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女生小说 > (网王)淡淡的味道 > 56、Chapter 56全文阅读

56、Chapter 56

第一会议室

第一排坐着几个俊男美女,绝美少女和妩媚娇美少女坐在讲台,含笑地看着底下优秀的新力军,无论谁当会长,不过他们都将会为学生会效力。

金栗色发丝微微外翘,那双清冷凌厉的眼眸被一副金丝眼镜挡住,却挡不住帝王般的威信,屹立不倒,挺直的身子,挺拔如松,宛如任何困难也压不倒那瘦削却宽厚的肩膀。

鸢紫色的微卷发披肩,同色的美眸温和却透出淡淡的疏离,精致的俊脸比女生还要漂亮,却不带一丝女气,那王者般的霸气不怒而威。

精致美丽的丽颜,樱桃小嘴扬起优雅迷人的笑容,漂亮的蓝眸柔情似水,水汪汪的,明亮又清澈,柔顺的金发披散在肩,娇柔亮丽,好一个温柔娴静的淑女。

恋歌看着最亮眼的三人,今届最出色的会长候选人。

手v国光、幸村精市、高桥静子。

而他们请来的助手也很不错,幸村精市找来了文学部的系花兼新闻部的部长――浅野茜。幸村请了一个非常厉害的助手,不仅写得一手好文,也可以做免费的宣传,幸村果然不能小窥啊!

高桥静子找来的是在网球部拥有军师之称的柳莲二,拥有冷静的头脑,出色的策划能力。而高桥静子温柔娴淑的形象深入人心,在东大颇有人气,这对组合也是难缠的对手。

不过令她最满意的还是手v国光和夏夏这个组合,冰山和清水的组合。是冰山冻结清水,还是清水溶化了冰山,呵呵!真是期待呢!

【某世:恋歌啊,你就是存心看戏的吧!恋歌对着她倾城一笑。】

“好了,现在大家有自己的搭档了,接下来的时间就交给你们自己了,我可是很期待能够接手我位置的人,在一个月之后诞生,不要让我失望哦。”然后转头对橘美夕笑道:“小夕夕,接下来就交给你矣惺乱茸吡恕!

青筋暴跳,橘美夕强忍爆粗口的冲动,对笑得无辜的绝美少女,有礼疏离道:“名古屋会长,请问你有什么事呢?”就这样将所有事丢给她,这个甩手会长,她做得越来越顺手了!

“哎呀呀,小夕夕,最近我忙嘛,你这么好,当然不会拒绝可怜的我,是吧?”恋歌美眸水汪汪地看着她。

嘴角一抽,橘美夕闭上眼,做了几个深呼吸,平复心里的波涛汹涌,牵强地笑道:“名古屋会长,你慢走。”快点走,不要再留下来气她了!眼不见为净!

“小夕夕好像很不喜欢见到我呢。”纤指轻点脸蛋,恋歌轻然一笑。

这家伙!-_-#

“怎么会呢,名古屋会长多虑了。”

“呵呵,是我多虑了,不早了,小夕夕,接下来麻烦你了。这也是我们作为会长和副会长最后的一个任务了,小夕夕,要好好加油,尽情地去享受吧。那么各位努力吧!”说完,恋歌留下一个美丽的倩影,翩然离去。

看见那不带走一片云彩,却留下一句让她怔然的话。橘美夕优美的樱唇扬起一抹绝美的笑容,美眸闪过一丝莫名的光芒。

最后一个任务吗?呵!也是在大学最后一个回忆吧!即将步入社会的他们,很难再有机会享受学校的生活了。

这次就姑且原谅你这个甩手会长吧!

“手v,以后请多多指教。”珂夏温和地笑着向身边的冷峻少年,伸出右手。

当知道黑发少女是自己的助手时,虽脸上波澜不惊,心里却欣喜万分,他也伸出右手与她相握,轻笑道:“请多指教。”

“手v,想不到我们不单在球场上是对手,现在也是会长竞选的对手,以后请多多指教。”幸村来到手v跟前,温和地笑道,却浑身散发王者的霸气。

手v毫不逊色地站起身来,清冷地迎视他的目光,瞬间惊人的气势散发出来,与幸村不相伯仲,他清冷道:“啊,不要大意地一决高下吧,请指教。”

“呵呵,竞选刚刚开始,你们就进入白热化状态了,作为唯一一个女生的我,真是有点怯场呢,站在这么受欢迎的你们的身边,有点压力呢。”娇柔清悦的声音响起,温柔娴淑的美丽少女站在两人跟前,可一点也没有被比下去。温柔的外表,却隐藏着惊人的力量,一点也不逊色于两位高大的男生。

“静子,你的表情和说话的内容不相符呢。”浅草茜讥笑道。

“哎呀,小茜原来也在啊!抱歉,太紧张,所以看不见你。”高桥静子佯装惊讶地掩唇道,可眼里没有一丝诧异。

-_-#这家伙!

