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奇幻小说 > 穿成白月光落地成霜 > 第八百四十三章 见信全文阅读

第八百四十三章 见信

载着莫少芝的马车一路向南,驶去不离村方向。

小菊带着此时醉的不省人事的莫少芝,来到段三叔的药铺,

正在配药的段三叔见状,满脸大惊:“少爷,这是?”

小菊双眉紧锁,并未回应,只是冷冷道:“找张干净的床铺!”

“欸!欸!”

待服侍莫少芝躺在床榻上,锁儿给莫少芝灌了一碗醒酒汤,他小小年纪有模有样,垂着眼眸嘴里喃喃哀叹:“唉!师傅,情伤真的很伤人啊,作为医者我们也无能为力。”

还未等段三叔说话,谁知躺在那里的莫少芝闭着眼睛,竟兀自哈哈大笑起来,眼角却溢出了泪水……

段三叔见状,忙低声责备锁儿:“你这小鬼头,别瞎说!去后面分拣草药去!”

“哦……”锁儿起身,灰溜溜快步走出去。

段三叔拿起空了的碗,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,随即也默默走了出去。

小菊在外面守着,不敢出现在少爷面前。

……

不知过了多久,莫少芝终于肯睁开了眼睛。只是那一双眸子古井无波,黯淡无光,他不吭一声蓬头垢面的躺在那里。

片刻,他叹了口气,余光瞥见窗外的田野风光,一片祥和而静谧。

此时的日光穿过窗子,洒在了他苍白的面额上。

少许,莫少芝那些散开的心魂渐渐收集回来,渐渐丢失的理智仿佛也一点点回来,他往上挺了挺身体,让自己后背靠在枕头上,凝神沉思:高蓝怎么会嫁给皇上,这原因难道自己不知道是为什么吗?!

所以,这只是高蓝的无奈之举,自己何必心伤至此?不是说过,只要见到她还健健康康活着就好嘛,自己这是怎么了……

莫少芝幡然醒悟。

只不过,怕是任何一个男人见到自己心爱的女人,嫁给其他男人的那一刻,就算是理智若莫少芝,也会发狂到失去理智吧!

若是没有,只能说爱的不够!

想到此,莫少芝心底又浮出阵阵寒意。

蓝儿,为了南荣春花,你真的连自己的幸福都不顾了吗?

莫少芝心中充彻着矛盾与纠缠,相互绕来绕去,将自己心神搅动的颠倒凌乱。

直到锁儿走进,忽见他醒来,欣喜道:“少爷,你醒了!你和高姑娘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?那不管怎样当面说清楚才好啊,你这样一个人在这里伤心,说不定高姑娘更加伤心呢。”

一语惊醒梦中人,锁儿随口说的话竟然让莫少芝心中豁然一亮,他一双眼睛泛起光芒死死盯着锁儿眨都不眨:是啊,不管怎样,自己都得见了高蓝,听她说明白才对,的确不该如此冒失……

想完,莫少芝颇多后悔自己冲动行事。

于是连忙起身,这才顿觉得自己周身疼痛:“额——”

“少爷,你身上有好多淤青,还是让师傅帮你揉一下吧。”锁儿说道。

“无妨。”莫少芝缓缓走到外面,正巧,见到院子里扫地的冯炎。

冯炎停下手里的活,有些意外:“少爷,您来了?”

莫少芝冲他微微点头。

四下看了看,没有小菊的身影,知是故意躲着自己的。

冯炎干脆放下手中的笤帚,径直过来:“少爷,之前高姑娘来找过你,你们见面了吗?”

莫少芝警觉:“什么时候?高蓝她来过?”

“来过啊,好多时日了,那时段三叔和锁儿上山采药去了,她坐在这里等了会,没等着就走了。”冯炎回忆道。

莫少芝连忙问:“那她可有说什么?”

见莫少芝那紧张的神色,冯炎仔细想了想,半晌摇摇头:“对了,我远远见她好像在写什么东西,就在那桌子旁。”说完,指着屋子里那张黑色桌子。

“写东西……”莫少芝转过身,看去屋子里,下一秒猛然扑去那桌上,慌乱的找寻:“高蓝定然是给我留信了,在哪里。”

半晌,无果。

他有些失落的走出来。

冯炎抬手挠挠头:“奇怪,我明明看到她在写什么东西呢。”

莫少芝坐在了院子里石凳上。

这时冯炎突然又记起什么:“奥,对了,我记得高姑娘刚走,后面跟着来了几个人,然后有个姑娘进屋了,会不会被她拿走了呢?”

“他们是什么人?”莫少芝眼中闪过光芒。

“好像就是上次带走少爷的人。”冯炎说着看向走来的段三叔。

段三叔会意:“应该是夫人的人。”

莫少芝肃然起身,高喊一声:“小菊,你出来!我知道你在!”

片刻过后,就在众目睽睽下,小菊和云儿从屋顶上飞身下来。

莫少芝直愣愣的盯着她,伸出手:“信呢?”

小菊一脸不淡定,但嘴上依旧在狡辩:“什么信?我不知道!”说完,双手抱胸,别过身去。

莫少芝做崩溃状高声喊道:“小菊,是不是本少爷平日太骄纵你了!你怎么愈发不听话了!”

旁边的云儿一副心虚的样子看看小菊又看看少爷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莫少芝转而对向她:“云儿,你说,是不是有信!”

云儿年纪尚小,难得被一向温柔恭谦的少爷如此怒对,便委屈的低头,左手拽着衣襟揉搓,不敢说有还是没有。

莫少芝见状,一脸气愤到咳嗽起来:“你……你们!”

“少爷!”小菊转过身有些不忍。

趁她们不备,莫少芝快速跑到云儿身边,迅速抽出她的佩剑,直指小菊怒目:“既然好话你不听,别怪少爷我翻脸!”

小菊从未想过有一天,少爷会拿剑指着自己,她委屈的心瞬间拧做一团。

朵儿急了:“少爷,少爷息怒,小菊也是为了少爷着想啊,关心则乱,还望少爷体谅。”

小菊眼里流出泪水。

莫少芝见状,紧握的剑松弛下来。

自己……自己这是怎么了?

莫少芝手中的剑落在了地上,低沉道:“小菊,我知道你从小跟在我身边,事事照顾我周全,但是你了解我,也知道高蓝在我心里是何等的分量,切莫在这件事上来阻挠我,不然也别怪我心狠……”

小菊缓缓从怀中掏出那封信:“少爷,我知道了,信给你。”

莫少芝接过,快速打开那份带着小菊体温的信。

他看着信上熟悉的字体,脸上缓缓绽开层层叠叠的笑容,他无比的欢心……

“莫公子,思君念君,却不见君。自上次生死之际,我已知晓自己的心意,此去,我会想办法救出南荣春花,为了白轻盈,为了林淡风,为了小狸猫,也为了……我自己。如若太难,我便打算暂且虚与委蛇皇上,等一切妥当,我再逃出生天,带你一起回到我刚来到这个世界的地方——断崖之上,与世隔绝。不知,莫公子可否愿意与我朝朝暮暮远离尘嚣,共度此生。若是肯定的答案,等我。高蓝绝笔。”

莫少芝开心的泪水打湿信纸,他反复看了好多遍,激动到语无伦次:“我就知道,我就知道……我这就去找你。”

莫少芝不管不顾准备往岸边跑去。

“等等,少爷,这行囊包袱,路上得用。”小菊借下后背的包袱递给他。

莫少芝接过,并未言语,留下一群人错愕的眼神奔去。