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女生小说 > (网王)淡淡的味道 > 43、Chapter 43全文阅读

43、Chapter 43

‘哧呀!哐铛!’

生锈的铁门被推开,发出了刺耳难听的响声,一道粉蓝的身影缓步走进,宛如走的不是肮脏的厂房,而是豪华的殿堂,那么地从容,那么地自信。

被突然绑来这里,珂夏他们三人都隐约猜到幕后黑手是谁,当看见棕发少女信步走来,他们一点也不惊讶。

最震惊的是柳生真奈,她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眼,脑中一片空白,她只能定睛地看着那道粉蓝的身影,仿佛任何事物都进不了她的眼里,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,她的视线只有那娇丽的身影。

“芷晴……”真奈呐呐道:“芷晴也被他们捉来了吗?”心中还尚存着一丝希望,希望她对自己说:是的,她也是被捉来!

可是……

宫本嗤笑一声,一面怜悯地看着还在自欺欺人的紫发少女,不屑道:“想不到真奈还是这么天真啊!天真得令我觉得讨厌!”

那双以往温柔看着自己的眼眸,现在充满厌恶狠毒,是那么地恐怖,那么地可怕!可怕得令她不寒而栗。明明是夏天,她却宛如坠入冰窖,冰寒刺骨!

她一直以来的好朋友,居然用这样的眼神看她,那种宛如看着脏东西的眼神看着自己。

芷晴,她……

“还是不相信吗?柳生真奈,这么愚蠢的你,凭什么可以得到他们的关爱呵护?只是一个自以为是的白痴女人,你知道背后有多少人说你不自量力,凭什么缠着这么出色的他们?多少人耻笑你,你知道吗?呵!你又怎么会知道呢,这么清高的你,又怎会理会她们呢,对吧?”

“不对!不对!芷晴,你不要开玩笑了!这样一点也不好笑,再这样,我真的会生气的!”

用力地板着她的下巴,让她看着自己,残忍地说道:“笨蛋真奈,你真的很笨呢!居然选择逃避现实来逃避问题,柳生学长怎么会有你这样笨的妹妹呢。”

泪水再也压制不了,脱框而出,滚烫的泪水滴落在那白皙的手上,宫本宛如被烫着般,迅速地甩开她,掏出手帕擦拭着手,厌恶地把手帕随手丢在地上,冷笑地看着梨花带泪的娇颜,说道:“果然是千金大小姐,受到一点挫折就只会哭鼻子。”

“为什么?”为什么要这样对她?“我们不是朋友吗?”一向很少女性朋友的她,她真的很开心能够拥有芷晴这个朋友!但是为什么她却这样对待自己!?

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,宫本哈哈大笑道:“哈哈!这是我听到最好笑的笑话!朋友!?我从来没有把你当作朋友,天真的真奈啊!你真的是一个大傻瓜呢!一个愚蠢之极的傻瓜!”

血色迅速地从脸上褪去,真奈心伤地摇着头,呢喃着:“不会的,她不是芷晴!她不是我认识的芷晴!不是的……”芷晴不会这样对她的!芷晴会对她好,会对她温柔地笑,不会用那种厌恶的眼神看她,她不是她认识的芷晴!她是假扮的!对!一定是这样!

看着自欺欺人的真奈,千草也触动了内心的悲痛。当芷晴那样对自己的时候,她何尝不想自欺欺人,告诉自己,芷晴不会这样对自己,可是事实就是事实,是不可改变的!

“真奈,不要这样!这是事实啊!”千草规劝道。不要再沉醉以往的美好,人是需要往前看的,一时的背叛也许很难过,可是没有失败过,何来的成功呢!人总要学会长大的!

可是陷入自己世界里的真奈,丝毫没有听见千草的话,她嘴里不断地呢喃着,‘这不是真的!她不是芷晴!’

一时众人对这样的真奈束手无策,更何况现在的形势也不能让他们做些什么。

“宫本芷晴,你究竟有什么目的?”幸村凛冽地看着一面得意的棕发少女。

被他惊人的气势震慑,随即她恢复冷静,这里可是她的地盘,可不能失了气势。

嗤笑一声,“目的?如果不是你们把我逼到这个地步,现在你们还好好地在家睡觉。既然你们不义,别怪我不仁了!”冷冷地直视着他们,宛如看着没有生命的物件般。

“难道你以为捉了我们,你可以安然逃脱吗?”他真不明白,她这样捉了他们,还光明正大地出现在他们的跟前,有什么好处?

“我从来没有想过要逃,我是带你们一起下地狱的!”娇丽的容颜已狰狞得不复以往的甜美,那双棕眸射去恶毒的光芒,想要把他们剥皮拆骨,吞入腹中。

她疯了!

