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女生小说 > (网王)淡淡的味道 > 40、Chapter 40全文阅读

40、Chapter 40

“幸村学长,柳学长,你们没事吧?”娇柔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,棕发少女一面担忧。

眼中的寒光一闪而过,幸村转过身,对她温和一笑,说道:“多谢关心,宫本。”

“学长是我最尊敬的人,我关心你们是应该的,以后学长们还是要小心点,那些混混可是没人性的,如果学长们弄伤了手,可是对全国大赛有影响的。”宫本意味深长地说道。

“呵呵,宫本学妹真是厉害呢!你怎么知道我们被混混打伤的呢?”幸村锐利地直视着她。

被那双漂亮鸢紫色眼眸的寒光震慑,宫本心里一跳,镇静道:“我也只是听回来的,还有人说学长们因为英雄救美而受伤呢,传言有时真的不可信啊。”想要套她的话吗,可没有那么容易!

“是呢,传言真的不可以尽信呢。”幸村轻声道。

“呵呵,是啊。对了,千草和真奈等我呢,各位学长,先走了。”宫本微微地一鞠躬,举步离开。

幸村他们看着她的背影,直至消失在眼帘,才纷纷离开。

一片葱绿的树林里,一道纤细的身影快步走向坐在树下的另外两道身影,其中一道身影兴奋地挥着手。

“芷晴,这里!”当宫本坐在她的跟前,嗔怪道:“怎么芷晴这么慢?我们都等了很久了,对吧,千草?”自从知道千草是无辜的,而芷晴只是太喜欢哥哥才做错事,而且她也认识到错误,受害人千草也原谅她了,她们三个又在一起了,真好!

“刚才看见幸村学长他们,耽误了一些时间。”宫本浅笑道。

“精市学长!”一听到自己心仪的人,俏脸染上一层嫣红,可是想到今天早上看见他满脸伤痕的俊脸,心里一揪,脸色苍白,忧愁布满俏脸,担忧道:“都不知道精市学长和柳学长是怎么弄伤的,难道真的是与人结仇,遭到报复了!”如果真是这样,那精市学长不是很危险了吗?哥哥又说不用担心,说只是被打劫而已!怎么可能不担心,劫匪都这么猖狂的吗!?

“幸村学长是那么温柔的人,又怎么会和别人结怨呢,只是一些劫匪抢劫而已。”宫本安抚道。

“那些劫匪抢钱就好了嘛,干嘛把人打伤!?真是太可恶了!”接受她的说辞,真奈愤愤不平道。对啊,精市学长这么温柔,又怎会与人结仇呢,都是那些劫匪太猖狂了!

“真奈,不要生气了!最重要的是幸村学长和柳学长没事。”千草柔柔地说道。

“嗯,说的没错!”

“好了,我们吃饭吧,午休差不多要过了。”宫本笑了笑。

“你一说,我都觉得饿死了,开动了!”真奈连忙打开便当,开始开动。

看见真奈把所有注意力集中在美食上,千草转向宫本,问道:“芷晴觉得这件事有没有古怪呢?”

柳眉一挑,看着她,不答反问道:“为什么千草这样问呢?”

“只是觉得如果只是打劫,抢钱就好了,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要把人打一顿呢,这样不是浪费时间,等着人来捉他们吗?幸村学长和柳学长应该不会去那些很偏僻的地方啊。”千草不解地歪着头,双眸紧盯着她,不放过她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。

寒光在棕眸一闪即逝,随即恢复温和,她说道:“也许幸村学长他们反抗,那些劫匪看不惯,给他们一点教训吧。”

“幸村学长他们不像这么冲动的人啊。”

“有时候人还是安分守己,不要多管闲事比较好,一时冲动可是会害了自己的,千草觉得呢?”宫本扬起一丝莫名的笑意。

凉气直窜背脊,千草暗暗地打了一个寒颤,强颜欢笑道:“我也觉得是呢。”

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真奈好奇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,问道。

“没什么,只是千草认清一些事情而已,对吧,千草?”温柔的目光落在身边的少女身上。

“是的,是想通了一些事情。”千草浅笑道。

无趣地撇了撇嘴,说道:“什么嘛,这么神秘!”然后又埋首于美食,一时抬头和她们说笑,一时树林传出阵阵的欢笑。

夜幕降下,一座装修不菲的别墅,在落地窗前有一道黑影,拿着电话,时而皱眉,时而狰狞,顿时用力把电话摔在地板上。

“废物!居然被人跟踪找到老巢,真是没用!那群自以为是的蠢材以为可以找出真相吗!想要试探我,松岛千草这个废物,只会跟在我身后跑的跟屁虫,能有什么能耐!真是太天真!既然你们这么无知,不听劝告要继续追查,那就别怪我!所有我看不顺眼的人,都去死!去死吧!”

