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女生小说 > (网王)淡淡的味道 > 30、Chapter 30全文阅读

30、Chapter 30

漆黑的夜空无星无月,没有一丝光亮,万家灯火的光亮宛如星光,就像为了这个黑夜点缀点点繁星。

宿舍亮起灯光,而训练场地本是漆黑一片,只见一丝光亮从篮球馆那边溢出,一道黑影在球场上穿梭,拍击声有节奏地响起。

在众人都回宿舍休息,是谁这么晚,还在馆内努力练习呢?

让我们把镜头拉近一点,随着荧幕的画面越来越清晰,只见身穿运动服的黑发少女运着球插花,带球过人,运球上篮。

三个字,帅呆了!

哇!哇!原来是我们的女主在练习,夏夏果然勤奋啊!咦?有人接近这里,摄影组们,我们闪!

带着众人躲在暗处,摄影镜头立刻对准那道黑影,纤瘦的身影谨慎地视察了四周,看不见任何人影,立刻闪进篮球馆。

某世扬起阴测测的笑容。实在是太天真了,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!你真以为天知地知你知她知。那就大错特错了!还有千千万万的读者知!

读者一拳抽飞某世,怒吼:拢颐腔旎厝ヂ胱郑

摄影组继续待命,某世流下两行瀑布泪,乖乖地码字去了。

话说回来,那道黑影闪进篮球馆,看见黑发少女并没有如自己想象一般烦躁不安,而是悠闲自得地练习,一愕,随即觉得恼怒。

“想不到柳生桑这么勤快,看不出柳生桑喜欢篮球这么热血的运动呢!我还以为你喜欢躲在房间里,看书呢。”宫本讥讽地笑道。

黑发少女并没有因为来人的到来而停下手上的动作,扶球,扬手,手腕一转,篮球沿着抛物线,‘咻’地一声,球进了。

被这样的无视,娇颜一阵青,一阵白,她笑得讽刺道:“柳生桑难道沉默寡言到,连教养都没有了吗?”

闻言,黑发少女运球的动作倏地停止,绿眸凌厉地看着她,冷声道:“轮不到你来教训我!”

“你……哼!你一个不受宠,连下人都看不起的小二小姐,又凭什么说查明真相?什么真相?哼!有人会信吗?”娇美温柔的容颜,布满狰狞,异常骇人。

居然在众人面前说要查清真相,不是摆明说自己陷害松岛千草吗?这个女人今天说了那番话,像幸村学长那些精明的人一定有所怀疑了,再让这个女人这样胡作非为,事迹迟早败露。她这么辛苦努力才在他们心中树立温柔娴淑的形象,一定不能被人破坏,她有能力蒙骗那群出色的少年,也有能力对付这个不足威胁的柳生家二小姐。

哼!一个小小的小二小姐,谁会相信,又有什么作为,哼!和她斗,她还不够资格!今天她就要她知道,别多管闲事!

“真相自在人心,你以为自己可以一手遮天?”看来鱼儿上钩了呢!

“什么自在人心?说得好听,没有任何证据,你又凭什么相信松岛千草?就凭她的一席话?”

“我相信千草,需要理由吗?”

“呵!真是感动啊,好一对友谊情深的傻瓜。我想千草一定就是因为你一句相信她,就对你死心塌地了吧。哈哈!那个傻瓜就是这么容易相信人,当初就是因为我对她说,做朋友,她就不离不弃地跟着我,真是白痴!”

“你和千草不是朋友吗?为什么这样陷害她?”

闻言,宫本的脸变得骇人恐怖,阴狠狠地说道:“朋友!?她从来就没有把我当作朋友!我和她无话不谈,她却背叛我!居然背着我,勾引柳生学长,她活该!”

“就因为这样,一个男人也比不上你们多年的情谊吗?”

“是她不仁在先,别怪我不义!如果她不是和我抢柳生学长,我也不会这样对她,都是她不好!”

“可你有没有想过,千草喜欢的并不是柳生比吕士。”就是因为一个男人,毁了这么多的友情,值得吗?更何况千草喜欢的人根本就不是柳生比吕士!

宫本嗤之以鼻,不屑道:“哼!你当然为那个贱人说好话,你以为我单凭你一句话就相信你吗?别妄想了!”如果她不是喜欢柳生学长,又为什么和柳生学长瞒着自己去约会,她根本就是一个虚伪的贱人!

“你不信,我也无话可说。可是你已经令千草陷于被所有人唾骂,家人厌恶的境地,为什么每次见到她就假惺惺地说不是她的错,将她推入更深的深渊?”每次在众人面前说不怪千草,可实际将千草推入万劫不复的境地,虚伪之人究竟是谁呢?

“我就是要全世界都讨厌她,唾弃她!我要她永远也笑不出来,被所有人遗忘!好不容易我做到了,你却走出来多管闲事!柳生珂夏,你以为自己很厉害,可以找出真相吗?别傻了!没权没势的你,是不可能做到的!今天我是来警告你,别以为可以推翻一切,拯救松岛千草!我可以将松岛千草弄到如斯田地,我亦可以让你尝试一下被所有人唾弃,感受一下你好朋友的感受……”

看见珂夏脸色微变,宫本略微惊讶地轻捂住樱唇,佯装抱歉道:“哎呀!我怎么忘了,你早就被人讨厌了,还是自己的亲人呢!真奈告诉我,家里多了一个人,真是不习惯!这么阴沉的性格,怪不得柳生叔叔把你丢在北海道十几年了,任谁也不会喜欢。”

“你真可怜。”珂夏淡漠地看着眼前这个得意洋洋的女孩。以为自己得到了所有,最后往往是一无所有,这样的人真是可怜,同样可恨!因为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!

