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女生小说 > (网王)淡淡的味道 > 47、Chapter 47全文阅读

47、Chapter 47

响亮的枪声划破长空,紧接着是凄厉的惨叫声,接踵而来的是男人的吼叫声。

“啊……啊!好痛!我的眼睛……我的眼睛好痛……爸爸……怎么办……我的眼睛……爸爸……爸爸……”柳生真奈双手捂住双眼,痛苦地卷缩在柳生皓人的怀里,哭喊道。眼睛火辣辣的灼热感,刺得生痛生痛的,好难受!好痛!救她!谁来救救她!

被女儿每一声痛苦的痛呼声叫得着急万分,又强迫自己保持冷静,柳生皓人一边轻声安抚女儿,一边小心翼翼地检查伤势。

“奈奈不怕,没事的。爸爸在,不会有事的。”

“呜呜!爸爸,我会不会瞎掉?不!我不要!呜呜……爸爸要救我……好痛啊!”恐惧占领整个心腔,对珂夏的恨也越来越强烈。如果不是她,她不会弄成这样的,对!都是她的错!一切都是她造成的!

“不会的!爸爸会治好奈奈,一定会没事的!”他心里也忐忑不安,不敢肯定。这里没有精良的仪器,根本就不知道女儿的伤势如何,一切要等回到医院才能再做定夺。

事情发生得太突然,谁也没有想到柳生真奈会开枪,反应最快的是离她不远的红魅,看见她一有不对劲,随手拾起一块石头,扬手丢向她。

真奈被突然其来的石头击中,手一吃痛就偏了方向,而从来没有开过枪的她,手指下意识扣下,这时□□走火,溅起的火花飞进她的双眼,然后就造成了开头那一幕。

“皓人,快点将真奈送去医院,快!”幸村明仁冷静地对明显处于六神无主的柳生皓人,说道。

如梦初醒,他快速地抱起真奈,疾奔向来时的汽车,幸村父子连忙跟上。

一场闹剧般的绑架,在山野组的覆灭,龙头老大的死亡,宫本芷晴的疯癫,柳生真奈开枪走火伤了眼下,落幕了。

‘哐!兵兵纾

神奈川综合医院的豪华病房传出吵杂的响声,压抑的怒吼,竭斯底里的叫喊声,让在见惯生死的医院里,也感到一丝悲戚。

“滚!统统给我滚!走啊!”柳生真奈随手拿起身边的东西往前扔,也不管这样的举动是非常危险的,地面散落着花瓶的碎片,枕头床被,到处都是枕头的鹅毛,一片狼藉。

“奈奈,你冷静一点!你一定会看得见的!妈妈在这里啊!”柳生绫子心疼地看着疯狂的真奈,心疼难当。为什么她的女儿这么命苦!?她宁愿受罪的是她啊!

“什么看得见!?你可以保证吗?我只有十六岁啊!为什么是我受这样的罪!?为什么!?为什么!?”真奈难掩心里恐慌,跌坐在地上,哽咽出声。

看见女儿暂时静了下来,柳生绫子立刻上前抱住她,以防她再做出什么伤害到自己,她同样难受地说道:“奈奈啊,这只是初步的诊断,不一定作准的!你要有信心啊!现在医学这么发达,一定可以看得见的!”

“呜呜!妈妈,我不要看不见!我不要做瞎子!呜呜~我不要啊!”接触到那温暖的怀抱,真奈再也压制不了心中的恐惧,痛哭出声。

怜爱地轻拍着她的后背,搂住她的力度渐渐加大,轻声安慰道:“不会的!奈奈是最美丽的公主,是妈妈永远的公主!不会成为瞎子的,妈妈一定会治好奈奈的!奈奈,不哭,刚刚做完手术,不可以流眼泪!乖,不哭哦!不哭!”

柳生皓人和柳生比吕士满眼忧伤地看着相拥的母女,眼睛缠着厚厚的白色绷带,脸色苍白的女孩,现在无助地卷缩在满面心疼,眼睛湿润的美丽女子怀里。

两人心里沉甸甸的,心里堵得慌,说不出来的苦。

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?

