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女生小说 > (网王)淡淡的味道 > 55、Chapter 55全文阅读

55、Chapter 55

东京大学(日语:东京大学,とうきょうだいがく)是日本国立大学,九所帝国大学之一。

起源于江户时代由德川幕府设立的开成所(蕃书调所)和医学所。东京大学为日本第一所依照现代学制成立的大学,也是日本的最高学术殿堂,毕业生中包括了不少国家领导级的人物。

东京大学是日本及亚洲地区排名最高的学府,也是世界前50大学之一,每年都有许多学子竞争进入东京大学就读。

而能够进入东京大学就读的都是学子的尖子!而校训是以质取胜、以质取量、培养国家领导人和各阶层中坚力量。为了培养学生的独立自主能力,学校给予学生会很大的权利,而这个学生会最高掌权人――学生会会长,正一面媚笑地看着坐在对面沙发的黑发少女。

“夏夏,昨天居然放全校的鸽子,真是大胆呢。”绝美少女掩唇笑得倾城,满眼的促狭。

黑发少女从容地看着自己的好友,耸了耸肩,无辜地笑道:“没办法,忘记看邮件了。”

“你参加入学考试应该知道自己的成绩的吧,满分入学的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哦!”水珂夏这个名字可是在东大传得沸沸腾腾呢,而主角却第一天就放全校的鸽子!

“考完之后当然要放松了,所以我没有等看成绩,直接就去了中国。”珂夏淡淡地说道。

听到她去了中国,恋歌惊醒地说道:“对了,东大的入学考试第二天就是你的生日,每年那个时候你都会去中国,是有什么特别的吗?”她一直都很好奇,为什么夏夏每年生日都单独去中国,每次回来都会带着一身的悲伤?

微微扬起的嘴角带着一丝苦涩悲恸,珂夏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,淡淡道:“也许我想找到那失落已久的宝物吧。”

明知道不可能,可是心中还是渴望寻找那一丝丝熟悉的事物,想要回去,却放不下这边的牵挂。呵!她真是一个自私的人,明知不能两者兼得,却想鱼与熊掌都兼收!

爷爷!那个世界唯一的牵挂!他的生死未卜,自己却在这个世界寻找了另一份亲情!这样的自己是不是很不孝?爷爷会不会生自己的气呢?

想到这里,她的心就很痛!

察觉到黑发少女那淡淡的忧伤,恋歌走过去,一手将她拥进怀里,轻轻地说道:“虽然我不知道夏夏为什么要去中国,为什么每次回来都带着一身悲伤,可是不要忘记你还有我们。德川爷爷、璎珞、耀、由美他们都会支持你的,无论你的决定是什么!”

感动地埋首在她的怀里,轻轻地点了点头,感激道:“恋歌,谢谢你。”也许她将来会做错决定,不过不要紧,因为有他们在身边,支持着她,扶持着她!

谢谢,真的谢谢你们!

“不用太感谢我,只要夏夏来学生会帮我就行了。”恋歌对她倾城一笑。

退出她的怀抱,斜睇着她,说道:“原来恋歌是设局让我跳的啊。”

“怎么会呢,我可是诚心诚意地请夏夏来帮我的呢,而且下个月就竞选出新一届的学生会会长,我这个旧的会长将正式功成身退了。”恋歌说道。

“恋歌连任三届胜任,不打算连任第四届吗?”

“呵呵,我老了,还是留给那些年轻人吧。我的退出,可是有很多优秀的年轻人补上,尤其是法学部的手v国光,经济学部的幸村精市,文学部的高桥静子。他们都是今届的热门人选,如无意外,新的学生会会长就是从这三人中诞生。”这三个人都是在学生会任职,他们的工作能力优秀,无须质疑,足够有能力胜任这个位置。

不过她比较看好手v国光,清冷却富有责任感,冷静的头脑,出色的办事能力,优秀的成绩,帝王般的气势,他的条件很不错!

“已经开始着手准备竞选的事了,那恋歌退休了,还要我进学生会做什么呢?”珂夏疑问地看向她。她不是说进学生会帮她,可是她都退下来了,怎么还要她进学生会?

“当然是要夏夏帮忙做候选人的助手!绷蹈栊Φ镁馈d歉隼浔男∽樱@渥帕常716滟暮退愠ぷ乓徽趴∶赖牧常切┡贾桓以豆鄄桓铱拷苑辣欢成税。【褪钦飧鲂∽颖冉夏颜业脚郑哉庵中∈露家傩模“Γ媸且桓鎏逄幕岢ぐ。

今年的竞选比较特别,是要男女一组。正所谓男女搭配,干活不累嘛!

“恋歌笑得这么奇怪,不会想将我卖了吧?”珂夏一面狐疑地看着她。

绝美的脸容一面受伤,控诉地瞅着她,美眸泪眼汪汪,说道:“夏夏怎么这样想我呢,难道我在你的心目中是这样的人?”不是想,是直接将你卖了!

认真地点了点头,对她纯真一笑,道:“嗯,是的。”

嘴角一抽,满头黑线,哀怨地说道:“夏夏就不能骗骗我,我的心受伤了!”

“恋歌,你就不用再装了,不像。说吧,想要我做哪位候选人的助手?”珂夏开门见山道。

瞬间收起满面的哀怨,又恢复那风华绝代的绝美少女,笑得倾城道:“手v国光。”

闻言,珂夏一怔,脑海里浮现那清冷的身影,还有昨天那句温柔的话语,心里涌出一股暖流。嘴角扬起一抹温柔的笑意,也不自知。

没有忽略黑发少女秀丽的脸上任何一丝表情,看见那朵温柔的笑容,绝美少女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,美眸闪过一丝兴味有趣的光芒。

看来夏夏对那个冷冰冰的小子有点不同呢,难道夏夏对那座冰山有好感?