浅草茜握紧拳头,强忍一拳揍过去的冲动,深呼吸,强压心中的魔鬼,牵扯着嘴角,笑道:“看来静子的近视越来越厉害了,不能为了贪美不戴眼镜。”

“小茜,你的嘴抽筋了吗?需要去看医生吗?”高桥静子关怀地看着她。

“什么!?你才需要看医生!”恼怒的神情破坏了美女的美感,顿时文学部的系花完全失去了温柔斯文的气质,暴露她粗鲁的本性。

高桥静子气定神闲地看着差点暴跳如雷的少女,笑道:“小茜,错了哦,是你需要看医生。”

“高桥静子!”第一会议室爆出一声掀开屋顶的怒吼。

而站在一边看戏的人,完全没有上前劝架的意思,珂夏看着眼前这对活宝,笑道:“她们的感情不错呢。”

“她们是从小玩到大的发小,一直都是这样的了。”柳莲二走到他们的跟前,清冷道。

“这是不是打是亲,骂是爱?”珂夏戏谑道。

“这句话真贴切呢。”幸村倾城一笑。

“谁和她打是亲,骂是爱!”浅草茜暴喝道。

“这一点也不贴切!”高桥静子笑得绝美。

四人相视一眼,都笑了笑。

【失忆症是由于脑部受创而产生的病症,主要分为心因性失忆症和解离性失忆症。失忆症的特点是主要是意识、记忆、身份、或对环境的正常整合功能遭到破坏,因而对生活造成困扰,而这些症状却又无法以生理的因素来说明。患者常常不知道自己是谁,或感觉有很多的“我”。

解离性失忆症被认为是最常见的解离症,此病最常见的是对个人身份(personal identity)失忆,但对一般资讯的记忆则是完整的。而事实上在所有解离症中,失忆是最常见的症状。解离性失忆症患者中女性多於男性,年轻成年人多於年长的。这一类个案的失忆发作通常很突然,患者会无法回忆先前的生活、或人格,且主要是失去过去的记忆,特别是创伤性的生活事件。】

脑海里回想在网上查到关于失忆症的资料,同时也想起了昨天和千草的对话。

“芷晴,她失忆了。”千草的语气沉重苦涩。

“是吗?怎么会失忆的?”

“一个星期前,她从精神病院的五楼跳了下来,幸好下面是一片树林,她跌在树上,头部受到重击,浑身擦伤,现在正在东京综合医院。”

推荐下,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,【 \咪\咪\阅读\app \www.mimiread.com\ 】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!

“因为脑部受到重创,导致她失忆了。”

“嗯,报纸是这么写的。珂夏,我……”

“千草有话对我说。”

千草抬头看向黑发少女,定睛看着她,说道:“我想去看看芷晴,珂夏可以陪我去吗?”

凝视她良久,轻轻地点了点头,说道:“嗯。”

现在她们俩就在去宫本芷晴的病房的走廊上。

“珂夏,你生气了吗?我硬要你过来陪我。”千草看向陷入沉思的黑发少女,担忧地问道。

惊讶地看向她,说道:“我没有生气,我也想看看她。”那个因仇恨而陷入癫狂的女孩,现在自杀未遂而失忆了,那双疯狂的棕眸,现在变成如何呢?

413房

推开那扇白色的门,眼前顿时豁然开朗,宽敞的房间被阳光照得明亮,充满了阳光的气息。有一道身影静静地立在窗边,柔顺的棕发被阳光镀上一层金光,身穿医院青绿色的病服,头缠着一圈白色刺眼的绷带,显得多么的柔弱纤细,却有一丝安详的气息。

“芷晴。”千草放轻了声音,仿佛声音大一点会打破这微妙的气氛。两年前那个癫狂的女孩,现在却让人有一种安详的感觉,有点不可思议。

而站在窗边的纤细身影并没有转过身来,仍然望着窗外幽静的景色。

微扬高声音,再度叫了她一声。

“芷晴!”