一瞬间,这个念头充斥在众人的脑海中。

“芷晴,你不能再这样错下去了,如果你去自首,我们会帮你求情的!”千草大声地说道。无论如何她也是自己第一个朋友,再这样下去,事情只会到达不可挽回的地步!

鄙夷地看着她,轻蔑道:“我不需要你们求情!不要以为你们很伟大,我没有错,我只是争取自己应有的东西而已。”

“绑架我们就就可以得到你所说应有的东西,你想从我们身上得到什么?”珂夏淡然地看向她。

又是那种毫不在乎的眼神,仿佛没有任何事可以撼动她似的,而自己在那双祖母绿的美眸是显得那么丑陋。

不要!不要这样看我!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!

“不要用这种恶心的眼神看着我!”

话落,随即‘啪’地一声响起,在这寂静的夜晚显得那么突显,一时众人愕然地看着头偏向一边的黑发少女。

乌黑的秀发垂落,遮挡着秀丽的容颜,她缓慢地抬起头,绿眸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,珂夏冷冷地看着恼红了脸的棕发少女,轻启樱唇道:“这一巴掌,我会还给你的。”

震慑于她冰冷的眼神,宫本强装镇定道:“现在的你要怎么还我,这辈子,你都没有这个机会!”

“宫本芷晴,你怎么可以打珂夏!?”千草气红了双眼,看见黑发少女白皙的脸上那鲜明的五指印,就难以压抑满腔的怒火。

幸村眯起鸢紫色的眼眸,凌厉道:“宫本芷晴,你不要太过分了!”被绑架的四人中,作为唯一的男生,他却只能看着她们一个个受到伤害,真奈已经受到心灵的创伤,而珂夏被人当众甩了一巴掌,他真恨自己的没用,现在一点也帮不上忙!

“看来你们一点也不清楚自己的状况,在我的手上,你们没有资格教训我!”宫本傲慢道:“这里是我做主,你们就慢慢等待地狱的大门开启吧!哈哈哈哈哈!”

猖狂的笑声顿时响起,在这个空旷的房间里回荡着,久久不散。

“你真的以为自己可以做到吗?”真不知道她的自信从何而来,居然能够猖狂地说出这样的话!

“拥有龙哥的力量,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谁也不能阻挡我!”

“你以为你这个被父亲当作礼物送给了山野龙一,又能够从山野龙一身上得到多少力量呢,其实自欺欺人的是你,宫本芷晴。”珂夏淡然地说出令人震惊的话语。

想不到宫本芷晴居然是黑社会的情妇,还是被自己的父亲送给别人的,这个信息太劲爆了!

宫本脸色苍白,阴郁地看着她,阴狠道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不可能!她一直隐藏得很好,除了少数道上的人,没有任何知道这件事,为何她会知道!?

“宫本芷晴,原名野田芷晴,八岁之前与其母相依为命,父不祥。八岁之后,其母死于车祸,不久宫本家的人就找来,将其接回家,列入族谱,改名为宫本芷晴。十四岁就被其父当作礼物送给山野龙一,成为山野龙一的众情妇之一……”

那娇颜一阵青,一阵白的,宫本浑身颤抖,她猛然冲上去,扑倒在珂夏的身上,掀起了一阵烟尘。一双纤细的手正掐在黑发少女那白皙细嫩的颈项上,渐渐地用力。

“闭嘴!闭嘴!闭嘴!你什么都不知道!什么都不知道!凭什么这么轻松地说出来!?”

黑发少女并没有因她的举动而有任何慌张,仿佛被掐住脖子不是自己,而是另有其人,她神情淡漠地看着她,继续说道:“之后因邂逅了柳生比吕士,被其温柔所吸引,并爱上了他。对任何与柳生比吕士有某些亲密接触的女生,进行报复,令两名女生自动退学。虽然成为山野龙一的情妇,其实并没有任何实质权利可言,而你也是一颗棋子而已。为他卖命,走私毒品,逼良为娼……”

一道道的伤疤被揭开,连皮带肉地被硬生生的揭开,瞳仁紧缩,宫本手上的力度逐渐加大,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把那扰人的声音扼杀,她不要再听到那丑陋的事实!什么也不要听!

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,耳边传来千草着急的呼喊,视线也渐渐地模糊,她还是睁大双眸,直视着上方那狰狞的容颜,那已经出卖给恶魔的灵魂,是否在悲鸣呢?可是这些种种也是她咎由自取的结果!

“宫本家族……已经……走到尽头了……你最后只有……被遗弃……一条路……走……”被掐住脖子的不适感,让珂夏说话困难,可是祖母绿的美眸可没有一丝害怕,只是坦然地看着她。

“你说什么?什么宫本家走到尽头?”不!能够让那个丑陋的家族灭亡的,只能是她!其他人休想插手!