娇美的丽颜不复存在,被狰狞的表情扭曲了脸容,恐怖可怕,宛如魔兽般的恶魔,毫不犹豫地夺取别人的性命,没有怜惜!没有心!有的只有破坏一切的欲/望。

既然你们这么想保护那个白痴柳生真奈,她就要让她脸上的笑容永远消失,还有那个柳生珂夏,以为很清高,什么也不在乎,是吗?那么她就要让她失去所有的一切,这三个女人,她一个都不会放过,任何阻碍她的人,一律下地狱去吧!

让你们清楚明白,谁才是真正的强者,谁才是笑到最后的那个!她不好过,你们也别想置身在外。你们继续追查,不放过她,一直追着她不放,那么她就来一场豪华的派对等着你们,一起去地狱吧!

独立式别墅传出疯狂的笑声,令偶然经过的人,心慌慌地快步离开。

以前都没有听说这里出现这样的情况啊,难道这里闹鬼了!?好可怕啊!还是快点回家,洗洗睡觉吧!

“芷晴明明说在这里的啊,怎么找不到呢?”柳生真奈半弯腰,低头查看地面,边自言自语道:“一条项链而已,应该很显眼啊,怎么就是不见呢,真是奇怪!难道芷晴记错了吗?”

遍寻了整条小巷,也找不到芷晴口中所说的项链,真奈正打算掏出电话,打给芷晴问清楚,可是刚刚拿出就被人从后面勒住,动弹不得。

真奈惊恐地叫道:“你要干什么!?”这条小巷本来就很少人来,现在是放学挺久的了,就更少人来了,不会是打劫的吧!?

“如果你想要钱,我给你,求你放我走吧!”真奈哀求道。

背后的男人猥琐地笑道:“钱,把你带回去就自然有了。”话落,就用沾了哥罗芳的手帕捂住她的嘴巴。

突然而来的强烈气味令她很难受,她拼命地挣扎,可是吸取了太多,意识渐渐模糊,手无力地握紧手机,滑落在地,最终陷入了昏迷。

最后小巷里,只剩下那粉红色的可爱手机,孤零零地躺在地上。

柳生突然感觉到心里一阵慌乱,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“搭档,怎么了?”怎么突然脸色这么苍白?仁王关切地看着他,问道。

甩了甩头,想要把心中的不安甩掉,轻声道:“没什么。”可能是他自己多心吧。

狐疑地看了他一眼,然后继续把精神投入训练中。

“珂夏,今天我们还要去吗?”千草对身边推着自行车的黑发少女,问道。这几天,她们一直调查有关芷晴的事情,那两个女生都不愿透露那时候的事情,现在只能入手的,只有那群流氓。可是珂夏一副悠哉的神情,好像胸有成竹的样子,难道珂夏已经找到证据了。

“不,我们已经被人捷足先登了。他们早就打草惊蛇,我们再去,只会送羊入虎口,而且……”那个女人已经被逼得有点急了,很快就会有所行动,不过她会做什么,却不能预料。

这几天,她没有闲着,虽然那两个女生不肯透露,只怕是受到威胁了吧!不过那些少年也挺有能耐的,居然可以找到他们的地盘,再加上她暗中做的手脚,想必宫本芷晴的事,找到证据只是迟早的事!

宫本芷晴,可以逍遥的日子,不多了!

“为什么珂夏这样说?珂夏找到证据了吗?”千草疑惑地问道。珂夏什么时候开始找的,怎么她一点也不知道?

“呵呵,千草就等着看好戏吧。”珂夏淡淡一笑。

“耶?珂夏,你就告诉我嘛!到底……”当千草看见前方凶神恶煞的男人,往她们走来,她停下了脚步,紧张地捉住珂夏的手臂,害怕道:“珂夏,这些是什么人?不会是找我们的吧?”

“看来是这样了。”看见来者不善,黑发少女没有一丝慌张,淡然地笑道。

“你还笑!他们可能是找我们麻烦的!”千草不满地叫道。

“不是可能,是一定哦。”珂夏把千草推到后面,独自面对那些强壮的男人们。

男人们一走近她们,就蜂拥而上,把两人团团围住。一句废话也没有就向两个纤细的少女扑上去,准备将两人擒住。

用力地把自行车推向他们,趁着他们一时慌乱,立刻拉着千草想要突出重围。

可是男人们很快就反应过来,马上追上去,将她们再次围在中间。逃无可逃,唯有打倒对方!

正所谓双手难敌四掌,再加上一个手无搏鸡之力的女孩,更何况这些男人还是受过训练,不是那些小混混,一会儿她们就被捉住。

而刚好回家经过这里的幸村,听见一阵异样的响声,一靠近就看见这一幕,他大惊,正准备打电话报警,却被发现。

“捉住他!”最高大的男人,一声令下,两个男人立刻行动,将准备逃跑的幸村擒住,和两个少女一齐带上车,然后车子绝尘而去。

那里只剩下一个网球袋和黑红色的自行车静静地躺在地面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