棕发少女迟疑地转身过来,疑惑地看向两人,棕眸没有了以往的阴狠疯狂,只剩下清澈,宛如初生婴儿般的纯真清澈。娇美的丽颜柔和而安详,满面疑惑,胆怯又好奇地瞅着她们。

“你在叫我吗?那些人说我叫宫本芷晴,我还是不习惯。”棕发少女轻柔道。

“嗯,宫本芷晴是你的名字。”突然觉得喉咙一阵发紧,千草哽咽道。

“那请问你们是……对不起,我忘记了所有事情,所以……抱歉。”棕发少女难过低落地说道。忘记所有事情,自己过去的一切都是空白一片,宛如一张白纸,彷徨恐惧,所有的一切都是陌生的,让她毫无安全感!

千草捂住唇,掩盖那呼啸而出的哭声,眼眸湿润地看着眼前这个宛如白纸的棕发少女,那双清澈的棕眸就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样,那么地怀念,那么地熟悉。

芷晴,那个最初的你回来了吗?

看着这样的宫本芷晴,突然一个大胆的念头窜进脑海里,黑发少女的身子微微颤抖着,她神色复杂地看着她,声音有点颤抖,紧盯着棕发少女,问道:“你是真的宫本芷晴吗?”如果那个念头是真的,那么是不是可以说那个不可能可以变成可能!?

不解地看着她,不答反问道:“他们都说我是宫本芷晴,难道我不是吗?”怎么一时说她是宫本芷晴,一时又问她是不是真的?他们都弄得她糊涂了!

强逼自己要冷静,平复一下激动的心情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绿眸紧紧地看着她,再次问道:“那你是穿的吗?”

头顶着数个问号,一头雾水地看着她,不解道:“穿?穿什么?穿衣服吗?”可是她现在有穿着衣服啊!

浑身一僵,眼眸希望的光芒瞬间黯淡,低垂着头,清秀的丽颜布满失望。深深的绝望压着她,心里沉甸甸的,一阵一阵的疼痛,很痛!很痛!

自嘲一笑,原来还是她奢望了,不可能就是不可能,她永远都回不去那个世界的,回不到爷爷的身边!

爷爷,夏夏回不去了,你会怪夏夏吗?

“……珂……珂夏……珂夏!”千草担忧地叫唤失神的黑发少女。珂夏怎么了?为什么那么悲伤?

怔然地看着一面担忧的千草,回过神来,轻轻地摇了摇头,温和地说道:“我没事,让你担心了,对不起。”

“珂夏,你……”轻叹一声,握紧她冰冷的手,给予她一丝温暖,坚定地说道:“珂夏并不是单独一个人的,你有我们!”当你需要我们的时候,我们都会在你的身边,所以你不用独力去支撑!

诧异地看着她,随即温柔一笑,回握她的手,无言地感谢她的支持。

“你们的感情真好。”宫本羡慕地看着他们。

闻言,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:“是啊。”然后相视一笑。

“真好。”她也可以拥有像她们一样的朋友吗?

看见那张溢满羡慕憧憬的娇颜,千草走到棕发少女面前,向她伸出右手,温柔地说道:“你好,初次见面,我是松岛千草,很高兴认识你,我们做朋友吧!”

愕然地看着她,那双眼眸充满了善意和温柔,手不自觉地握上她温暖柔软的手,心里流过一股暖流,纯真地笑道:“我是宫本芷晴,很开心做你的朋友!”她有朋友了呢,她不再是独自一个人了,真好!

千草,谢谢你成为我的朋友!真的谢谢你!

时光穿梭,回到十几年前,一道小小的身影蹲在沙滩上,双手抱着双腿,头埋首在双腿间,低低地哭泣着。

为什么爸爸妈妈他们都不喜欢自己呢?她也想拉着妈妈的手逛街,被爸爸背着骑膊马,和哥哥姐姐玩耍,为什么他们都不喜欢自己呢?她是不是做错事,惹他们不开心了?

“你怎么了?为什么哭?”稚嫩的童音好奇不解地问道。

抬起满面泪痕的稚颜,小女孩看向棕发女孩,哽咽道:“因为没有人喜欢我,他们都讨厌我,不和我玩。”

“这样啊!”棕发女孩思索了一会儿,然后将手伸向小女孩,灿烂地笑道:“你好,我是宫本芷晴,我们做朋友吧!”

诧异地看着一面灿烂笑容的棕发女孩,那双棕眸清澈温柔,小女孩握住那双温暖柔软的小手,笑得羞涩道:“我是松岛千草,很高兴成为你的朋友!”原来还是有人喜欢自己的,她不是一个人!

芷晴,谢谢你做我的朋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