呵,有趣!有趣!这次的安排好像挺不错的!

“怎么?夏夏认识手v?”恋歌紧盯着她,好奇地问道。

“嗯,两年前去看冰帝和青学的练习赛时,认识的。”珂夏轻描淡写道。

“那次你撞伤头就是因为手v!?”他们的缘分原来这么早就开始的了,第一次见面就让夏夏不顾自身,只为护着手v不受伤,而撞伤了头。他们之间一定发生些什么的,呵呵,以后有好戏看了!

“过去的事就别提了,什么时候开始?”

见好就收,恋歌轻笑道:“明天就是候选人和助手见面,然后其他事宜就是你们的事了,三个星期宣传拉票,然后候选人演讲竞选,全校师生投票,然后诞生新一届的学生会会长,同时也会竞选出副会长。”大概地说了一下竞选的流程。

“那明天我会准时到的。”珂夏笑道。

“呵,我就知道夏夏会帮我的,那明天中午来会议室。夏夏明天有课吗?”

“这句不是要先问的吗?”一般不是应该先问她是否有课,再决定时间的吗?恋歌怎么反过来了?

“这种小事就不要计较了。”恋歌优雅地笑道。

淡淡一笑,珂夏无奈道:“下午没课。”

“那太好了,中午见面,你们下午就可以开始竞选的事了,安排就这样吧,夏夏没意见吧?”

斜睇着她一眼,无辜地一摊手,说道:“我有意见,恋歌也当我没意见吧,所以我没意见!

一手搂住珂夏,倾城一笑,“还是夏夏最了解我了!”知她者莫若夏夏也!

漫步在东京大学的银杏树下,黑发少女面带淡淡的笑容,享受着春风的吹拂,感受这片刻的宁静。

东京大学的校园环境真是漂亮呢,果然名不虚传!

突然眼前出现一道熟悉纤细的倩影缓缓向她走来,当看清那清秀的丽颜,绿眸溢满欣喜的光芒,快步走向那道倩影。

“千草!”

听到自己的名字,千草下意识地循声看去,看见黑发少女笑得温和地向自己走来,清秀的脸容布满愉悦惊喜,快步迎上她。

“珂夏!”

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,虽有邮件和电话维持联系,却足足两年未见,当看见两年不见的好友,两人都感到开心兴奋。

珂夏轻柔地推开她,上下打量着,戏谑地笑道:“千草漂亮了很多呢,一定有很多人追求。”

嗔怪地瞪了她一眼,娇羞道:“珂夏说什么呢!别取笑我啦!”

“呵,害羞了呢。”千草还是这么可爱!

“珂夏!”

“呵呵!”

久别重逢的两人来到东京大学咖啡厅,打算叙叙旧,了解一下对方最近的情况。

“千草在教育学部啊,你想做教师?”珂夏轻轻地搅拌杯里的咖啡,抬头看向坐在对面的千草。

千草拿着吸管轻擢杯子里的的柠檬,笑道:“嗯,我想回立海大做一名英语教师。”

“呵呵,很适合千草呢,你细心又有耐心。可是为什么想要教英语呢?”她觉得美术比较适合千草,而且千草画得一手好画,之前她们训练的时候就见识她的画技,淳朴而真实,有一种温暖的感觉。

“也许因为切原和纪香吧,看见他们因为英语头痛的样子,就感到好笑。不过当教会他们之后就有一种成就感,看见自己将懂得的东西和人分享,而他们学会的满足神情,就会很开心。”珂夏离开立海大之后,不知何原因,教切原和纪香英语的重任落到了她的头上,虽然那时她的英语成绩不是很好,不过教两个英语白痴还是绰绰有余的!

和家人冰释前嫌之后,哥哥姐姐就很悉心地辅导自己的功课,而成绩有了明显的进步,自己可以来东大读心,他们功不可没!

想起切原和纪香那对活宝,珂夏露出怀念的笑容,说道:“现在他们的英语不错蛭星p菡飧鑫蠢吹挠判憬淌Α!

“珂夏不要取笑我啦!”千草羞红了脸,不满地瞪着她。

“好,我不笑了。那么现在他们怎样了?”

“切原体育报送早稻田大学,纪香也跟着去了,读经济。可能开始准备接触家族的生意。”

“纪香对切原真是专一呢。”珂夏轻笑道。从高中开始就一直追随着一个人,希望切原不要那么迟钝,可以早点开窍,不要让纪香等太久了!

“是啊,不要切原太迟钝了,现在都只当纪香是兄弟,纪香却很喜欢这种关系,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!”千草郁闷道。女生来说,和切原最亲密的就是纪香了,可是这两个人,一个迟钝,一个不紧不慢的,急死旁人了!

“呵呵,他们还是没变呢。”

“是啊,很多事情都开始改变,而他们还是一如既往,纯真美好。”仿佛想起什么,千草的眼眸染上淡淡的悲伤。

“千草,怎么了?”珂夏担忧看着她。

轻轻地摇了摇头,“没什么。”

眼神一凛,严肃道:“千草,我们是朋友!”

“珂夏……”诧异地瞪大双眼,看见她坚定严肃的眼神,轻叹一声,说道:“什么都瞒不了珂夏呢!你还记得芷晴吗?”

“宫本芷晴?”柳眉轻皱。

“嗯。”低垂眼眸,手拿着吸管擢着杯子里的柠檬,点了点头,心里沉甸甸的!

“她怎么了?”她不是疯了,入了精神病院,是她好了吗?

“芷晴,她失忆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