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女生小说 > (网王)淡淡的味道 > 27、Chapter 27全文阅读

27、Chapter 27

得到藤原樱她们的认同,千草的笑容更加自信,她不再是那个畏首畏尾,宛如受气小媳妇模样的松岛千草。

因为现在她并不是独自一人,回首看向身后,她们在她的身边呢。

完成训练,和众人一起走向饭厅打算用餐的千草,看见远处那群各具特色的俊男美女,浑身一震,身体微微地颤抖。

走在她身边的紫葵很快就发觉她的异状,关切地问道:“松岛,你怎么了?不舒服吗?”怎么突然神情那么害怕,刚才不是好好的吗?

宛如惊弓之鸟般地猛然抬头,撞进那双略显担忧的眼神,心里一暖,她轻轻地摇了摇头,“没什么,我很好。”

“没事就好,夏夏可是叫我照顾你呢。”紫葵温热的手揉了揉那头柔顺的长发,温和道。这个女孩也甚得她们的喜欢,她们一向喜欢努力工作的孩子。

闻言,千草的嘴角荡漾一抹温柔的笑容。

呵呵!珂夏……

她要勇敢地面对,她不能再软弱下去,否则她一辈子都不能站在她们的身边。名古屋学姐说过,她们不接受弱者!

她也不会再做弱者,虽然会跌倒,但是她会抹干眼泪,再次爬起!

“德川学姐,我会努力追赶上你们的。”千草坚定地看向她。

一愕,随即笑道:“我们可不会停下脚步,等你的。”她的事,她也听过夏夏提过,不然夏夏怎么会叫她照看她一下呢。孰是孰非,她并不介意,她只相信自己所看,看人是用心看的。

“是!”她一定会追上,努力做到匹配站在她们的身边。

“你们说什么悄悄话呢,笑得这么开心,说出来大家开心一下嘛!”性格活泼开朗的藤真可奈子,不甘寂寞地凑近两人,问道。

两人相视一眼,笑得异常灿烂道:“秘密!”

“嘎?不要这样嘛!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说出来大家分享一下嘛!”八卦得不到满足,心里好像有几只小猫乱抓乱搔,痒痒的。

“都说是秘密,又怎么可以说出来呢。”紫葵失笑道。

“秘密闷在心里,憋着不好。就说嘛,说嘛!”在紫葵那里得不好,可奈子转移视线到千草那边,捉着她的手摇晃着,撒娇道:“松岛你这么好人,善解人意,就满足我这个要求嘛,就说嘛!说嘛!”

千草一时蒙了,想不到豪爽大气的藤真学姐居然为撒娇,一时她忘记了反应,只能呆呆地看着她。

看见千草傻呆呆的样子,众人顿时哄然大笑,笑得她头顶数个问号,一头雾水。

她们为什么笑得这么开心啊?

不远处传来清脆宛如银铃般的笑声,吸引了那群俊男美女的注意,他们都循声看去,看见昨天有过一面之缘的少女们,而自家立海大的女子篮球部也在此,秉着同校同学的友好,幸村领着众人往她们走去。

而当他们走近她们时,却看见那道纤细的身影,那道被他们视为禁忌的身影。

松岛千草

松岛千草本来是柳生真奈的朋友,因而他们认识了她。刚认识她的时候,她是一个内向文静的女孩,默默地跟在开朗热情的真奈身后,静静地看着他们玩闹。同样是柳生真奈的朋友,宫本芷晴,是一个温柔又活泼的女孩。三个性格不同的女孩成为了朋友,他们挺意外的。

可是,明明是朋友的她们,却因为一个情字,反目成仇。

一向内向又软弱的松岛千草居然因为柳生比吕士,把昔日的好友,推下了楼梯,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面。

从此松岛千草成为了立海大的耻辱,众矢之的,受到了四面八方的轻视,被全校孤立!

想不到文静内向的女孩,居然是一个欺骗所有人的奸诈小人!骄傲的他们从此把松岛千草列入他们的黑名单,成为他们的禁忌!

现在松岛千草为何出现在这里,是否有目的,目的是什么?