铃声在这静寂的响起,柳生皓人脸色阴沉地接起电话,而对方传来的信息,脸色铁青,低咒一声。

“那个孽女!”语毕就转身离开了病房,紫眸蕴含着暴怒,儒雅的俊脸铁青着脸,阴阴沉沉的。

诧异地看着父亲离去的背影,不解为何父亲在这个时候离开,奈奈现在很需要他们的支持,而爷爷也不在,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?

想到这里,柳生也跟上父亲的脚步,离开了医院。

不知为何,心头弥漫着一股不祥,隐约感觉到要发生一些他永远都不想发生的事,而这件事是他一辈子都不想经历的!

本来柳生家小姐们平安归来是一件很值得庆贺的事,可是小大小姐负伤,现在还在留院观察,而小二小姐居然带着一群人回家,说要和柳生家断绝关系,更令人诧异的是,幸村明仁那个鼎鼎大名的大律师居然做二小姐的律师,帮她和柳生家断绝关系,他可是大少爷的忘年交啊,居然手肘往外拐,太不可思议了!

“……大致就是这样,请问双方有什么问题吗?”幸村明仁清冷地解说一早就起来整理的协议书。其实他也没怎么插手这份协议书,他只是修改一下,这份协议书是黑发少女准备好交给他的。

这个女孩真的很不简单,这份协议书一点错漏都没有,他只是提出一点建议而已,和这个女孩谈话,有一种和同辈的人谈话的感觉。皓人,不珍惜这个女儿,你们一定后悔莫及!

他就是有这种感觉!

听着协议的内容,柳生启雄脸色气得微微颤抖,捏紧拳头,手指发白,大喝一声,怒得一拍椅子的扶手,怒道:“你这个孽女!柳生家有什么对不起你!?你要这样回报柳生家!什么不要求生活费!?什么以后双方断绝任何关系!?你把柳生家当作什么了!?孽女!”

这个孽障居然带着律师回家向他提出断绝关系,这个不孝女!孽女!

‘啪!’

德川一明火冒三丈地一掌拍在茶几上,茶杯被震得茶水四溅,他冷冽地看向他,冷声道:“柳生启雄,你说话尊重点!你怎样对夏夏,是有目共睹的,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,这个道理,你应该很清楚!”夏夏被绑架,居然选择舍弃夏夏,救真奈!如果他通知他一声,说他资金周转不灵,他可以理解,却一开始就打算舍弃夏夏,他无法原谅!而自己的女儿和女婿也默然地接受,他们的行为太令他心寒了!

今天夏夏一定要和他们断绝关系!

“德川一明,你不要含沙射影!我柳生启雄做得出,就敢承认!你别血口喷人!”

“绑匪要每个人赎金五千万,而你却只拿出五千万,你根本就想舍弃夏夏!”

“公司周转不灵,现金不足一亿,那五千万也是紧凑拿出来的!”

“那你可以找我帮忙,夏夏是我外孙女,难道我会见死不救吗!?”德川一明沉声道。

“你身处北海道,绑匪要一个小时交赎金,时间不够!”

“那幸村家够近了吧,松岛那个丫头的钱也是他出的,难道身为世交的你们,连五千万也不愿出。”唑唑逼人地说道。

柳生启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铁青,阴沉地看着他。

“怎么?说不出话了吗?事实就是你根本就没有把夏夏当作孙女,只是把她召回来当作联婚工具!不要以为我在北海道,就什么不知道!迹部那老头还是和我有点交情的,说夏夏和他家那小子相亲,我就知道你对夏夏不安好心!只是想不到你居然这么绝,连夏夏的命也不顾,说舍弃就舍弃!夏夏无论如何都要和你签断绝关系协议书!”德川一明冷冷地看着神情阴沉难堪的柳生启雄。

被他唑唑逼人的话,恼得连老脸也挂不住,涨得通红。他的话一点也没错,因为发现这个孙女对自己一点用处也没有,他就打算舍弃她,而资金周转不灵也是事实,只是有更好的借口而已。可是被人当众人说出来是另外一回事,这样叫他颜面何存!

