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女生小说 > (网王)淡淡的味道 > 44、Chapter 44全文阅读

44、Chapter 44

座落在东京最繁华地段的高级公寓,最高层的公寓有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矗立在落地窗前,深邃的黑眸睥睨着脚下的繁华世界,仿佛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。窗外灯光的光芒透过茶色玻璃窗的反射照在他俊美非凡的脸上,像铺上了一层薄薄的光芒,更为男子增添了一分神秘和优雅。

突然他手腕处的银色手表发出‘嘀嘀嘀嘀’的响声,黑眸一沉,凌厉地注视着窗外的灯光十色的夜景,薄唇紧抿成一条线,显示主人的不悦。

随即一阵悦耳的铃声响起,男子随手拿起黑亮的手机,接听。

【她出事了!】电话那边传来着急担忧的声音,却不损它的甜美。

“我知道,刚刚收到她发出的信号。”磁性低沉的嗓音不慌不忙地说道。

听到对方不咸不淡的语气,气恼道:【伊藤耀,怎么你一点也不担心!?】她出事了,最担心的人应该是他吧,他居然还这么云淡风轻的样子,真是急死人了!

“你又知道我不担心。”俊美非凡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,声音却越来越清冷。

闻言一愕,名古屋恋歌随即倾城一笑,【那你打算如何做?】她怎么忘了呢,这个男人越生气的时候,就越冷静,更加让猜不出他的想法!

“胆敢动她的人,只有一条路。”灯光在男子的俊脸投下阴影,那双黑眸闪着寒光,宛如恶魔般冷酷无情。

【有好戏怎么可以少了我!】而且她出事了,她怎么可以袖手旁观呢!

“随你。”

大地被一块巨大的黑布笼罩着,无光无月的夜空,没有为大地带来一丝的光亮,荒废的地段长满了杂草,根本就不会有人会到这里来,却有两队人马正在对峙着。

“钱,我们已经带来了,你们快点放了他们!”柳生皓人冷冷地看着对面的黑衣男子。

“我要先验钱。”冈本冷声道。现在的主动权在他们这边,可不会任由你们指手画脚!

幸村明仁也不轻易妥协,凛冽道:“我们要确定孩子们的安全,让我们见见他们。”这群绑匪居然要真面目示人,他们的势力肯定很大,硬碰硬不是一个好办法,可能警察也对他们束手无策!

“没错,让我见我的女儿!”松岛启也面露急切,心里强迫自己冷静,可小康之家的自己,又何曾遇过这样的事,女儿被绑架,巨大的金额还是借幸村家才能出的,无论赎金多少,最重要的是他的女儿没事啊!

冈本看了看对面的三个男人一眼,谅他们也不敢耍花样,打了一个响指,他的手下领会地下去行事了。

不一会儿,四个男人压着四的少年少女来到冈本的身边。

看见自家的亲人,他们都很激动。

千草的眼眶湿润,鼻子一酸,差点要哭了出来。想不到爸爸会来救自己,她知道自己家的情况,虽不穷,却不是大富大贵之家,要出五千万的赎金,根本就不可能!现在一直严肃冷漠的爸爸居然出现在这里,一面担忧急切地看着自己,又怎叫她不感动呢!原来她的家人还是爱她,关心她的,这样就足够了!

幸村惊喜地看着父亲,同时也担忧着,这么危险,父亲不会有事的吧!

难以从芷晴的背叛所受的打击恢复过来,一直呆呆滞滞的真奈看见最疼爱自己的爸爸出现在眼前,委屈害怕的泪水潸然流下,哽咽地叫道:“爸爸……爸爸,我好害怕!我要回家!爸爸,快点救我!我要回家!”她不要留在这里!她不要再想芷晴背叛她的事,她只想回家!回去爸爸妈妈他们的身边!

唯一没有任何反应的只是黑发少女,她淡淡地直视着前方,仿佛来的人是谁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。感觉一道强烈的视线,珂夏不解地看过去,却看见一双漂亮的鸢紫色眼眸,那眼里怜惜的光芒,令她皱起柳眉。

他为什么这样看着她?

幸村注意到,他们四人被带出来这么久,柳生皓人的目光从来没有停留在黑发少女的身上,哪怕是一秒,也不曾有!那个温文儒雅的男子只是温柔关切地凝视着紫发少女。

怜惜顿时油然而生,为那个淡雅的女孩。

她一直都是受到这样的对待吗?