一瞬间,数个问号出现在他们的头顶。而单纯的人通常动作快于大脑,一道身影快速地奔到那道和众少女玩闹,笑得温婉的少女跟前,大声地质问。

“松岛千草,你出现在这里又想玩什么花样!?难道还想伤害宫本吗!?”红发的俊秀少年怒指着千草。

突然听到质问声,欢笑中的少女们都愕然地看着满面正义凛然的俊秀少年,红眸怒火朝天,瞪得大大的,手指非常不礼貌地指着别人。

顿时这个少年的印象在紫葵他们的心中大打折扣。这个人怎么一出现就指着别人怒骂,真是没礼貌!

而身为立海大的学生知道为何红发少年这么义愤填膺地怒指着松岛。可是认同了松岛之后,她们就确信松岛并非那种狡诈小人,看见自己认同的人被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地指责,她们都蹙紧了柳眉。

对于丸井这样的举动,鸢紫色头发的绝美少年并没有多加阻止,只是静静地看着,当看见那群少女有意无意地挡在松岛千草的面前,他扬起了好看的英眉,鸢紫色的美眸闪过若有所思的光芒。

看见他们那厌恶轻视的眼神,千草畏缩地往后退了一步。当撞进那双得意的棕眸时,那眼神像刀子般,切割着她的心,昔日好友却这样陷她于不义,就只因为自己和她心仪的男生去买礼物。无论她如何解释,她也认定了自己的罪,说自己和柳生学长有染。

为何不相信自己?为什么要陷害她,把她置于众人唾骂的境地,她们不是无话不谈的好友吗?为什么她们的关系变成这样?

第一次见面,那个笑得温柔友好的小小女孩,说和她做朋友,那个笑容,她不会忘记。只因她是第一个说做自己朋友的人!

那个拉着自己东奔西跑,到处玩闹,说要永远保护自己,坚定地站在她的身前,展开瘦弱的双臂,保护软弱的自己的小小女孩。

那个拉着自己认识真奈,融入那群出色的男生的女孩。

那个羞涩地告诉自己,喜欢那个温文儒雅的俊美少年,和她分享她的喜怒哀乐,倾诉自己对少年的爱慕,从一个爱玩爱闹的野丫头,渐渐努力做到匹配少年的淑女的女孩。

推荐下,【 \咪\咪\阅读\app \www.mimiread.com\ 】真心不错,值得书友都装个,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!

已经不在了……

那双曾经温柔看着她,仿佛会说话的眼睛,布满了阴霾,那天是那么阴冷地看着她。那温柔的笑容,是那么地恐怖骇人。

倒下楼梯的时候,对她露出得逞、志在必得的森冷笑容。在那一刻,她觉得很冷,那种寒冷渗入了骨髓。她突然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认识过她,那个可爱温柔的女孩仿佛只是幻象,只是自己的一场梦,究竟哪是真,哪是假?

被立海大所有人孤立,也及不上被最好的好朋友背叛,那种痛令她呼吸困难,痛切心扉。她想要问她,为什么要这样做!?为什么不相信自己和柳生学长没关系?为什么要背叛她?

最想问的是,她有没有把自己当做朋友?

而那群出色的少年却把她看成毒蛇,接近不得,而那双棕眸露出得意、邪恶的情绪,她突然不想再追究了,因为她很累,真的很累!累得连质问的话,也说不出。

突然那森冷的笑容被温和淡淡的笑容取代,那双温润的绿眸温柔鼓励地看着自己,仿佛告诉她,无论多大的困难,也不用害怕,因为她一直都会在她的身边。呵,她们是朋友!而作为那个淡雅少女的朋友,她怎么可以软弱呢!刚刚她才答应德川学姐,她会追上她们,不会拖慢她们的脚步!

想到这里,千草鼓起勇气,坚定地踏出了第一步,眼神坚毅地看着满面怒容的红发少年,声音略显颤抖,却坚定道:“丸井学长,我没有要害芷晴的想法,我只是来参加篮球集训而已。”

偏见已经形成,难以在一时半刻让他们放下成见,丸井仍然不改愤怒,嗤之以鼻道:“哼!你以为这样说,我就会相信你吗?我们可是亲眼看着你推宫本下楼的,还敢狡辩!哼!鬼才相信你这个满口谎言的骗子!”

少女小小的改变,并没有逃过精明人的眼睛,少女们都欣慰她的改变,而少年们却差异她的变化。

她真的是松岛千草吗?