“现在奈奈在医院也是因为她,如果不是她,奈奈现在好好地在这里。”柳生启雄厉声道。

“呵呵!想不到柳生家的当家人居然姓无赖的,想不到啊想不到。”绝美少女把玩着手里的磁盘,笑得倾城,而笑意不达眼里,一片冰冷。

“臭丫头!你说什么!?”从来没有人这样对他说话!

纤细的手指夹着磁盘,扬了扬,笑道:“呐,老头,我有好东西给你看哦。”看着被气得冒烟的老头,笑得更欢。

欺负夏夏,看她怎么整你!

“臭丫头,你!”反了!反了!连一个小小丫头都敢欺到他的头上,他以后还怎么在上流社会立足!

德川一明递给恋歌一个‘干得好’的眼神。好样的!恋歌,狠狠地耍他吧!

漂亮的美眸微微眯起,倾城一笑。当然,她一定会的!昨天不能亲身参加好戏,今天一定要回本地好好玩一玩!

无力地看着自家外公和队长之间的交流,他们真的当今天来玩的了。玩就玩,也不要忘了正事啊!

“怎么,累了?”伊藤耀低头关切地看着黑发少女,轻声地问道。应该强逼她好好休息的,昨天才经历过绑架,今天就要面对这些恶心的嘴脸,她一定累了。不管那个老头答应与否,他都会让他乖乖地签的。

广个告,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,【 \咪\咪\阅读\app \www.mimiread.com\ 】缓存看书,离线朗读!

深邃的黑眸闪过嗜血冷酷的寒芒,让人不寒而栗。

轻轻地摇了摇头,笑道:“没事,只是外公和恋歌好像玩得太开心,忘了正事呢。”淡淡地看向还想继续玩下去的一老一小,轻轻一笑。

话落,无情的黑眸轻轻地瞥向两人,淡淡地警告。

两人嘴角一抽,脸上平静,内心汹涌。

夏夏,不带你这样借刀杀人的啊啊啊啊啊!

好笑地看着两人纠结的神情,她轻笑出声。

外公和恋歌太有趣了!

柳生皓人和柳生比吕士一走进客厅就看见柳生启雄脸色铁青,双眼冒火,而对面一张长沙发上的四人和乐融融,温馨欢乐。而幸村明仁平静地看着这一幕。

看见自己的父亲受了委屈,柳生皓人二话不说地快步来到柳生启雄的身后,凛冽地直视着对面的四人,冷声道:“孽女,你带着这群人来,是什么意思?”他以为她昨晚只是伤心过度而说的胡话,并没有放在心上,今天她居然真的带着好友踩上门,而好友还真的陪她疯!

“我以为你已经很清楚了,柳生先生?”珂夏平淡地说道。

蹙起英眉,柳生皓人严厉道:“我是你父亲!”

“昨晚我们已经说得很清楚了,柳生先生说舍弃柳生珂夏,以后再也和柳生珂夏无任何瓜葛。柳生先生需要重温一下吗?”

“昨晚那些是气话,怎能当真!”他神色不自然地嘴硬道。只要他一口咬定,她也不能怎样!

“那就是柳生先生打算赖账了。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啊,想说你们不是父子,真的不会有人相信。”恋歌讥讽地笑道:“可惜呢,柳生先生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哦,这里可是记录了整个过程。”

扬了扬手里的磁盘,然后打开笔记本,将磁盘插入,播放。

“……不是说每个人五千万,你们只带了四分之三,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没有错,我们只打算赎三人。”

“你打算赎哪三个?”

“除了黑发的那个女孩,其余三人。”

“父亲大人,真的对我一点情分也不念吗?”

“柳生家不需要软弱的人,珂夏,你太令我们失望了。”

“是吗?就因为我攀不上迹部家,而要舍弃我吗?”

“珂夏,这是你身为柳生二小姐,应有的责任。”

“今天柳生家舍弃我,那以后柳生珂夏和柳生家还会有关联吗?”

“不,你再也不会和柳生家有任何瓜葛。”

“她有当我是她的父亲吗?好啊!既然你这么想要离开,就走吧!从此我柳生皓人就当少生一个你这个孽障,柳生珂夏将会在族谱上除名!”

听着这段播音,众人的脸色各不相同,柳生家的人阴沉着脸,恨不得上前将磁盘毁了,却碍于那俊美非凡的男子冷若冰霜的目光。

这个男子不简单!