而就在幸村身边的真奈却意外地捕捉到那双漂亮的鸢紫色眼眸里,温柔怜惜的目光。可是那道目光却不是给自己的,而是看着那个自己一直看不起的自闭妹妹。顿时满腔的嫉恨,堵得慌。

为什么精市学长要这样看着珂夏,那温柔的目光应该是属于她的!

“人,你们看见了。钱,应该要给我们了吧。”

“没问题。”

“你们去验一下钱。”冈本示意两人上前验钱。

两个黑衣男人领命上前,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双方都没有放松一丝一毫,冈本看着两名手下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他的眼神就越来越锐利,暗中打了手势让他的人戒备。

点完钱的两人提着钱回到冈本的身边,其中一人说道:“二副手,钱不够。只有一亿五千万。”

脸色一沉,冈本冷声道:“不是说每个人五千万,你们只带了四分之三,是什么意思?”居然敢藐视山野组的威严,不把他们放在眼内吗?

“没有错,我们只打算赎三人。”柳生皓人冷漠道。

闻言,冈本兴味地看着他,问道:“你打算赎哪三个?”只打算赎三个,想不到这些名门望族居然这么薄情啊!

真是一入豪门深海啊!

柳生皓人冷漠地看了黑发少女一眼,面无表情地说出残忍的话,“除了黑发的那个女孩,其余三人。”现在的柳生已经不如以往,公司周转不灵,资金调动不了,现在的五千万已经是紧凑出来。父亲本来打算只救奈奈,至于珂夏,他们只能舍弃!

震惊、难以置信充斥在千草他们的心中,他们怎么想不到同是亲人,他们居然见死不救!

难道他们对黑发少女一点亲情也不念吗?

而当事人只是露出淡淡的讽刺,绿眸没有一丝的波澜,只是静静地注视着这一世是她父亲的男子。

发现她没有任何价值之后,终于要舍弃了吗!既然你送上一个契机,如果她放过了,就太可惜了,不是吗!

柳生皓人的话一落,全场的气氛就陷入异常的沉默,寂静得只能听见草丛里蟋蟀的叫声,一声一声地撩拨众人的心。

终于黑发少女轻轻的话语打破了这诡异的静默,却让场面陷入另外一个紧张的气氛。

“父亲大人,真的对我一点情分也不念吗?”黑发少女低垂着头,乌黑的秀发遮挡着那清秀的丽颜,同时也遮住了她脸上的神情,让人无法窥视。

“柳生家不需要软弱的人,珂夏,你太令我们失望了。”已经给过她机会,她却不好好把握住,捉住迹部景吾的心,柳生家不能够倒下!

“是吗?就因为我攀不上迹部家,而要舍弃我吗?”失望!是对她攀不住迹部那条大鱼而感到失望吧!

“珂夏,这是你身为柳生二小姐,应有的责任。”柳生皓人俊雅的脸上没有一丝温情,有的只是冷漠,豪门的冷情。

“呵,我明白了。我不奢求柳生家会救我出去,我只想问你们一个问题。”

他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说吧。”

“今天柳生家舍弃我,那以后柳生珂夏和柳生家还会有关联吗?”

也许对这个女儿有所亏欠,他歉意说道:“如果你今天可以平安无事,柳生家……”

黑发少女猛然抬头,绿眸寒光尽显,打断他的话,冷声道:“请问父亲大人,还会有关联吗?”既然要舍弃,就不要说如果,做出那假仁假义的表情!

被那双冰绿色的寒眸震慑住,可是随即只是认为这个女儿伤心过度才会有这种反应,冷漠道:“不,你再也不会和柳生家有任何瓜葛。”

闻言,黑发少女淡然一笑,说道:“很好,我想在场这么多位也听见柳生先生所说的!从今天起,柳生珂夏再也和柳生家没有任何瓜葛,还请幸村先生做一下见证,有关的文件,明天将会办妥,希望到时幸村先生可以出席。可以吗,幸村先生?”

幸村明仁怔然地看着仍然被捆绑,却从容不迫地请求自己作见证,脑海里一个念头一闪而过。

这个女孩是故意的!她早有准备,脱离柳生家的准备!

