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女生小说 > 想死太难了 >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交 易全文阅读

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交 易

荣升堂主,荣升护法!

一瞬间,荆修溥等人只感觉幸福值爆满。

做了这么长时间卧底,努力没有白费!

“这是你们的令牌,收好。”萧白随手一挥,数十枚令牌自萧白袖中飞出。

荆修溥等人连忙收下。

“多谢宗主!”

“好了,余下的你们自行处理吧,处理完之后回宗报道。”萧白轻笑道。

“你们的任务由南宫兄安排,所以有事找南宫兄相商就行,如果是大事的话,南宫兄自会寻我。”

“是,宗主,属下谨记!”

荆修溥等人拱手答应。

“嗯,我们先走一步,宗门见。”

萧白轻轻颔首,道。

说罢,下一瞬,萧白就带着二狗和泠昕芸消失不见了。

萧白走后,荆修溥等人一阵狂欢。

“升职了!升职了!”

“耶!太棒了!”

“终于不用再做卧底了!”

“咱们赶紧处理,处理完抓紧时间回宗!”

“我已经迫不及待要回宗门了!”

“走走走!干活去,干活去!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与此同时。

封虚宫。

厉浮生等人早已离开封虚宫,封虚宫中,此时只剩下一股外来势力。

那就是司飞翰等人。

主殿内。

封虚宫宫主像往常一样,侧躺在美人榻上,前有珠帘遮挡,傲妙的身姿若隐若现,别有一番韵味。

台下,柳时等人坐在贵宾席位上,享受贵客登门的待遇。

为了表示对柳时等人的尊重,凌瑶神妪亲自作陪,坐在柳时等人的对面,与柳时等人谈笑风生。

司飞翰像往常一样隐身,所以主要发言还是由柳时、顾九尘、康茗负责。

“宫主,在下有一事想请教。”

迟疑了下,柳时终于还是开口了,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。

“呵。”

美人榻上,封虚宫宫主呵呵一笑,勾心动魄的俏脸上浮起一丝胜利带来的喜悦。

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吗?

终于要问了吗?

“切!”

许是听到了封虚宫宫主胜利般的愉悦笑声,柳时冷哼了声,这语气、这神态,多少有点不服。

如果不是事态紧急,他岂会。。。。

僵持一个月,最终以柳时率先开口询问而告终。

司飞翰:???

众人:???

你们这是搞毛啊?玩过家家吗?

有必要在这种小事上较劲吗?

冷战僵持一个月,结果这俩人竟然只是在暗中较劲!

这特么。。。。!

司飞翰他们还以为柳时有什么大计划呢。

凌瑶神妪也以为封虚宫宫主有什么密谋,故既没有提议,亦没有打扰。

结果谁想到。。。。

唉!不提也罢!

“阁下想问何事?”封虚宫宫主笑盈盈的问道。

“关于上阳仙山的事。”柳时问起问题来丝毫不含糊,直奔主题,说道。

“上阳仙山的事?你不是都知道吗?”封虚宫宫主故作不解,纤指轻抵红唇,疑惑的问道。

www.huanyuanshenqi.com

“只知道一些。”柳时回答道。

“你们且先退下吧,暂时不需要你们服侍了。”封虚宫宫主看了殿内的侍女们一眼,轻声说道。

“是。”

一干侍女恭声应了一声,接连退下,行动有素,赏心悦目。

“阁下应该知道情报不是无偿的吧?更何况还是上阳仙山的情报。”封虚宫宫主笑吟吟的笑道。

“自然知道,不知宫主想从我这里得到些什么?”柳时问道。

“我乃是封虚宫宫主,我能有什么想要的东西?”封虚宫宫主含笑反问道。

“不过,阁下若答应我一件事,我可以免费告诉阁下我所知道的有关上阳仙山的一切情报。”

“何事?宫主请讲。”

“将吸血鬼族少君的行踪公布天下。”封虚宫宫主回答道。

“宫主认为在下是出卖朋友的人吗?”柳时神色转冷。

让他出卖司飞翰,出卖如同亲兄弟般的兄弟,确定不是在侮辱他?

“柳公子莫要生气,且听我讲。”封虚宫宫主神色不变,微笑着轻声说道。

“并非是让你出卖吸血鬼族少君,而是让你透露一下吸血鬼族少君的行踪。”

“有什么区别吗?”柳时问道。

“当然有区别,我只是要吸血鬼族少君最近的行踪罢了,又不是全程的行踪,更不是让你带路。

而且,你告诉我之后,你大可以通知吸血鬼族少主,让他赶紧跑路。

更何况,如果柳公子你实在不想出卖吸血鬼族少君的话,随便编造一个谎话也行,反正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。”封虚宫宫主轻声说道。

凌瑶神妪:……

喂!宫主!你在说什么呢?!

如果他们真编个谎话怎么办?

柳时:……

司飞翰:……

顾九尘等人:……

这位封虚宫宫主到底在想什么?到底在打什么算盘?

帮对面势力支招???

“柳公子,如何?你可答应?无论是实话还是谎话我都可以接受喔。”封虚宫宫主笑道。

柳时:……

进退两难啊。

就在柳时为难的时候,司飞翰的声音忽然传来。

“答应她,说实话。”司飞翰说道。

“答应她?!说实话?!飞哥,你确定吗?!”柳时惊声问道。

会很麻烦的。

最关键的是,您老现在就在封虚宫啊!

最近的行踪。。。。说实话。。。。

这咋实话实说?这咋回答?

难不成告诉封虚宫宫主:吸血鬼族少君现在就在你们封虚宫待着呢?

这句话若是说出来的话,封虚宫宫主肯定会以为自己在逗她玩呢。

指不定能当场打起来。

“咳咳。”

似是意识到了这一点,司飞翰干咳一声,轻声道:“大柳,你就这么告诉她,说我现在就在登倾洲镇武域曲化城待着。”

这是他接下来要去的地方,也算是正确的行踪了。

“真这么说?”柳时再次确认。

“嗯,就这么说。”司飞翰点了点头,肯定道。

“那好吧。”

话音刚落,柳时重新看向封虚宫宫主,说道:“吸血鬼族少君目前在登倾洲镇武域曲化城静养。”

“是吗?柳公子,多谢了。”

也不管是真是假,封虚宫宫主只是颔首,美眸含笑,嘴角上扬,弯成一抹好看的幅度。

“上阳仙山一事。”

“柳公子大可放心,我绝不会食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