“丸井学长不相信我,我也无话可说,不过我说的话每一句话都是真的。我从来没有想要伤害芷晴的念头。”千草定睛地看着他们。无论他们相信与否,都与她无关。当初和他们接触是因为真奈和芷晴的关系,和其他人接触并不多,只除了那个高大黝黑的身影。

可是他也是讨厌、不相信自己的吧。

“明明是你推宫本下楼,敢做不敢认,卑鄙小人!”丸井怒骂道。

“丸井学长,你不要再这样责怪千草了,她不是有意的,你不要怪千草了!”宫本走到他的身边,怯怯地看了千草一眼,快速地移开,畏缩地后退一步,躲在丸井的身后。

这一举动让丸井以为千草在威胁她这样说,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肩膀,温言安慰道:“宫本,你不用怕,有我在,她伤害不到你的!”可恶!还说自己没有伤害宫本,现在还用眼神威胁宫本,说言不由衷的话,实在太可恶了!

“丸井学长……”感激地看了他一眼,随即又胆怯地看了看千草那边,说道:“不是的!千草不会伤害我的!丸井学长,你不要再说了。”

“是她威胁你,才这样说的!放心,她伤不了你!”

“没错!芷晴,有我们在呢!这个恶毒的女人近不了身,不用怕她!”柳生真奈附和丸井的话,来到宫本的身边,然后转身怒瞪着千草,骂道:“松岛千草,我警告你,你别想再次伤害芷晴!”

“我真的没有推芷晴下楼梯。”千草哀伤地说道。

“不是你推的,难道是芷晴自己跌下去的吗?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,敢做不敢认,只会装柔弱的样子欺骗大家!我真是认识错你了!为了哥哥故意接近我,卑鄙小人!”

“真奈,不是的!我真的没有这个意思!我真的把你当朋友的……”

真奈厌恶地看着她,嗤笑道:“把我当朋友!?我才不稀罕!还有你不配叫我的名字!”

心很痛,悲哀渐渐入心,她痛得不想再辩解什么,无论她说什么,他们都听不进去,说得再多,都只是徒劳。

罪,已定;成见,根深;想要根除,实属难事。

“真奈,再这样说下去就有失你身为淑女的身份了。”紫葵上前一步,挡在少女的跟前,挡住那些厌恶的眼神,让她免受那些难堪悲痛之苦。

千草身后的众人早已按耐不住,纷纷站在她的面前,一同抵抗外敌。

开玩笑!千草早已被纳入她们的翼下,怎么可以任由他人欺负呢?她们可不是眼瞎的,那个棕发少女那一抹一闪而过的得意诡异的光芒。

看着眼前那一道道纤细的背影,刚才的心痛渐渐地平息,只剩下暖暖的喜悦。

双手抱胸,不屑地看着自己这个所谓的堂姐,“紫葵堂姐,我只是好心提醒你们,不要被这个骗子骗了,堂姐不要不识好人心。”

柳眉一拧,紫葵蹙眉地看着自己被家里宠得任性的堂妹,冷然地说道:“我与何人交友,好像轮不到真奈操心呢。”

“德川紫葵,你……”

“奈奈,不能这样对长辈说话。”柳生轻然责备道,然后对紫葵歉意道:“堂姐,奈奈还小,只是口直心快,不要责怪她。”

“哥哥,我说的明明是实话!”真奈不依地嘟起嘴,不满自家哥哥不帮自己。

“奈奈!”

“哼!”

紫葵冷笑一声,讽刺道:“堂妹真是年轻啊,还处于童言无忌的年纪。”真是幼稚得白痴!

闻言,柳生皱起英眉。

“德川紫葵,你说的是什么意思!?”真奈杏眼怒瞪着她。

紫葵凉凉地说道:“字面上的意思。”

“什么!?你这个是非不分的女人!白痴!蠢材……”

‘啪!啪!啪!’

清脆的拍掌声,截断了真奈的话,众人循声望去,只见绝美少女和黑发少女缓步而来。

“真是一场好戏啊,对吧,夏夏?”绝美少女笑得倾城,可笑意不达眼里。

“的确不错呢。”黑发少女淡然地笑道,绿眸的寒光一闪而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