这个念头不仅出现在幸村明仁的脑海里,其他人都同一时间想到。

只见柳生皓人的脸色一阵青,一阵白,铁青着脸,沉声道:“珂夏,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?”好像她离开柳生家是一件很高兴的事,而她早就准备挖一个坑让自己跳下去。

“如你所听,所想的。柳生先生,口头上的协议也具有法律效力,而这里还有一位律师在,想必你也不会出尔反尔的,对吧?”珂夏淡然一笑。

而他只觉得这个笑容非常刺眼可恶,他厉声地喝道:“珂夏,我是你的父亲!”

“呵,请问你当过我是你的女儿吗?”

“当……”本来可以脱口而出的话,到了嘴边却是难以开口。说‘是’,就在刚刚这个女儿就被他舍弃了。说‘不是’,那他的质问只能成为了笑话!

不理会脸色好像调色盘变来变去的男人,珂夏定睛地看着幸村明仁,说道:“幸村先生,明天文件就会准备好,作为一名律师,希望你可以为我做个见证,拜托了。”

一边是自己的好友,一边是好友的女儿,而自己也亲眼见到好友一家是如何对待这个十几岁的女孩,她只想脱离这个可悲的家,难道自己还这么残忍阻止她吗?这样对待一个孩子,太残忍了!

幸村明仁轻轻地点点头,说道:“好的,希望柳生小姐可以让我做你的律师。”

“谢谢,幸村先生。”

想不到自己的好友居然不帮自己,柳生皓人一时难堪地瞪向他,怒道:“明仁,你怎么可以这样做?”

“皓人,是你们要舍弃她,又何必执意要为难她呢,她始终是你的女儿啊!”幸村明仁轻叹道。

“她有当我是她的父亲吗?好啊!既然你这么想要离开,就走吧!从此我柳生皓人就当少生一个你这个孽障,柳生珂夏将会在族谱上除名!”柳生皓人怒得口不择言。

讥讽地看着他,说道:“柳生先生,应该说你从来就当少生了一个。”

“你!”被气得脸红脖子粗的,一个好好地绅士形象就这样被搞坏了,可是这个时候谁会注意到这些呢。

看了一场豪门闹剧,冈本已经隐含不耐,冷声道:“好了,既然你们只打算赎三个人,那么就快点带着你们的人走。”山野组的黑道势力不容小窥,掳人勒索的事也不少做,连警察也要礼让三分,他一点也不担心这群人会报警,更何况名门望族一向很注重自己的面子,这个丢脸的事,他们会宣扬出去吗!

示意手下把那三人放回去,他转头对珂夏阴冷道:“至于你,应该怎么处置呢?”主子好像对她很感兴趣,不如干脆献给主子,而且主子一定看了刚才那场闹剧。

“当然是自己赎自己!辩嫦那崆嵋恍Αk怯Ω玫搅税桑刹灰盟饶敲淳门叮

“你有五千万?”冈本怀疑地斜睇着一面淡然的黑发少女。难道她一点也不怕吗?他好像从没有看见她出现过慌乱的神情。

“五千万,我还是拿得出的。”珂夏淡笑道。排名第三的‘明珞’集团,区区五千万,还是拿得出手的。

“可是交赎金的时间,已经过了。”他就是看不得这个女孩淡漠的神情,故意刁难道。

“时间刚刚好,送钱的人已经来了。”不在乎他的刁难,黑发少女轻笑道。速度还挺快的嘛,值得奖励一下!

一道银光宛如闪电般,在这个漆黑的夜晚闪过,随着白光越来越接近,一辆通身黑亮的机车赫然停在众人的面前,一个身穿黑衣劲装的挺拔男子,宛如慵懒的猎豹,优雅又危险。

当男子摘下头盔,俊美非凡的脸容一瞬间夺人眼球,那双深邃的黑眸宛如最纯粹的黑曜石,没有一丝杂质,漂亮又令人轻易沉沦。同时也是这双黑眸冷酷无情得令人心寒。

这一个男子很适合黑夜,不!应该说他就是属于黑夜,那般纯粹没有一丝杂质的黑!

当那双深邃的黑眸看向那个淡淡微笑的身影,倏然眼里的寒冰化作暖暖的春水,温柔似水,让人情不自禁地沦陷。

“夏,我来了。”大提琴般淳厚低沉的声音宛如被鹅绒毛轻抚,令人沉醉。

黑发少女轻然一笑,说道:“耀,你真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