宛如被捉住痛脚的野猫,张牙舞爪,宫本狰狞森冷道:“胡说!可怜的是松岛千草和你这个不受宠的二小姐,不是我!警告你,不要再管闲事,否则我不会客气的!”

语毕,她阴狠地瞪了珂夏一眼,然后拂袖而去。独留黑发少女看着她的背影,轻轻地摇头。

执迷不悟的人,到最后只会自取灭亡!

一阵清悦的铃声在这个寂静的篮球馆里响起,珂夏温和一笑,来到休息席,从背包里拿出精致小巧的柠檬绿的手机,按下接听键。

【怎样?可以让那只恶羊,迷途知返吗?】

好听的声音,从手机那边传来,珂夏轻笑道:“恶羊已入魔,不知正途。而且恋歌不是都听见了吗,更何况我并没有成为知心姐姐的念头。”

【哎呀呀,那个人已经病入膏方,无药可救了,就算天使也很难感化啊!】陷害好友,知错不改,嫁祸他人,啧!啧!小小年纪就这么有心计,以后还得了吗?

“反正我们都对这个天使都没兴趣,事情都好了吗?”

【夏夏拜托的,当然办妥了,难道夏夏还不放心我吗?】恋歌嗔怪地说道。

“恋歌的办事能力,我怎么会怀疑呢。”珂夏轻笑道。

【那夏夏打算怎样?】

“这始终是千草和她之间的恩怨,还是交给千草处理吧。”

【夏夏是想让松岛彻底斩断乱麻,无后顾之忧。】

“知我者莫若恋歌也,她是时候学会长大,太过依赖的话,她永远只会是我们身边的附属品。”

【这样她会很痛的哦。】

“不下刀去除坏肉,只会发炎引病。虽然痛入骨髓,但是去除顽疾,这样不是最佳的良药吗?”珂夏温和一笑。

【的确,长痛不如短痛,这样也许对松岛最好的。】

“嗯,今天谢谢恋歌了。”

【我和夏夏是最合拍的,最佳拍档哦!哈~!睡觉是美容的最佳秘方,不打扰夏夏招呼美少年啦。】

“什么美少年?”珂夏不解地问道。

【你转个身就见到了,晚安啦,夏夏。】话落就挂了电话,悄然离开篮球馆,回去睡美容觉去也!

无语地收起手机,心存疑虑。恋歌说的美少年是谁啊?

珂夏依恋歌的话,转身,看见栗发的冷峻少年,挺拔地站在篮球馆门口,清冷地看着自己。

呵!原来美少年就是说手v,的确!精致的俊脸,漂亮的凤眼被金丝眼镜挡住也挡不了那犀利的目光,薄唇性感,修长挺拔的身子,完美黄金的倒三角架子,穿得只是悠闲的运动服,也是那么地好看,不愧美少年之称。

手v走到珂夏的跟前,问道:“这么晚了,你怎么还在这里?”

“那手v君呢,又为什么这么晚还在外徘徊?”珂夏不答反问。

“刚刚完成训练,看见这边有灯光就过来看看。”手v凝视着黑发少女,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。

“我也是刚刚完成训练,刚想回宿舍。”边收拾东西,边回答道。

“啊,我送你回去。”

柳眉一挑,珂夏轻轻一笑,“好。”

本是无星无月的夜空,不知何时一轮弯月高挂,散发柔和的光芒,为大地带来丝丝的光亮,同时为了一对并肩的少年少女,照亮了道路。

冷峻少年几次低头看向淡然的少女,脑海里不断回放刚才两个女孩的对话。那个女孩说的是真的吗?她真的……

黑发少女好笑地抬头,笑问道:“手v君有事要和我说吗?”几次看见他看着自己,想要说又顾忌什么似的,再不开口问,他会不会想一路这样偷瞄自己,嗯!有可能呢!

脸色一红,手v尴尬地咳嗽一声,点了点头。既然她都这样说,他客气就矫情了。

“刚才那个女孩说的是真?”

“手v指的是哪件事呢?”刚才她们说的可不只一件事。

“柳生家真的这样对你吗?”以前不管闲事的自己,不知为何今天听到女孩不受家人待见,自小就被丢到北海道,心宛如被揪紧一样,有点痛。

闻言,一愕,她以为他问的是千草的事,想不到却是自己的事,想起柳生家的人,珂夏淡漠道:“他们怎样对我,都无所谓。”她早已决定离开,无人可以阻挡她的步伐。

诧异地瞪大金眸,心脏随着她的话而鼓动,更为她的话而心疼。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关注这个女孩,她的一举一动都影响自己,为什么会这样呢?

说这句‘无所谓’的话,她究竟经受了怎样的痛苦,才做到这样淡然,至亲这样对自己,心里一定很难受吧,却把这份痛苦深埋心处。

她其实很渴望亲情的吧……

金眸的清冷被怜惜融化,温柔似水,白皙修长的手缓缓地抬起,欲扶上那清雅的娇颜。

黑发少女瞪大绿眸,看见那双温情的金眸,仿佛被吸进那温柔的漩涡,不可自拔,当脸上传来温热的触感,她突然有点贪恋这份温暖。

‘喵~!’

突然一声猫叫打破了这份温馨的暧昧,两人如梦初醒般,立刻分开,略微尴尬地把眼光放在别处,就是不看对方。

“时间不早了,我送你回去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在这个夏天的夜晚,不小心被爱情螫了一下,只怪那晚的月色太美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