地站在那里,实行以往都不会做,有违绅士行为的举动――偷听。

“夏夏,你说哥哥是不是真的关心你?”

“谁知道呢。”

“这样啊!对了,夏夏明天上学吗?”

“学生当然要上学。”

“可是夏夏受伤了啊。”

“小伤而已,不要紧。明天一起训练吧。”

“万岁!那……”

而两人都没有注意到房门外的温文儒雅的少年,静静地站在房门外,听着房内的欢快笑语,一扇门却隔绝了两个世界,窗外漆黑的夜空笼罩大地,没有一丝光亮。

“谁知道吗?”少年低声呢喃着。

突然漆黑夜空被一颗流星划破黑暗,带来了一丝光亮,见状,少年扬起自信地笑容,举步离开。

答案一早就在心中揭晓了,他已经知道答案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