德川一明却是气得浑身发抖,握紧拳头,真想一拳一拳地打在那冷血无情的女婿身上。可是他是自己的女婿,女儿的归宿,对夏夏不好,却是个好丈夫。为什么他们就是不愿意花稍许的时间去了解一下夏夏,发现她的好,而总是停留在十几年前那自闭模样!

真是气死他了!为了夏夏,也为了女儿!

满意地看着众人的神情,恋歌盈盈一笑,说道:“想不到夏夏的定位仪有录音吧,呵呵!这可是我想的哦,不错吧!”还嫌不够刺激,她纤指一动,笑得绝美道:“还有更精彩的是后面呢!”

荧幕立刻弹出窗口,黑色渐渐有了画面,赫然是昨晚的情景,而正是宫本芷晴挟持着柳生真奈的画面。

男人毫不迟疑选择姐姐的话,姐姐理想当然要妹妹牺牲自己救她的话,姐妹相互质问的画面都一一展示在众人的面前。

枪声一响,宫本芷晴中枪倒地,柳生真奈那怨恨狰狞的眼神,扭曲的脸容布满毒辣,那十指不碰阳春水的纤手居然拿起冰冷危险的枪支,毫不犹豫地指着黑发少女。

枪声再次响起,一片火光闪过,然后就是柳生真奈痛苦地捂着双眼卷缩在柳生皓人的怀里,痛呼声,惨叫声,男人的怒吼声,每一种声音都仿佛敲打着众人的心脏。

柳生比吕士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眸,跄踉地后退一步,一面不信。这是他的乖巧有点任性的妹妹吗?那双不复清澈的紫眸,充满了浑浊怨恨,漂亮的脸容狰狞扭曲,恐怖可怕!奈奈想要杀了夏夏!?

这个发现令他难以接受,可是事实是残酷的,因为这是不争的事实!

“这是你宝贝孙女咎由自取的结果,不要将所有过错推给别人。如果你说这段短片传了出去,柳生真奈会怎样呢?”恋歌斜睇他们一眼,笑道。

“你敢威胁我!?”柳生启雄强压心中的震撼,冷声道。

“哎呀,怎么说我威胁你呢,只是小小的意见而已。”浅浅一笑。

“而你没有选择。”伊藤耀冷冽道。

“你!好!好!这个没用的孽女!你们这么宝贝就拿去好了,我柳生启雄不稀罕!明仁,协议书拿来!”失去柳生的支撑,他倒要看看这个一直自闭的孙女要如何生存,就算有德川家,也抵不上柳生家的地位!

重重地签下自己的名字,而旁边的地方早已签下‘柳生珂夏’四个字,一股怒火冲向四肢百骸,他想一手掐死这个不孝孙女!早应该当年被判定为自闭的时候,他就应该掐死她,免得她现在带着人来气得自己半死!

把协议书重重地甩在茶几上,柳生启雄怒道:“滚!别想回这个家!滚得越远越好!柳生家从此以后没有柳生珂夏这个孽女,你将摘除柳生这个姓氏!滚出去!”

“谢谢柳生老先生的合作,这是你们将我带到这个世界的小小谢礼。”珂夏放下一张支票,淡然道。

诧异地看着支票的面额,惊呼出声:“五千万?”

“我说过,我会自己赎自己的。这是我不才,明珞最近一个case才赚五千万的利润。今天打扰了,告辞。”珂夏站起来,对他们有礼疏离地说道。

然后搀扶着德川一明,转身离去,伊藤耀和名古屋恋歌随步跟上。

来到门口的时候,恋歌回头妩媚一笑,说道:“你们真是太不识宝了,连明珞的总裁是夏夏都不知道,看来柳生家也不过如此而已,呐!老头,后会无期 彼低辏焕肴ァ

只剩下被炸弹轰炸得瞠目结舌的柳生家的人。

那个自闭女居然是排名第三的集团――明珞的总裁!?而他们一直将她忽略,甚至舍弃,他们究竟做了什么啊!?

现在他们后悔了,还来得及吗?

可惜世上是没有后悔药卖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