掐住黑发少女脖子的双手改为揪住她的衣领,棕眸阴寒地盯着她,厉声地说道:“说!你说的都是假的!宫本家才不会这么容易倒了!它只能由我亲手毁灭!听到没有,决定它生死只能是我!”

呼吸到新鲜的空气,珂夏一时喘不过气来,咳嗽不停,而宫本揪住她的衣领,被迫迎视她,那癫狂的容颜,疯狂的眼神,宛如想要把一切破灭,不留一点痕迹。

平缓一下呼吸,胸口因剧烈的咳嗽而隐隐作痛,黑发少女只是轻声一笑,淡淡地看着她,说道:“现在的宫本家族只是一个空壳而已,只要轻轻一碰就会变成碎片,而是否施加这一碰就要看山野龙一的心情。”

震惊地放松了手上的力度,她颓然地松软了身子,不可置信地呢喃道:“不可能的!龙哥不会这样做的!他答应我的!他答应将他们交给我处理的,龙哥不会的!你骗我!一定是你骗我!”就是因为这样,她才会甘愿为他卖命,现在他居然……

“你认为自己有足够的筹码和山野龙一谈条件吗?他给情妇的承诺多于牛毛,真的去实现又会有几个,更何况吞并宫本家族,只是迟早的事!宫本芷晴,你把这片黑暗看得太天真了。”在道上走的,有哪个可以轻易走出那片黑暗,最后只会陷得越来越深而已。

“想不到一个小小的丫头居然可以知道这么清楚,丫头有没有兴趣当我的情人?”雄厚的声音倏然响起,只见一个身材足有一米九的高壮男人,稳步走来,后面跟着冈本。

他兴味十足地看着仍然被宫本压在地上,却不显一丝慌乱的黑发少女,如鹰般的眼眸闪过一丝赞赏,不过一闪即逝。

闻言,珂夏只是淡淡一笑,不卑不亢地说道:“外公一直管教甚严,不准我和任何不法分子来往,多谢山野先生的厚爱了。”

“呵,真是可惜啊,难得遇到一个对胃口的,居然这样被拒绝,真是不给面子呢。”尽管是玩笑的语气,可是话中不容忽视的威严令人严阵以待。

珂夏还是淡雅的笑容,一点也不受他的影响,笑得从容,“抱歉,山野先生还是另觅他人吧。”

闻言,山野爽朗地大笑起来,“哈哈!有胆识!胆敢违抗我的,真是少之又少!丫头,我越来越不想放你走了!”居然可以把宫本家被他吞并的事都查出,这个女孩绝不简单,如果收为己用,不失为一个良策!

“可是我不想留在这里。”毫不犹豫地拒绝道。加入黑社会,外公会被她气死的!

“到时可由不得你。”任何他山野龙一想要的东西,没有得不到的!

看见两人旁若无人地说话,心烦意乱的宫本再也忍受不了,她倏地站起来,冲到山野的跟前,质问道:“山野龙一,你不是答应我,让我亲自对付宫本家的吗?为什么现在出尔反尔!?”她等了这么多年,就是等着那一天,将所有欠她的人拉下地狱的一天,为什么这个男人却要妨碍她!?

轻蔑地低头看着这个娇小的少女,嗤笑道:“等你能够收拾的时候,宫本家早就没落了,我只是提早它没落的时间而已。小芷晴,你真是太天真了。”

愤怒不已的宫本抡起拳头,不停捶打着他,尖声叫喊道:“你骗我!你怎么可以骗我!?就是因为你答应我,我才为你卖命的!你居然这样对我!山野龙一,你这个混蛋!混球!”

不耐烦地扬手,挥下,冷眼地看着被自己一巴掌打得重重摔在地上的少女,鹰眼不带一丝温度,不屑道:“你以为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吗?认清楚你的身份,你只是我的情人之一而已。”

然后转向那群石像的男人们,指了指其中两人,说道:“将她关起来,以防她做出破坏计划的事。”那二亿,他志在必得!

“是!”两人轻松地架起宫本,往外走去。

奋力挣扎,奈何瘦弱的身子不是他们的对手,宫本被架着走,嘴里不停骂道:“山野龙一,你这个混球!我不会原谅你的!放开我!你们放开我!山野龙一……”

求助下,【咪咪阅读app www.mimiread.com】可以像偷菜一样的偷书票了,快来偷好友的书票投给我的书吧。

“不会原谅我?呵!我从来不需要被原谅!”山野傲然地看着逐渐远去的身影,转身面向被捆绑着的四人,对自己的手下说道:“带上他们,好戏即将要开始了!”

“是!”男人们纷纷把珂夏他们拉起,压着往前走。

而任何人都没有发现,黑发少女的手里闪着微弱的红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